•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扶髪

我走出门,枣树孤零零地歪在掉漆的铁皮桶里,一颗青黄的枣酸涩而饱满,藏在稀松的叶子里。窗半掩,晨光打进去,撞上妹妹的一张圆脸,一下子破开万束,在地板上蹦跳起来,冲着女孩夏日的赤足微笑。

空气里传来实木梳子和母亲手上的珠玉碰撞后的轻响声,我从中听出了日子的黏糊,年岁的甜蜜。母亲学不会繁复的髪髻,她笨拙的手在妹妹乌黑的髪里穿梭,不急不缓,笨重的木梳随着腕子的力,啪嗒啪嗒地敲打着零碎的阳光,像是数着时间结的脚步,挂着最虔敬的眼神,做着生活里最细琐的事。(剩余143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