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风雪夜归人

“有酒吗?”

“有。”

“有解酒的药吗?我……不会喝酒。”

老翁身披棕褐色蓑衣,衣摆的麻已经把大腿蹭出几道红印子,他大概已知觉全无。身躯麻木而僵直,锯齿般的衣摆割在老皱枯干的肉上,起了一层老茧。刀锯般的疼如同蚂噬。他神情慌张地走过桥阶,僵硬着双腿侧身坐下。起兴想起什么似的,打开酒壶为自己壮胆,热和热和后,扯开嗓子大喝。(剩余96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