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炒饭

小时候,蛋炒饭装在搪瓷盆里端上桌。那时我坐着椅子,扒着桌子,鼻尖刚到搪瓷盆边,觉得一大盆蛋炒飯,比山都高。蛋炒饭是我妈的手笔,饭碎粒,蛋成块,金黄泛黑,略带焦香:这是她炒饭的风格,火候唯恐不猛,油炒唯恐不透。我扒拉着饭,稀里哗啦,时不常就一口旁边的汤——热水、酱油、撒点葱,我们那里叫“神仙汤”。我妈炒饭水平并不总是很稳定,但神仙汤总能完美地调整:为炒淡的饭补一点味道,让炒齁了的饭得以下咽。(剩余112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