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谈兄色变


打开文本图片集

现在我已经是谈“兄”色变。在对哥哥的节节败退中,始终找不到退守的据点。

妈妈总是说,你哥哥再无本事,他也是方家孔字辈唯一的男丁了,更何况,妈妈说“更何况”三个字时,眼睛总是意味深长地盯着我,并不具体指明,而是问,是不是?

像一条蛇被人攥住了七寸,越挣扎后果会越严重,只好乖乖地把身上所有的钱交给哥哥。(剩余104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邻居
    江门文艺 2012年04期

    江门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