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阿城对谈金宇澄:文学不负责讲好人的故事

金宇澄不喜提“时代”这样大的词汇,他的文字旁逸斜出、草蛇灰线,这边厢静安寺菜场里两个男人在讲着一段关于女人的闲话,那边厢黎里镇的老裁缝正携着主家的细软绕远路去店铺当掉。他从长计议,写出了极致的上海质地,他落笔很轻,笔下的人物莫不让人时时想起笼罩于他们头顶的、很重很重的时代命运。《繁花》如此,《回望》也是如此。(剩余17800字)

畅销排行榜
  • 闰六月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6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替身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6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苇絮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6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旧年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7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 拔节
    海外文摘·文学版 2018年06期

    海外文摘·文学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