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治愈我的“开心小药丸”

年纪小的时候,我不是爱生病的体质,偶尔一两次不舒服就要抓住机会提要求,毕竟本质上还是个软糯的小姑娘。因为住的地方离卫生院不远,每次发烧打针都是自己去,在外人面前不掉一滴眼泪,回到家就开始花式讨荔枝罐头,对,就是把白白软软的荔枝泡在糖水里的那种,不给就立马几滴眼泪,好像吃到那么一口甜滋滋的罐头,就能减轻药的苦涩和打针的疼痛。(剩余213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