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手

5月的鞍山已然很暖和,人们只需穿单衣就可以了。可父亲躺在病床上,盖着棉被,手却很凉,甚至可说是冰凉。我使劲揉搓着父亲的手,想用自己的体温将父亲的冰凉温暖过来。渐渐地,父亲的手有了点温度,紫色的手掌也渐渐恢复到正常皮肤的颜色,但是指甲却依然紫得让人触目惊心。

揉搓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自己的手也渐渐失去了温度。(剩余205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