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仓皇

赴 死

三十岁的老钱一直期待着和自己的姓氏相般配:有钱。

但事实与此相隔很远,三十岁是他人生中不尴不尬的年纪,既不能再茁壮成长,又没条件秋后收割,最重要的是老钱在买完一笼包子和一杯豆浆之后,真正身无分文,彻底走向了自己姓氏的反面。

豆浆馊了,老钱喝了一口,吐出嚼到一半的包子,怒气冲冲地找早点摊主说理。(剩余44182字)

畅销排行榜
  • 过早
    广州文艺 2013年06期

    广州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