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窗前的洋槐花

没有到过北京前,我没有见过洋槐花。

那是2015年9月初,我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住在中关村科源小区五号楼二楼。对于北京这个大都市来说,科源小区显然是很破旧的了。大几十栋楼房,每座四层或五层,楼距很宽,从格局和规模来看,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应是很超前的了,这是中国科学院的住房,不难想象昔日的气派和繁华。(剩余1773字)

畅销排行榜
  • 夜色
    福建文学 2014年06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