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外公的黄昏

我的外公陈林松,是我们村子里数一数二的木匠。

那年头刚吃饱了饭,塑料家具没普及,钢盆铁碗太奢侈,家家户户的桶碗瓢盆,或是由粗瓷煅烧,或者就是这一板一木箍造的。外公眼神不好,常戴着一个黑框老花镜,耳朵上别着一支或两支烟,手头上的锛子、绳墨来去如飞。拿起锛子的外公就像手握兵符的大将,那纷纷扬扬如霜似雪的木屑就是倾倒在外公足下的百万雄师。(剩余5294字)

畅销排行榜
  • 旅行
    福建文学 2014年03期

    福建文学

  • 锻炼
    福建文学 2009年05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