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春秋濉溪

秘 密

桃花不是春风的谜面

溪流不是大海的平仄

窗外的雨不是布谷鸟的乐谱

电视里的犀牛和鹦鹉不是旷野丛林的意象

现在,我不开灯

不等于我有什么洁癖

我斜躺在沙发上,不代表我很简单

不代表我可以简单得像即将到来的夜晚

用一块黑布就可以轻轻抹去我与生活和命运

像濉溪两岸一样永远缺失的一个拥抱

提 灯 的 人

迷失在清明上河图的画卷中

提灯的人,尾随一只暮鸦

一挥手,抹去太阳、月亮和星星

一落脚,踏空城市和乡村

踩平高高低低的山、弯弯曲曲的路和波涛起伏

的田野

一侧身,揠息远近的钟声、市井的叫卖和牛羊

的顾盼

接着,弯腰捡起两行永远无法靠拢的脚印

咽下七粒比石子坚硬、八枚比冰霜寒冷的咳嗽

最后,提灯的人环顾四野

将烫痛了手指的烟蒂,狠狠摁在一款闲章上

无边无际的夜色“哎哟”了一声

——提灯的人

终于,找到了出口

人 到 中 年

其实人到中年

无非就是在某个午后

把一条大河喝成了一小杯老酒

也就是在返回故鄉的一片向日葵中

把一双脚走成了剪开时间和空间的燕子

当然,无非就是看着一茬杜鹃花凋谢

通过一道彩虹,找到我们的影子

也就是在接二连三地打碎了一只奶瓶

一只玻璃杯和一只青花瓷之后

越来越喜欢上一只陶罐

濉溪又带走了一茬落叶

濉溪又带走了一茬落叶

火红的落叶,金黄的落叶,枯萎发黑的落叶

像地图、海报、旧照片或断掌一样的落叶

濉溪又带走了一茬落叶,在我打呼噜的时候

在我打电话发微信或发呆的时候

在我用吃奶的力气回忆或忘记一个人的时候

即使用尽雷霆、钟鼓、松涛和温暖的名字

也喊不住一片落叶的脚步

濉溪,又带走了一茬落叶

当我像一棵落光了叶子的柳树

静静地端坐在濉溪畔,把影子深深扎进流水

仿佛这一茬一茬的落叶

只是为了坐实,濉溪是一道活水的虚名

现在是下午4点半,阳光刷红我雪白的双鬓

濉溪运载着一茬落叶,流经我的胸膛

而我借水南桥,轻易横渡濉溪

落叶像钟声一样

落叶像钟声一样反复敲打窗棂

反复敲打大地

敲打流水

我知道,落叶来自春天

来自夏天,来自乡村,来自旷野

夕光,给我披上袈裟

我被人流车流裹挟着穿过街道

跨过濉溪

我要赶在暮色尚未完全抹黑人世之前

回到濉溪北岸的楼房

远远的,一片落叶像钟声一样

尾随而来,敲打我的额头

敲打我的肩膀

此时,落日蹲坐在山岭上

两眼紧闭

欧 石 楠

涂改了英格兰天空的欧石楠

不像是在等谁,仿佛那叮叮咚咚的泉水

漂洗着七月的蝉鸣,只是为了被浪费

劫持了呼啸山庄的欧石楠

不识油盐滋味,仿佛那翻过女儿墙的月光

挪移屋檐下的苔藓,只是为了被浪费

绽放为魔鬼符咒的欧石楠

埋葬了乡村小路,仿佛那滴滴答答的钟声

母亲升起炊烟,只是为了被浪费

事实上,我是濉溪畔最瘦小的一株欧石楠

生活以浪费的方式,成全了我的一生

现在,我们并肩坐在夕阳下

你剪去指尖的妩媚,我卸下嘴角的风暴

一个人,站在濉溪畔

站在濉溪畔,一个人

与站在山顶上、树荫中或屋檐下一样

可以同一株芦苇白头偕老

也可以同一只蚂蚁或一群鱼虾

挑起一场战争。(剩余133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别墅
    福建文学 2014年04期

    福建文学

  • 打更
    福建文学 2017年07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