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楸万柏

喏,就是死了娃子的那家。老喷壶抽挤着半边腮帮子,阴冷地笑,他斜一眼大楸树,拿下巴冲对面红大门抬抬,鼻孔喷出几下“哼”。

树贩子很是诧异,恍惚中,那半敞的红大门似乎真冲外泄着煞气,看得人汗毛直竖。瞅瞅那遮了墙院的楸树又回头瞅那笑,眼珠子便突着,下巴惊得掉下来。这人说话忒毒,这两家是结了多大的仇?

这仇还真不是杀人放火的大事,也非欠钱的紧要事儿,这仇只为一个坑,一个几十年没人拿它当回事的废土坑。(剩余1345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战友
    福建文学 2018年01期

    福建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