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风吹草木

下雪记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雪

落下来了。先是一些小沙粒

接着就是鹅毛大个的

多年前我还清楚地记得

雪如何落下,越过山头、田野

雪,一夜间覆盖住河流、村庄、屋檐

此刻,大脑却一片模糊

耳边萦绕的是脚下叶子发出的

声响:沙沙,沙沙,沙沙

像我曾长久地坐在窗边聆听

苦楝树于深秋的一次次脱落

一转身许多事物就远去

只剩下漫长而冰冷的冬天

拐弯处,那个起早放牛的少年

正呵出一捧乳白色水气

山路上的迷途者,正晃动羔羊般飘忽不定的

眼神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

山路上正走来一个中年

当他走向山谷,一些雪

正在他身上融化

弯弯折折的青石板小路

一些水滴正缓慢地渗出

沿着山谷一直延伸

直到骤然而来的、一声尖利的犬吠

若隐若现的老屋

——突然间他再次看见,童年的那场大雪

正忘情地飘落、扑打……

地里的草

“地里的草是锄不完的”

父亲一边锄草一边和我闲扯

“草比人的命硬,雨水好的年头是这样

雨水不好的年头也这样”

今年雨水特别多

这次他带上锄头、粪筐

还破天荒地带上我

锄着锄着,他就锄不动了

后来他干脆坐在地里,用手拔

一根,又一根

——父亲,真的老了

一堆堆的草,蓬勃如父亲的白发

一堆堆的草,堆在他身后,很快

就要将他包围,覆盖

堂 叔

正月初六上午他来我家拜年

那时我还没起床

父亲在堂屋里陪他聊天

问一句,他答一句

外边,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拜年的,新婚的,小车一辆挨着一辆

他依旧木讷。(剩余99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