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大众文化背景下的女性身体写作现象透视

林白在《一个人的战争》中这样写道:“一个人的战争就是一个巴掌自己打自己,一堵墙自己阻隔自己,一朵花自己毁灭自己,一个女人自己嫁给自己。”孟悦、戴锦华在《浮出历史地表》中指出:女子从“我是我自己的”到“女子没有真相”,她们认为女性命名了自己,感受到自己,但未能确立自己或阐释自己。

在生理基础区别上社会把男女视为不同的两种类别,并进行了不同的分工,似乎家庭是女子的职业,以至于产生了社会性别。(剩余351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