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杨景荣的诗

假如一天就是一生

昨天夜里

大约十一点

我安排好儿子的入睡

就过完了这艰难的一天

进入死亡

我直挺挺的躺在床的左侧

与世界失去联系

我不知道窗前的法国梧桐掉了几片叶子

也不知道楼下的路灯亮到几点

我不知道零点一刻儿子起来上过厕所

也不知道凌晨三点半妻子起来喝过水

我不知道遥远的伊拉克又发生了爆炸事件

也不知道床前的电脑又被木马病毒啃黑了屏幕

我不知道气温下降了5℃窗外刮起了大风

也不知道母亲在50公里外的乡下咳嗽了三声

但我见到了五个月前去世的父亲

父亲比生前要健康

父亲说:我得的是肺癌吧?现在好了!

父亲又问:你得的是什么病?

我还见到了一个人

见到了这个人的前年

我见到她的那一霎特别激动

差点活过来

我还见证了一个仪式:

我被时间从床的左侧移到了地上

我被双腿抬着

我开始接受太阳的跪拜

我像那段感情一样

我像父亲一样

我开始了另一生的行走

一棵乡下来的桂花树

那人用万能的钱

把它买来

栽在洋楼前

装点门面

那人用月季衬它

用音乐哄它

用霓虹灯点亮它的夜晚

那人打算用它的香味

来对付肃杀的秋天

可它天天掉眼泪

一片一片的

躺在草地上

哭得枯黄

我要说的是那棵桂花树

在乡下活了却38年

有苦槠树做邻居

有山茶花做朋友

经常有麻雀山鸡螳螂来拜访

白天黑夜轮来轮去的

活得多好啊

对门的女人

就在那一刻

对门的女人

把整个身子

我说的是缩小到二十分之一的身子

插进了我的猫眼

对门的女人

是我的邻居

我同事的老婆

我老婆的同事

一个多么熟悉的女人啊

那一刻

却如此的

陌生

(选自新抚州http://www.newfz.com/)

杨景荣,男,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学教师,有作品在《诗刊》《绿风》等报刊发表。(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