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耳朵

1

摄影师走进村子。一切都是熟悉的,村街还是老样子,扁担一样笔直,伸向村子的深处。杨树和柳树站立的姿势也没有变化,杨树高耸,柳树婀娜;房子呢,依然是矮矮地卧着,像一头安卧的毛驴。不同的是此时屋顶上正有炊烟升起,从容地升到柳树梢上。

站在村街的一端,摄影师侧着耳朵听,希望能够在这飘着香味儿的空气中听到一丝声响,哪怕是鸡的鸣叫,或者是狗的轻吠。(剩余106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