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雅文化比较深厚,这地方的人们说话有些碍口,不愿把话说得太直白。像公和母这样的字眼,他们似乎都有所回避。例如,他们不把公羊说成公羊,说成骚胡;也不把母羊直呼母羊,说是水羊。同样的,他们不把公牛说成公牛,说成牤牛、犍(阉割过的公牛);也不把母牛叫母牛,而是叫受牛。是的,这种叫法地域性极强,在字典上是查不到的。(剩余9616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