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孬舅舅

第一次见到孬舅舅是我们婚后的第二年冬天,地上有残雪,北风割人耳朵,很冷。

那天下班到家时,发现沙发上歪着屁股半坐着一位五十出头的庄稼人,脸上横着竖着许多皱纹,眼光黯淡无力,穿一身灰不灰蓝不蓝的平布棉袄,上面补着不下十来个补丁,有的补钉上还压着补丁,一缕一缕灰黑的棉花从那棉袄的边缘畏畏缩缩地探着头,一股酸酸的味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使屋里充满了烂咸菜的味道。(剩余844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