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风云800年我们只有一条白象街


打开文本图片集

从宋及元再到明清民国,八百年时光悠悠而过:余玠帅府成了重庆衙署,重庆衙署又成了巴县衙门;升堂断案的老爷从汉人变成蒙古人,又从蒙古人变成满人;其间打了好几场恶仗,修了好多道城门,闯进无数洋人,整个城市已经天翻地覆,重庆的行政中心却始终钉死在白象街,寸步不离。白象街也始终醉在自己繁华似锦的小日子里……

谈笑皆紫绶 往来无布衣

这是南宋淳佑年间的一天,川东罕见的大雪给古老的重庆府添上了银装,曾经人来人往的官道上,马车也不可通行了,过往行人无一例外地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在晦暗的天色中艰难跋涉。(剩余405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