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我二哥

二哥躺在重症监护室,各种仪器管道连着他的各种器官,人就像被蜘蛛网缠绕,显然这已是危重病人“享受”的待遇了。此时他已九十二岁,二哥长我十二岁。

我站在二哥面前一遍遍呼喊他,他毫无反应,我再次试着呼唤他时,他的嘴微张两下,脸上的肌肉怪异地抽搐着。怪异的抽搐这是他的习惯表情,这预示着他要开口说话,这预示着他有字吐不出。(剩余506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