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写最糟的宇宙,但我并不悲观


打开文本图片集

《三体》内外的刘慈欣

多么庞大的宏观景象,刘慈欣都能将它形象化。比如重新结集的《时间移民》《2018》。也比如《三体》,“如果有三颗恒星,在这个恒星系里面,一颗行星上有文明,那么他们该如何生活。这是灵感。”

他很少接受采访,也不太拍照,在山西娘子关,很长一段时间,他只是低调的刘工。不打麻将,爱好电子游戏。(剩余731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