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颗卑微的灵魂在行走

我是林区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林区还没有什么忧患意识,生活和就业都不成问题,所以考取功名者寥寥无几。我1992年参加工作,那时好歹还能发下工资,具体数额为每月二百五十元,有几分零头被财会省略掉了。没想到二百五的日子没过上几年,资源很快枯竭,林业同时遭到断奶。为了寻找出路,林场还成立了开荒办,小组长随手一指,整个山坡被砍伐一空,随后刨坑下种。(剩余287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