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顾雏军的“失落”与亟待救赎的“五失”

不管是刑事拘留也好还是正式逮捕也罢,也不论是遭天谴报应还是因作科自毙,总之,去年“郎顾之争”的强势人物——一脸憨厚且满口“诚信”的顾雏军终于“从天上掉下来,掉到地上最不干净”且自己最不愿意去的地方。顾氏的彻底“失落”意味着什么?管理层在中国股市信心殆尽之时重拳出击此案,给出的“信号”寓意何在?笔者认为,屡遭非议的证监会此次义无返顾地顺民意、护市场之举,为其日后功能定位与民望重塑投下了关键的一注!顾之败枝“落叶”为监管“秋风”所扫即其彻底“失落”,既是法制建设走上正规之标志,也是市场经济健康发展之必然;换言之,如若顾雏军的“失落”多少能换回社会“五失”的救赎,何乐不为!具体来说,以下“五失”现象也许在此案后会被些许救赎:

其一,“失严”法律开始寻回尊严

在去年夏天的“郎顾之争”中,身躯魁梧的郎咸平其实扮演的仅是文弱书生的角色,其虽有“我笔似刀”的底气和“舍我其谁”的豪气,但对具有强大资本作支撑、法律化身作外衣、主流学者作帮腔和“一切手段”作保障的顾氏而言,其实只损毫毛不伤筋骨,可见郎氏的“学术”在顾氏的“法律”面前显得有“痒”无“痛”,以致今日身陷囹圄的顾氏仍在记者面前痛骂挠了他痒处的郎氏“只是一个小丑”;“倒顾”先锋严义明律师的闪亮出场,也许才使郎氏以卵击石式游戏出现惊天逆转并宣告顾氏牢狱之灾的真正开始——顾氏口中的“法律桃符”立马被严氏手中的“法律利剑”击得粉碎:虽然顾氏仍在坚称“我没有什么反省的地方,我没有错,科龙公司没有错”,但严氏那句掷地有声的“一定要让他们的违法违规行为付出代价”之语,足令言必称法律的顾氏胆寒心颤!这正好从一个侧面说明,在法律秩序和市场环境亟待完善的今天,“朗氏学说”固然重要,但“严氏法律”更为稀缺,没有完善的法律体系作保障,社会经济活动无望顺畅运行不说,连起码的法律尊严也会遭到公然的亵渎!

说到法律尊严不能不提及法律放纵——法律放纵是对法律尊严的公然挑战!我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基于经济改革的市场经济发展十分迅猛,成就令世界瞩目;但基于政治改革的民主法制建设虽取得相当进步,但远远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有的学者据此认为,制约当今中国股市和市场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是事实上存在着的“法律放纵”现象!以上市公司为例,控股股东利用关联交易,大量占用、转移乃至侵吞上市公司资财属普遍现象,“法不责众”的结果,使解决此问题的“方法”主要乞助于大股东们的良心发现和自觉纠正,并未上升到凭籍法律手段来“刚性”解决的层面;而在香港等境外市场如发生同样的问题(如创维集团),便会受到相应的有罪指控。(剩余401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