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替父亲写“检查”

1963年岁末或1964年初,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我正在上早自习,父亲走进了我学校的教室。他一边抽着旱烟袋,一边同我们的班主任李修田老师在教室的火炉旁聊着什么。一会儿,父亲先走出教室,然后李老师走到我的座位前,让我到教室外见我的父亲。

我同父亲一块来到我住的宿舍,父亲告诉我,他起了个大早到煤窖上挑了一担煤,送到我们学校的伙房,用以抵顶我这个月的伙食费。(剩余252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