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现实主义、现实及书写的有效性

最近,又翻出来读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和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仍然觉得爱不释手,意味无穷。心想,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里,至今仍有多少个安娜·卡列尼娜和包法利夫人啊。哪个少女或少妇没有过想尽快摆脱或改变自身处境的强烈愿望呢?哪个少女或少妇又没有迷恋或向往过小说或影视中描绘的浪漫生活呢?尤其是那些从农村城镇小地方等“外省”成长或出來的少女、少妇,哪个没有“艾玛情结”?再翻看手头的那些文学刊物,读一两篇还行,再读就觉得大同小异,乏味的不行。(剩余338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