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寸山河

“太子兵”

那个时候去安庆,要走一两天的路。行囊里要备上山芋片和荞麦粑,过了重阳日子短,走到怀宁老凹口就要歇店。我的家乡在长江以北的丘陵地带,可是一直到解放初年,都没有一条好路。那个时候的路,是草皮沙土和石子铺垫的,大部分时候,只有行人和独轮木车往返。若是望到一辆马车悠然驶过,那就是我家二房祖父孔维藩先生。(剩余32713字)

畅销排行榜
  • 镇花
    安徽文学 2013年07期

    安徽文学

  • 心结
    安徽文学 2018年05期

    安徽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