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美文 (2018年04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美文》既是专门针对中学生课外阅读的纯文学刊物,又是汉语写作向少年的一种有力延伸。《美文》(少年版)立足少年作家的发现与培养,致力于新一代汉语写作水平的提高。注重启发中学生的想象力,强调中学生的观察力,磨练中学生的文字表现力。引导中学生用自己的笔写自己想说的话。
原价:¥15.00   促销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文章丨狗年话狗
论起动物与人的亲近程度,狗首当其冲。猪羊兔等,尽管也被人饲养,但都只能拘囿于属于自己的圈栏之中,绝不可在主人享用的客厅游来荡去,向主人耳鬓厮磨地撒娇,甚至蹲坐或匍匐于主人的卧榻之旁,目击或偷窥主人的隐私,唯有狗拥有这样的特权。主人赤身裸体地...
文学新势力丨覆满疼痛的年
邹贤中 1990年生于湖南衡阳,广州市青年作协签约作家,毛泽东文学院第16期中青年作家班。在《人民文学》(增刊)、《作品》《延安文学》等刊发表百万余字。著有长篇小说《剑雨残阳》。 “萧疏白发不盈颠,守岁围炉竟废眠。 剪烛催干消夜酒,倾囊分遍...
文学新势力丨暗夜里的光亮
再暗的夜也会有光,那些光,将照亮你奔向理想世界的希望之门。 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是在乡下度过的。乡下的夜是黑的,黑如墨,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吧;乡下的夜是静的,用针掉在地上也听得到来形容吧;乡下的夜是辽阔的,用无边无际来形容吧;乡下的夜还是浓...
文学新势力丨饥饿的胃
从出生、到童年、到少年,我的胃都是受折磨的。很多时候,它们备受饥饿,一度成为我生计的头等大事。 在我没有记忆之前,有无挨饿,我无法知晓,但是根据我的判断,我是挨过饿的。在我有了记忆之后,都还要挨饿,社会是不断进步的,生产力是不断提升的,所以...
美文话题丨惠安,会安
商铺卷帘门“哐”一声拉起来,洗衣机发出隆隆的脱水声,液化气的罐子在地上拖行,早点摊开始预热翻腾萝卜丝饼的油锅,茶叶蛋悠悠地浮起;卖豆浆和烤地瓜的,蹬着三轮车往学校方向去,远处是一片蒙蒙的雾气。 惠安巷里的每一天都这样开始。 于是太阳升起来了...
美文话题丨小时了了
从前的日子过得慢。 未曾在光阴车轮滚过的罅隙刻意地捡拾曾经,也未曾将此归咎于今人时常叹咏的“生活快节奏”——仿佛能就此将我的无情一笔抹消。某日我细细思索,发觉我的确是无情的,幼时的玩伴如今只剩下依稀清楚的脸,曾经的欢笑如今只能勉强拼凑成碎片...
美文话题丨丫丫的日子
一、小镇 这条大街,从头走到尾,倘若不在什么地方停留的话,是只需二十分钟就够了。 这个小镇只有这样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街,虽然南南北北还有许多枝枝条条的小街,但这个镇的世俗的精华,的确只在这一条大街上。 大街是东宽西窄。大街的最东边连着一条贯通...
美文话题丨柴米油盐酱醋茶
日子是什么?是柴米油盐还是酱醋茶? 太多人把日子过成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抱怨着越来越不开心了。可是却从未想过,为什么自己总是喜欢给表层的喜爱套上理想的模样,到幻灭的时候又斯德哥尔摩症状发作难解难分。 我们的日子里从来就不会缺少惊鸿一瞥时的怦然...
美文话题丨在荒芜的时光里埋下一颗种子
山上一日,人间千年。 ——题记 考试刚结束,我寻着蜿蜒的小路,踏上了东塔山。 越是往上走,树林越幽深。冬日山上仿佛还藏匿着夏天的足迹,两旁灌木里伸出长长的叶子,垂落在台阶上。空气里仿佛含着胶水,将树叶间破碎的空气粘合在一起。使地上一片湿漉漉...
美文话题丨年难留
年难留,时易损。逝者如水去,捧不得,跌不得,视之若珍宝,亦留不得。千百般不舍或依恋,目送着远去,任凭惆怅涨上来。日子一去不返,而我渐渐长大。 穿行在人海,望不到尽头,前方有一条路,敞开又聚拢。我向前走,不回头。一两个熟悉的身影,又掠过。未看...
美文话题丨日子是什么
总觉得日子是如此的单调与乏味,渴望着爱与激情,却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繁琐与枯燥,我想这是多数人的感受。渴望生命的深度,却被日子消磨地肤浅,猛然间我们会觉得与这现实的日子如此陌生,不禁地在心底偷偷地发问:日子是什么?日子怎样展现生命的深度?爱与激...
年华本纪丨我们要去一个怎样的地方
我曾设想过有一个镜头,像一个纸飞机一样从高空慢慢抛下,慢慢会看见地面。楼群如蝼蚁,慢慢地,蝼蚁会生长,接着,建筑物开始露出原本峥嵘桀骜的模样。我们的镜头一直向下,慢慢平行着地面滑行,直到贴在地面上,如同路边一只流浪的懒狗,呆呆地趴着,把脑袋...
年华本纪丨昨夜之诗
闲逛南开大学,风细细吹来,老旧的家属楼透出昏黄的光,有学生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几丝淡淡的不知是什么花的香飘来。夜色温柔。 路过荒岛书店的时候,本打算凭窗望望,谁知又被里面新到的旧书吸引,所幸绕到正门闪了进去。书店是小小的一爿地界,铁门上挂着牌...
读经典丨所好轩记
所好轩者,袁子藏书处也。袁子之好众矣,而胡以书名?盖与群好敌而书胜也2。其胜群好奈何3?曰:袁子好味4,好葺屋5,好游,好友,好花竹泉石,好珪璋彝尊6、名人字画,又好书。书之好无以异于群好也,而又何以书独名?曰:色宜少年,食宜饥,友宜同志,...
读经典丨此生最爱与书为伴
清乾嘉时期的大才子袁枚,钱塘人,因其隐居地在南京小仓山随园,被世人称为“随园先生”。他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与赵翼、张问陶合称“性灵派三大家”。乾嘉重考据之学,文坛也受考据学风的影响,但袁枚通脱放浪,个性独立不羁。他宣扬性情至上...
读经典丨宋时腊月:雪、酒与不尽的欢愉
腊月,又称“春待月”。这个雅称极妙,仿佛腊月是为导引春节出场而存在的。春节遍地火红,比之乐声,是嘹亮的欢庆喇叭;腊月天地寒肃,朔风劲吹,像是强则粗犷、弱则黯淡的圆号声。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记载:“此月虽无节序,而豪贵之家,遇雪即开筵,塑...
读经典丨渔家傲·腊月年光如激浪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庐陵吉水(今属江西)人。欧阳修四岁丧父,幼年家贫无资,母亲郑氏以荻画地,教以识字。欧阳修自幼喜爱读书,常到城南李家借书抄读,十岁时,欧阳修从李家得到《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特别喜欢,...
课堂作文丨答案在风中飘荡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在《答案在风中飘荡》中写道:“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海,才能在沙丘安眠,炮弹要在天空中掠过多少次,才能被永远禁止”。沧海桑田,战争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和平却是亘古不变的追求。 这首歌写于美越战争期间。1945...
课堂作文丨葬我以风,自此长眠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幼时开始学习国画,便知道在中国水墨丹青史上,有一位老人的名字是决计无法删去的,那就是林风眠先生。 人说,你能看多远,舞台就有多大,也有人说,你能走多远,天地就有多宽。林风眠先生,正是一位看得远也走得...
课堂作文丨秉持沉香 坚定向前
珍贵的沉香在动摇之下烧成了木炭,回想过往有多少美好都在一念之间被轻率地丢下。 高尚之德如云山苍苍,圣洁之风似江水泱泱,坚贞之格同青山巍巍,淳朴之心如流水绵长,世事或许纷扰器喧,诱惑又总在路上,但是无论如何请不要轻易动摇,“亦余心之所善兮,虽...
课堂作文丨拥有希望,不忘回忆
过去,就是那样了,再怎么寻找也寻找不到。这无疑是一种很消极的想法。 人类拥有回忆。 如果面前放有一串葡萄,有人会挑又大又甜的先吃,之后再吃那小的、酸的,即使后几个葡萄的滋味不那么可口,他也拥有了对开始时那些又大又甜葡萄的美好记忆。 有的人选...
课堂作文丨寻诗记
惶惶求索,我遗失了一样东西。曾经,我是那么清晰地感觉到它。它来自湛蓝的天空,带着阳光的芬芳和树脂的香气。它有著沁人心脾的清凉,流泻为笔尖的感受。它是我忠实的伴侣,唯一的知己。它总是在缄默中体味我的思想,感知我的灵魂,安居在我心里,应和着心脏...
课堂作文丨我思故我在
人生于世,俯仰之间,若碌碌终日,不懂思考,便是一具白白存世的躯壳,如行尸,若走肉,有身而无心。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思想、会思考。有时面对窗外喧嚣的世界,我们这样问自己:究竟我是为何存在?有时面对静谧夜空的繁星,我们也会问自己...
课堂作文丨一朵云和另一朵云
春寒料峭,城里的花开始争先恐后地打苞。白玉兰、紫玉兰、梅花和海棠花一个个吐出了新颜色,连柳树也张开了眉眼。我打电话给老家的奶奶,请她到城里来看花。奶奶说:“乖孩子,我要种棉花呢,现在播下种子,秋天才能长出你喜欢的白云一样的棉花。” 我想象着...
留学备忘录丨美国的一个女孩和一个总统
1 “当当——” “当当——” 一群年轻人在国会大厦前,学着敲钟的声音。 怎么啦?我正在那里。 我来华盛顿,第一站就是到国会山,即美国国会大厦参观。人们通常总把国会大厦误以为是白宫。白宫只是一座有三层楼房的“ white house” (白...
留学备忘录丨有一座城市叫圣彼得堡(上)
有一座座城市叫圣彼得堡,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我想,这个世界上找不出其他地方像它一样,让我深深地厌着,又深深地爱着。 ——写在答辩结束当夜 喜欢。讨厌。两种矛盾却又共存的情绪,充斥着四年我在圣彼得堡生活的日子。 我喜欢你,彼得堡最惬意的夏天。...
留学备忘录丨乡居
我一直住在城里。 长久浸于五光十色的泡沫中,一种撕裂的疼痛时时隐隐而生。 我并不甘被人为捏造的种种幻象所诱,总想找一处理想岛与一个虚浮的世界保持应有的疏离。 一 父母走了,老屋空了下来。 我离开喧城住到乡下,只是一瞬,美梦就成了现实。长期漂...
留学备忘录丨家园今昔
家乡的路是最熟悉的。闭上眼,田埂村庄,大路小路,每一个分叉口都清晰可见,我曾自信满满:在这里我不会迷路。 顺着这条走了四十多年的大路骑车由东向西行走,我心情舒畅,哼唱着喜欢的小曲儿,任凭风掠过耳旁。两旁又在修路,不知已经是多少次重修了。记得...
特别阅读丨爸爸教我们读诗
爸爸是个军人。幼年时,每回看他穿着笔挺的军装,腰佩银光闪闪的指挥刀,踩着“喀嚓、喀嚓”的马靴,威风凛凛地去司令部开会,我心里很害怕,生怕爸爸又要去打仗了。我对大我三岁的哥哥说:“爸爸为什么不穿长袍马褂呢?” 爸爸一穿上长袍马褂,就会坐轿子回...
特别阅读丨姥姥的故事
2005年冬天,姥姥终于走完了近八十年的人生历程,尘归尘,土归土。 我年少时在父母身边长大。那时候,人们大都囿于一方土地,在一天就能看完一辈子的生活里来回打转。时间的凝滞对成人来说,也许是乏味而痛苦的,但是对孩子们来说,却因为可以整日与父母...
语文讲堂丨大题小作
【读·美文】 父亲的旧怀表萨里娜·迈勒 敬爱的父亲去世两年了,我们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的遗物也就一直放在他生前常呆的那间小屋里,没人去动它们。 夏天的一个早上,我和姐姐终于打起精神和母亲一起来整理他的房间。 一个破旧的...
二月笔会丨丑陋的自行车
读初二那年,我不小心从一棵榆树上摔下来,左脚骨折,父亲就买辆二手自行车接送我上学。两年过去了,我的脚也早已恢复正常,但父亲仍坚持骑着那辆破车送我上学。自行车浑身上下的斑斑锈迹,就像父亲那布满岁月沦桑的面庞。 那是一个星期五下午的最后一节课,...
二月笔会丨最高大的罂粟花
《罗马史》中记载,罗马暴君苏佩布的儿子在控制政局后,向父亲询问下一步目标,暴君一言不发地走向花园,用一根棍子用力一扫,把最高的罂粟花顶部切去,儿子立即明白,父亲希望他将地方上最具势力的集团铲除。后人给从中提炼出的故事含义取了一个颇具医学色彩...
二月笔会丨路
放学回家要经过很长的一段路,每天坐着公交车,行驶过宽阔的公路,日复一日。放学总是日暮时分,车窗外落日的样子也总是那么相似,悬在一栋栋的高楼空隙里,懒懒的。有时很幸运,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半开了窗,看着窗外匆匆回家的人们,总会觉得日子过得平静...
二月笔会丨白马寺钟声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家乡洛阳一直以“牡丹花城”闻名海内外,这样单调而古老的标签几乎是国人提起洛阳的第一印象,但对我而言,身为洛阳人,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家乡的佛教文化。 在洛阳城内,坐落着一座古老的寺庙——白马寺,这是中国第一古...
二月笔会丨冬天的阿太
自打记事起,我就搬到了新家,只有每年年初和寒暑假的时候,才会和大家一起,拜访老屋。 老家是开小店的,五角钱的话梅蜜饯,两块钱的山楂片和三块半的柠檬汽水……一件件货品摆满柜台。初春,我又回到老家,看到了我的阿太。这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女人们在灶...
二月笔会丨生死浮沉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时间奔腾不息的长河中,一切瞬息万变,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新生命诞生,带来美好与欢乐;每一时每一刻也有生命退出这个世界,永远消逝。 有人说,没有人能永远活着,却永远有人活着。生命就这样兜转轮回,不断演替。...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春蕾文学社
烟火时节 龙 萍 初春时节,天气时凉时暖,让人不禁想念冬天,那个带来新年,带来喜庆,伴随烟火绽放的季节。 烟花轰鸣,爆竹连天,一片红艳喜庆。腊月初八后,人们就开始张罗过年的食品。腌腊味,蒸年糕,炊烟袅袅,一股烟火味弥漫整个房间,在乡村的上空...
文学社作品联展丨我与祖母的幸福时光
夜已深,我独自一人站在阳台,城市的喧嚣与繁华,让我感到疲惫不堪。我静静地闭上眼睛,往事一幕幕地涌现脑海。我喜欢于夜深人静时,回到家独自一人写作,把一天发生的事记录在本子上。这几天,我常常梦见祖母,我不停地呐喊,祖母却只是对我微微一笑。我从梦...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美文

杂志价格:¥6.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