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17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思维与智慧》是一本由河北省教育厅主管、河北师范大学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益智励志类大众文化期刊。目前,杂志由上、下半月和彩版三个版别组成。其办刊宗旨是:“开发思维,启迪智慧,滋润心灵”。
电子价:¥1.80  原价:¥4.5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向前看
一次,我问一位励志大师:“一个人如何来激励自己呢?” “不断地向前看。”励志大师说。 “向前看?是用前面的目標和希望来不断地召引自己、激励自己吗?”我问。 “这只是其一。”励志大师说,“不断地向前看,还有另一个作用,那就是你在向前看时,才知...
思丨在绿化覆盖率高的小区开花店
某县城新建成一个庞大的商业住宅区,绿化覆盖率很高,四处青翠。有个小伙子的房子买在这片住宅区的一楼,当他看到不少业主入住时,就打算开个小店做点儿小生意。可卖什么好呢?小伙子最终决定:开一家花卉店,专营盆栽花卉、大小绿植等商品。 小伙子的父母和...
思丨守脑如玉
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去买苹果,尝过之后觉得口感沙,也不够甜,便和老板抱怨苹果不好吃。此时,同是买苹果的路人告诉他,口感沙、不够甜的苹果才是最有特色的,其他路人也纷纷如是附和。那个人有了疑惑:难道是自己的口味有问题?没多久,他也认为这样的苹...
思丨世界很宽,总有你走的路
古人早就说过:“向宽处行。”中国的语言,有其模糊性。怎么理解这个“宽处”,其实见仁见智,不可强求一律。按照我的理想,这里的“宽处”,应该是指大路。大路宽敞,不要走羊肠小道。按照孟子的观点:“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那“宽处”,应该...
思丨自然在哪里,如何回归
十几年前常去皖南山区,跟几个朋友一道,不攀黄山,不登九华,只沿着一条山道,或者一弯河岸,自由自在地行走。有时遇着杏花春雨,抑或落叶秋风,便敲门试问野人家,或避雨或讨茶,歇歇脚而已。江南的山乡水廓,往往三五户便自成一村,经过几十年来的城市化,...
思丨回家陪我的兄弟
一帮人聚会,推杯换盏,酒足饭饱后,有人提议去K歌,有人说去喝茶,也有人想去打牌,还有人提出找个大排档,继续喝。但他说,我要回家了,陪陪我兄弟。 我将他拉到一边,好奇地问他,你啥时候冒出个兄弟来了? 他用手轻拍自己的胸脯,說,我就是我自己的兄...
思丨窗外有棵树,比心头有个人有意思
窗外有棵树,比心头有个人有意思。在家喝碗小米粥,比出外赴个饭局有意思。自得清净,比自寻其扰有意思。 翻书多点,翻脸就会少点。因为读书可以使人收心,没时间折腾事。有时间就去远足,会远足的人会散心,会散心的人不烦心。因为行万里路,可见无数世面,...
思丨三代人的命运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命运,听老辈人交谈的时候,常常说起谁的命好,谁的命赖。我不知道我属命好还是命赖的,只知道从记事起,家境就很贫困。 读小学时,爷爷拉过我的手,看了又看,叹了口气说:“唉,这孩子手指修长修长的,命应该不坏啊!”那以后,我迷迷...
思丨在垃圾焚烧发电厂上建“滑雪场”
丹麦政府计划在首都哥本哈根的郊外建造一座大型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以处理哥本哈根日益增多的城市生活垃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选址引起了周围居民的强烈不满,他们组织起来到政府大厦前示威游行,以阻止政府在他们的居民区附近建造垃圾焚烧发电厂。 事情陷...
思丨新招迭出的莱顿大学
在很多人心里大学是一个象牙塔,既有美丽的校园,宁静的图书馆,又能坐在阶梯教室听教授讲课,在实验室里做研究……然而,在荷兰却有一个连围墙都没有的大学,甚至离谱到没有教室,没有实验室。但非但没有门可罗雀,反而为世界各地的求学者所向往。 这个“不...
智丨折叠的忧伤
把忧伤折叠,忧伤顿时变得隐匿起来,像折叠的纸飞机。想看到里面包裹着什么,必须掀开来看。可既然忧伤,谁肯自己掀开往事的衣角。因为在主人心里,忧伤总和揪心连接在一起,不是不堪回首便是惆怅百结。 和忧伤形影不离的事件,总是那么刻骨铭心。至少忧伤的...
智丨生活的艺术
明代大画家沈周,82岁的时候,约了文徵明、祝允明几个老友在桃花坞喝酒。正值仲春桃花时节,几个人花下对饮,一阵风过,落英雨下,残红遍地。感于人生与时事,几位好友相拥痛哭。这一年喝酒,他们的好友唐寅已经辞世,而自己也暮年垂已。这场酒终,沈周让小...
智丨云的世界,人类不懂
一朵云,就是一个世界。 云里住满了大地上的所有,哪里是山,哪里是动物,哪里是植物,那个看云的人心里最清楚不过了。一朵云随时变换着角色,刚才还是一头牛,现在就成了一只狗。一不小心,狗身上丢下的草籽眨眼就成了一棵树。树再也经受不住风的撕扯,掰下...
智丨与风暴共舞的人
美国大地上,每年发生无数次飓风。在一场场瑰丽壮观的风暴前进的道路上,有一群人始终追逐其后,用镜头记录下转瞬即逝的自然奇观,以热情和勇气与风暴共舞。这群最忠实的风暴追随者,被称为“风暴猎人”。 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摄影师麦克·欧宾斯基就...
智丨命运是一个借口
有读者问我:为什么哲学家说人生是一个悲剧? 我说:人类的历史不是一个悲剧,因为一个时代走错了道路,下一个时代往往会吸取前车之鉴,引以为戒,接受教训,避免犯同样的错误,灾难也就不会重演。 可是,人却不同,人生没有假设,也没有改正的机会,选择错...
智丨野生的时光
年轻的时候常常任性。刚上班,工资低,偶尔有一笔小积蓄,就会来一次近距离度假,钱花完了,假期也结束了。这样做,还有着亮堂堂的理由:反正就是个穷,再抠也抠不出个富翁,所以不要对自己太吝啬。人生,不就是为了看到更多的风光吗?再说回来之后,不是可以...
智丨出与处
人的一生,常常要面临出处进退的问题。《论语》中,原宪问孔子什么叫“耻”,孔子说:“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这和孟子说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其实是一个意思。但我们也应看到,孔子一生,周游列国长达十四年之久,目的就是希望能得到...
智丨《菜根谭》嚼出人生智慧
拔去名根,融去客气 《菜根谭》是一部明心宝典,出自明朝万历年间,千里迢迢,由智者接力传递到今天。得菜根,百事可为,苦尽甘来,是圣贤的指点。受此训耳濡目染,对于正心修身,养性育德,定会大有助益。 “拔去名根,融去客气”是文中的名句经典。意思是...
智丨赤胆忠心的女外交家
历史上,张骞、班超出使西域,人人尽知。但是有一位女性,她也出使過西域,却被人们所忽略了,她就是冯嫽,历史上著名的女政治家外交家。 汉武帝为了抵抗北方强大的匈奴,使用和亲的策略与西域中最强大的乌孙国联姻结盟。公元前101年,汉武帝派楚王刘戊的...
智丨把美景『装进』 字体标识
1985年,石昌鸿出生在贵州黔东南。从小在侗乡长大,他对侗寨的建筑形态和其他民间艺术,有着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尤其是對各种图形,比如苗族女性头饰上千奇百怪的图案,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2008年大学毕业后,石昌鸿没有去北上广深等特大型城市发...
智丨任继愈的“三不”原则
任继愈,原名任又之,山东平原人,著名哲学家、宗教学家和历史学家,他博学多才,为人低调,视名利为浮云,一生论著无数,在很多领域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 任老一生专注于学术研究和文化事业,为了远离喧嚣,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他...
智丨有人问我粥可温
晚清沈宗畸以诗名驰骋北京,号称京师“四大才子”之一。袁世凯当政,沈宗畸不愿附和,以至于晚年生活困顿。 1910年的腊月,天寒地冻,沈宗畸寄居在租来的房子里,望着冰冷的锅灶,悲上心头。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沈宗畸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陈昭常,...
智丨分座
直喜欢分座的故事,如果说华歆与管宁割席分座所展现的是分明的憎恶的话,那么,佛经中所载的分座的故事,所呈现的则是爱与护的妙谛。 迦叶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有一次,释祖在说法的时候,从迦叶安然的神情中,释祖知道他已有悟入,于是,便招呼迦叶来到身边,...
智丨心灵的院子
有个朋友写了一首诗,叫《如果,有个院子》。他在诗的左边种了几株蔷薇,右边栽了两棵芭蕉,中间留一条小径, “看阳光和风在这里停留、拐弯/像亲人从远方归来”。他说有个院子,是为了给他“寂静之美/和它虚度”。“虚度”这个词打动了我。 炊具在厨房,...
智丨且伴炉火静读书
读书,在冬天,是没有多少人愿意的。清冷的环境里,人冷得连手都不愿伸出来,更何况是读书了。不要说太多的话,你只要看看街道上,有几个行人,你就知道这样的环境里适不适合读书了。 冬日凄寒,做什么事都不方便,这是真的,但是如果要单论读书,我以为却是...
智丨宣秉婉拒“巨额”捐赠
宣秉是东汉有名的大臣。光武帝时期,宣秉一度担任家乡云阳的太守。宣秉在生活中很节俭,从不乱花钱,身为太守,却仍“服布被”“蔬食瓦器”。有一年大旱,粮食歉收,宣秉靠着平日节省积攒下来的薪俸,广施粥粮,使得百姓平安渡过了难关。 经过这件事后,宣秉...
智丨松江知府明日来
明朝宣德、正统年间,赵豫任松江知府。他对老百姓问寒问暖,关怀备至,深得松江百姓的喜爱。 赵豫在处理日常事务时,有他自己的一套工作方式。每次他见到来打官司的百姓,如果不是很急的事,总是慢条斯理地说:“各位消消气,明日再来吧。”起先,大家对他的...
智丨我只想感动上帝
在美国华盛顿州福克斯镇有一个不幸的小男孩儿,他的头部长了个瘤子,医生诊断为恶性肿瘤。手术成功摘除了瘤子,但是他却因这个瘤子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手术之后的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8岁的他哭着说:“妈妈,我还能看到吗?我想要读书,我想和小伙伴们一起踢...
智丨所谓更牛,就是换个罪受
网上风靡一张课程表,精确到分,每天休息不到6小时。我将这张表放到部门QQ群里,马上有人回应,是一个年轻的女同事,她说,这怎么能做到呢?睡眠时间都不够,人又不是机器。其他人没有回复,我想他们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想法。 我做了这样的回复,正因为少数...
智丨用一支笔歌唱
阿加莎·克里斯蒂是英国著名的女侦探小说家,三大推理文学宗师之一,被誉为推理小说女王。她的著作销量逾10亿册,同时还被翻译成一百多种文字,销量也逾10亿册。可是谁能想到,青年时期的阿加莎,最渴望的是当一名歌唱家。 受母亲的影响,16...
智丨“第十五天打一折”的销售智慧
1973年7月,“绅士西服”在东京银座超市一开张就用出了大招——“全场第十五天打一折”。很多人担心这个“一折”会不会有假,就纷纷跑去看,发现“绅士西服”的门口还挂着放大后的进货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进货价和一折销售价。这个活动的具体规则是这...
智丨生活是最好的艺术
哈莱朗贝格是纽约的一名艺术家,他打造过的艺术作品不计其数。哈莱擅长用各种各样的材料制作各种艺术作品,比如用树叶作画,用木头做成人体雕塑,用废纸做成衣服等等。28岁的哈莱渐渐成长为纽约新生代艺术家中的佼佼者,然而哈莱也有灵感丧失的时候。有一段...
智丨“被处罚”和“是我错”
小李在一家电器商场做店长,杨总是他的老板。因为员工经常迟到,所以杨总做了个死规定:迟到超过30分钟的人就解雇。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小李的老房东急性病发作,他帮忙送到医院还跑来跑去忙碌到大半夜才回来睡觉,结果第二天足足迟到了40分钟。身为老板必...
智丨被“小用”方能成“大才”
大学毕业后,我应聘进入到表哥所在的那家集团公司工作,与干了13年、已经做到集团生产总监高位的表哥成了同仁。然而去年,由于盘子铺得过大,公司内部进行了改组,表哥被降职为产品经理,与之前的几位下属成了平级,管辖范围也比先前少了三分之二。遇上这样...
智丨含笑花与含羞草
含笑花与含羞草,好像一对美丽而多情的姊妹,阳光下,月影里,明丽多姿,笑而无声,羞涩无语,是这样的矜持这样的含蓄这样的耐人寻味。 我想,人生含笑,才能像花一样美丽吧。你如果不能挺拔参天,就应该做一棵常绿的灌木,就像这一棵含笑花树,不与松柏比坚...
智丨不死的水熊虫
在这个广袤的世界上,有一种生命力超强的生物,它就是水熊虫。水熊虫非常微小,体长只有1毫米,需要在顯微镜下才能看清楚。虽然微不足道,但它们的强悍让人震惊,可以忍受高温、极寒、高压、辐射甚至是宇宙真空。 水熊虫的生命力为什么如此顽强?因为水熊虫...
情丨风花雪月来半两
丈夫的一个朋友是个生意人,豪爽霸气,不拘小节。我第一次见他时,悄悄对丈夫说他长得像李逵,单从外貌看,总觉得他屬于十足的“粗放型”,不过他做生意很精明,也很能吃苦,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这位有钱的朋友,很快又成为我眼中的“土豪”。“土豪”一词刚...
情丨腌白菜
那天,我去妈妈那儿,见厨房里的菜盆中盛着切好的大白菜,湿漉漉的,也没放在心上。晚上回来的时候,车已经启动了,正要走,妈妈突然在后面叫我們:我做的腌白菜,你们带点儿吧! 想妈妈平日里很忙,早上又起得早,很辛苦。我若是要,她肯定又着急去准备。我...
情丨真爱无香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是花前月下,举案齐眉,还是庸脂俗粉,中规中矩,或者如初秋的霜,薄薄的却恼人的心情,更或者如夏雨,沁人心脾,但有时候却浇得人一梦苍凉。 爱情,是男和女共同在天地间做的梦。 像花一样美丽芬芳,如月一般清纯,似风一样来去自由,若...
情丨心疼
暮春时节,我独自坐在故乡低矮的山冈上。一块块青葱的田野簇拥着小小的村落,悠悠的白云在头顶旁若无人地飘移着,几声清脆的鸟鸣不时响起,似在提醒着我这已不是从前的景象。脚边散着点点蒲公英黄色的花朵,泥土潮湿的气息混着残枝败叶发酵后的特殊味道,被微...
情丨冬夜编筐
冬天,村里的女人们热火朝天地忙着编席子,父亲则将腊条娴熟地掌控在双手之中。 房间里因此变得拥挤起来。就连我写作业,都没了阵地,只能搬到昏暗的卧室里,打开电灯,或者点上蜡烛,奋笔疾书。透过房间的窗户,我可以看到父亲的影子,落在墙壁上。那影子夹...
情丨去窗边吹吹风
有爱吐槽的闺蜜,便得准备随时接招。昨天晚上正在读书,又接她电话,“我们办公室×××,真是不知羞。”老主题,IQ做出判断的同时,听筒下意识地离开耳朵。“开会时她和旁边的孙姐故意说,昨晚上的雨好大啊,孙姐就问她,你...
情丨远方的期待与怀想
在生活的苟且面前,远方,已然成为一种思维:在不为所知的世界,邂逅美好,遇见对的人、对的风景。未行之前,远方曾深深打动我们:全然接纳我们的期待,并成全我们所有的信任。 事實上,远方,只是需要另外一些人独当一面的地方,喜忧参半,也有风雨也有晴。...
情丨留白养心
早些年,是不懂留白的。喜欢热热闹闹的生活,喜欢将画面铺陈得很满,喜欢将时间排得分秒不差,喜欢时刻扮演着“冲锋者”的姿态。 慢慢地,开始喜欢一些美术和书法作品。渐渐地,我從书画上,读出了水墨留白。那些作品中,虚虚实实的笔触间,无画处自有一番山...
情丨费曼被关进了“黑屋子”
费曼是美国物理学家,他于1965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他有一个特别的习惯,每次需要做重要的实验之前,都会走进工作室旁边的一个小屋里,至少要独自在里面待10分钟,有时他明明因为实验失败而心情沮丧,重新走出小屋时却又变得精神焕发,仿佛刚刚吃了灵丹...
情丨童年的油灯
不知怎的,这几日思想老往岁月深处走,直钻进童年的巷子里。记忆的深巷中,一盏如豆的灯火锁住了我的心,这是童年的油灯。 山村的夜静止了一般,除了几声犬吠,没有什么可以让入夜的小山村动起来。其实也不对,错落简易的屋舍里,跳动最欢的,还有一盏盏如黄...
情丨是谁走远了
好不容易休假回家,刚吃饱饭还没来得及把小肚子抹平,母亲突然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记得你初中班主任的孩子吗?那个高考比你高两分的。”我不搭理她,“她现在在河海大学啦,学法律的。”语气有点酸。然后又不甘心地问了一句“河海大学的法律好不好啊?”刚...
情丨遇见
无论是第一次的约会,还是历经千帆后的邂逅,能够心动都是难得的遇见。这滚滚红尘里,这千千万万人,我们的一生会遇到何其多的人,能够遇见,就是缘分。 而遇见的这些人里,总会有一个或几个人让你似曾相识或是心生好感。但你与他们,也许只是路上的擦肩而过...
趣丨人生,须尽欢
李白的《将进酒》中有一千古名句:人生得意须尽欢。所谓“得意”即为适意高兴,所谓“尽欢”即为纵情享乐。一直以来,这句经典以及其中所蕴藏的人生信条,驱使着无数的人因“尽欢”而向“人生得意”奋斗一生。然而在残酷的现实中能够真正得意的人毕竟是少数,...
趣丨春风处处放桃花
春有桃花,一如夏有荷花、秋有菊花、冬有梅花,又如鸟有双翼、鱼有游鳍、人有青春,若无后者,于前者而言将是一种无法补救的缺憾。于是,春天来了,桃花开了,开在晴空丽日之下,开在古典诗词之中。 杏花也美。“雨洗杏花红欲滴”“西园雨打杏花稀”“社雨霏...
趣丨静夜品茗听雨声
夜静,微凉,雨敲打着窗户。忽然想起小区门口那家茶社的一副楹联:静夜品茗听雨声,美人心语入梦来。想来,那应该是一种境界,今夜,我也品茗听雨声…… 我一直认为,茶是最能调动人感官的饮品之一。品茶,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品位,更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滋味。...
趣丨冬日私语
谁在空旷的原野上怅然独坐?谁在漫漫的冬夜深处独自清醒?谁在重创的伤口之上采撷鲜花?谁在苦难的沙滩上书写悲壮的诗行?谁在泪水的边缘举起豪气冲天的酒杯?……打开沉甸甸的心灵相册,有失落更有无法言喻的苍凉。身心躲进清静的冬夜,倾听烛剪西窗,倾听月...
趣丨浓霜打白菜
浓霜打白菜,霜威空自严。不见菜心死,翻教菜心甜。白居易老夫子这首白菜诗,出语可真真平民化,老太太都读得通。品一下,只觉诗意淳朴淡静,滋味雅正,津津然,恰是那霜白菜的味道。 大白菜,还有个雅名,曰“菘”,大约是以字会意:因它“凌冬不凋,四时常...
趣丨古诗词中梅花放
梅花是中国古典文学常见的审美意象。岁暮冰雪而不枯,众芳摇落而独放,清香幽雅,风韵超绝,其幽贞之姿,凌寒之质,一向是文人墨客反复咏唱的题材。在古典诗词中,咏梅花的作品不计其数。诗人主观之意与客观之象融合为一体,赋予梅花意象如下内涵: 高洁脱俗...
趣丨倒贴“福”字与“五福”
每当辞旧迎新之际,在大街小巷、居民楼院都可以见到倒贴着的大红“福”字,这可算得上是中国人民的一个传统习俗了。宋代吴自牧所著《梦粱录》中记载:“士庶家不论大小,俱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六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祭祀祖宗。”文中的“春...
趣丨智慧丝语
当别人不明白他在做什么的时候,他明白他在做什么;当别人不理解他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理解他在做什么。当别人明白了,他富有了;当别人理解了,他成功了! ——李嘉诚谈每一批富翁的诞生 其实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
趣丨邦尼心语
邦尼心語...
趣丨“王瑶式”表达方式
文学史家王瑶先生说话极具个性特色,充满幽默和机智,常出人意料,又入木三分,发人深省。著名学者钱理群是其学生,他曾将老师的日常语言特称为“王瑶式”表达方式。 王瑶先生一生坚持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和自由性,厌恶趋炎附势、随波逐流。有一次,他语重心长...
趣丨顽石
叮当!叮当! 锤儿声声,火星四溅。 这是一块顽石,它要么纹丝不动,要么就掉下来好大一块——总之不按雕刻家的意志来。 雕刻家生气了。大声地质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一位伟大的雕刻家,我翻越了那么多的名山大川,叩击了那么多奇石美玉,今天选中了...
趣丨小蚂蚁过河
一天,大雨过后,枯叶下走出了一只黄蚂蚁。吸足水分的泥土汩汩冒出一股清泉,流经小蚂蚁回家的路。 蚂蚁立在水边茫茫然地张望,来回地寻找过河的舟楫。 这时,一条大虫沿着水流的方向走来。 因为大雨的延误,蚂蚁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找到一粒食物。它想肚子...
趣丨净卸轩
上学之前,漂亮爱美的小玲一直被宠爱包围着,人见人夸:这姑娘长得太水灵了,长大一定能当明星!小玲也沾沾自喜,常常照镜子娇滴滴地问,爸,妈,我长得好看吗? 不料自从她上学以后,就没有人再夸她了,原因是:她只知道“臭美”,不用心学习,作业丢三落四...
趣丨我的面羊
我老家在冀南太行山下,翻过嶂石岩便是山西。逢年过节,到山西那边看姥姥,拜亲戚,总是稀罕她们做的花馍。 做花馍,在我看来,是很浪漫的一种活计。 我的姥姥姨姨妗妗们,一边做着花馍,一边谈论着家长里短的高兴事、稀奇事,悠然,放松,笑语盈堂。然而,...
订阅全年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杂志价格:¥1.8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文章价格:¥1.8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