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2021年09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9.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短篇小说丨我只见过他两次
事后想起这件事,袁立强脑子里便闪出那句歌词: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这歌好像是上世纪90年代流行的。他的确是多看了他一眼,也说不清为什么,当时街上人还不少,晚上不到九点的样子,虽然不是熙来攘往,毕竟还没到清冷的程度。他怎么就会一眼注意到他...
短篇小说丨圆周定律
1 2014年的春天,我本科毕业不久,入职一家律师事务所。 抽屉里摆着绿封面的法律从业资格证,闲时常取出,翻望出神。工作则从实习律师做起,带教的是一位年长我十岁的女律师,姓陈。她几乎把办公室装扮成一个多肉植物园,我由此短暂记住过星美人、胧月...
短篇小说丨推思特
高中毕业那年,父亲为我谋得一个秋白堂镇代课教师的差事。秋白堂镇很小,你抽一支烟,可以在镇上打一个来回还有余。镇虽小,却五脏俱全。除了面目全非的观音寺秋白堂外,有茶馆、棉布店、饭店、面馆、肉庄、信用社、水果店、南货店、铁铺、中药店、粮库、诊所...
中篇小说丨桃花红李花白
一 过去同厂子的阮和军,拿到火电厂地块后,不晓得是矫情抑或情怀萌发,提议说我们与母厂搞个告别仪式吧。我说现在母校很流行,母厂倒是头一遭听闻哦。阮和军没搭我话茬,说,那个叶观忠,跟你穿同一条裤子的,你来联系吧! 电话里叶观忠说,那个破厂有什么...
纸上的生活丨书与路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大雪,要先火车再汽车去另一座城市,我计划中的这个下午应该去拉雪兹神甫公墓瞻仰巴黎公社社员墙。我设想在冬天的黄昏,一种特别的氛围中,我站在这座墙前,在墙上的弹孔中看见战士流淌的血。在我的少年时期,先知道巴黎公社,再知道了巴黎...
心电之影丨在浪潮中
跟大部分的上海人不一樣,我虽然出生在上海,但我父母都是来自北方的大学毕业生。爸爸一辈子不会说上海话,妈妈说得很好。他们在外滩的四川大楼上班,我和姐姐都在四川大楼附近的一家全托所住过。我很喜欢陪妈妈去四川大楼上班,我喜欢那里的老电梯和木头地板...
轮到我的时候我该说什么丨难忘那些从未发生过的拥抱
姥姥冒着风险在阁楼保留了一只棕色的小皮箱,里面藏了她最喜欢的书籍。我第一次看“禁书”是在扁桃腺手术之后,那时割扁桃腺盛行,用一种新的方法,不打麻药不用刀,只是用一块压舌板和一把特殊的钳子将它们摘除。母亲告诉我手术后医院会给病人吃冰激淋,从她...
“十七年电影”中的世故人情丨《烈火中永生》的爱情观
一、空间调度,我们会 此片第一个段落,用了两个叠化,都是从空间叠到形象上。 第一个镜头是横移的江面全景,第二个镜头叠成“国统区”刷的标语“一切为剿共”,再从标语移开,展现码头搬运工扛货下台阶。倒数第二个镜头拍的是码头全景,叠化到城区的霓虹灯...
云上绿叶丨“绍兴戏为天下,小歌班为老婆”
我们上虞绍兴一带称戏剧叫戏文,演出叫演戏文,看戏叫看戏文。戏文有文武两种,文剧是越剧,武剧是绍剧,各有分工,按镇上大人们的说法:“绍兴戏为天下,小歌班为老嬷(老婆)。”越剧最早叫“小歌班”,发源地是曹娥江上游的嵊县。 越剧是嵊县人伟大的文化...
心香之瓣丨张爱玲在上海的惊艳和渐隐
上海老报人邵琼还记得,抗战胜利后她从重庆来到上海,叶以群交给她一个任务,要她去接近张爱玲。当时叶以群正在主持文艺联络社,做的是团结上海文化界知名人士的工作,争取张爱玲自然成了他的目标之一。 抗战胜利以后,聚集在重庆的许多进步文化人纷纷回到上...
心香之瓣丨昨夜星辰依然灿烂
与丹晨先生相识相交,皆因一句话。 那是1999年在青年湖的一次茶聚上。当时我在《北京观察》任编辑。编辑一职是我的最后一个工作岗位。虽然那时我已是不惑之年,但从事编辑工作资历尚浅。 北京出版社原社长、我们杂志特聘副主编郑潜先生的一句话“一个编...
人间走笔丨无有之间
1 没人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又去往何方。它们经常性地出现,在春天的夜里,在没有记忆的梦境中。在那些欢乐或暴怒的时刻。第一次看马远的《水图》,我看到的只是一些线条,烟波浩渺般的线条,像水一样的线条,它来自水,又远远地脱离水。它是纸上的水,是水的...
人间走笔丨孙桥村轶话
我的襁褓之地是如东县的孙桥村,她养育了青少年时代的我。在我书写的精神自传里,自创与当下散文稍有不同的文学呈现:即真实的人物与故事,加“讲故事”的小说叙事,加批判自我的生命体验,再加当下自我的启蒙与思辨,颇似精短的小说。因此,我姑妄自定义为“...
新诗界丨自深深处
明白 我对这世界懂得的 还不如 对这世界的道理 懂得更多 我叫不出对面 这棵树的名字 果实它的种子 来自哪里 却知道的是一些 不值得知道的东西 我其实还不如 桃树旁边的桂树 更了解桃树 我只知摘下它的叶子 夹进书里 而它孕育、开花的秘密 我...
新诗界丨静穆时分
把这个消息传遍整个县城 轮到这个早晨从它自己的时辰醒来 街旁的梧桐在即将涌来的鸟鸣中翻新 一辆洒水车向卵石斜坡驶去 这第一波的清流,已来到你身上 楼顶,避雷针吸附住光线 云团随之松开,像一群骑手退向幕后 感觉有一种新的结构,在形成 在重置的...
新诗界丨灵魂·雨
在一块稻田旁 雨下得极具仪式感。禾苗晃荡 宛若众人唏嘘和踉跄 向来天雨流芳时 人的情绪绷紧似弦 心生的焦虑,一直是命运的钟 究竟用什么姿势去撞击 才能让上苍听到 其中的声音洪亮 稻田继续被雨水冲刷着 我盯着它们,目光撞击着 酥软的泥水——没...
新诗界丨暗处的云雨
偷梨人 他无力享用这个偷来的夜晚 宛如一只被裹在口袋里的小梨 挤出一丝哑默的缠绵 这城墙他独自走过多次 石砖上的纹理长久而婉转 好像有多少代积累下的心事翻腾 像一盏三更欲灭的灯 或许像什么都可以 一个人在这里可以成为任何一个人 除了他自己 ...
作家讲坛丨先贤的背影
岁暮残冬,窗外曾经满园都是金黄灿烂的秋色,随着落叶无声飘落,在软弱惨淡的阳光下,化成了严寒的萧瑟。 回顾这一个庚子年,全世界的人都过得好辛苦。瘟疫的阴影仍徘徊不去,使人心惊惶恐,不敢稍有懈怠。想到不久前迎接新世纪来临时,人们是多么欢快,充满...
作家讲坛丨太太们和先生们的“等待戈多”
一 《相见欢》写于1950年,1978年12月在《皇冠》杂志上发表,收入小说集《惘然记》。 “相见欢”本是词牌名,小说题目暗合五代李煜的两首词,有一首“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想像与感受
编者按:在三三的短篇新作里,人物设置简单,架构却很精巧——律师与民科狂人、生活的表象与内在肌理被一封封通信勾连在了一起。对于这样的设置,四位批评家各有自己的观点和阐释角度。作家要怎樣将自己的真实感受与想像出来的世界融合在一起,这个古老却永不...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荒诞颠覆的天真与被消解的可能性
赵松小说的形式,取决于作者以何种方式处理并呈现人物间的关系以及他们跟所处环境的关系,更具体些说,取决于作者如何通过有效地编排他们的视界、行为、言语、心思出现的次序和比重,来映射人物的存在状态跟那些关系的呈现与演变。当然这样说也只是指向小说的...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激情:作为一根稻草
《论语》“子路篇”里孔子说:“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这大概是我们文化里对“狂者”最高的赞誉了。生活中喜欢狂者的人应该很少,但狂者进入文学里面,形象大多是可敬甚至可爱的,外国有著名的堂·吉诃德,中国...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乐观的悲观主义
美国潘通公司作为世界范围内的色彩权威,每年都会公布一个年度流行色彩,所有制造业都会将其奉为圭臬推出大量的产品。这里面当然有消费主义的导向作用,但是色彩对于人情绪、心理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细心去观察这几年的流行色趋势,不难探看出“灰度”元...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亲近与疏远
小说采用的是第一人称回溯的视角,这样的视角游走于限知与全知之间,作者对事件产生的作用更有把握,从而可以在有限的篇幅之内,构造出更丰富的外在与内在世界。但三三在这篇小说中几乎放弃了这种便利,第一节,整个故事便合盘托出:“我”当时在一家律师事务...
理论与批评·特辑丨“我为太仓写首诗”全国现代诗创作大赛获奖名单
特等奖 《金太仓,以大湖、田园、城市,交织于现代田园城的幸福写经》苏美晴(黑龙江) 一等奖 《太仓:唯有暮色陷入诗意的陡峭》(外二首) 安然(广东) 《江海情》(外一首) 乐琦(江苏) 二等奖 《给太仓写一封信》 吴伟华(广东) 《太仓用幸...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0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