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2018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     展开
原价:¥9.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新人场特辑丨扎珠街
1 陆晓水一直后悔,没有留下一张敏敏的照片。 算起来,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陆晓水不过十一二岁吧,还住在武昌城里一条名为扎珠街的老街。街道不长,五六百米,有三四百户人家和两处古井。人们在这里出生、长大、婚嫁、衰老。 老一辈说,扎珠街的历...
新人场特辑丨回形针
记得那栋房子的形状像一只回形针,回形针中的一条针并排着几户人家,每一户人家都是从客厅开始的,客厅通向一个卧室,再通向另一个卧室,而每户人家的厨房都孤零零地被安置在另一条针上,正对着各自的客厅。当她母亲在厨房炒菜时,父亲刚刚下班,站在客厅门与...
新人场特辑丨黄桃罐头
1 江红玉每次去江福芝家的时候都要在楼下小卖店买两瓶黄桃罐头带着。江福芝是她姐,还住在一个小区里,按说每次登门不用这么客套,但江红玉坚持认为有这两瓶罐头,姐姐家的门槛才能放低,让自己好迈。这种坚持有两个原因,一是江福芝住着小区里最好地段的一...
新人场特辑丨杀人游戏
放学后,我总会和李文超、李衡、史东一起回家。学校在镇子唯一一条主街道的北端,从学校到我们分开的新开发大道有十五分钟距离,但我们会慢悠悠晃上半个小时。我们花了四个“回家时间”讨论剧本的名字,名字就是在第四天敲定的。 史东提议叫《前进的锡兵》。...
新人场特辑丨解鳞
春海家被盗的消息传到我家时,我正在床上睡觉。 春海我是认识的,他和我与狗蛋都是玩伴,我们仨总是待在一起玩。春海家养了一大群羊,每当春海的父亲放牧回来,羊群经过我和狗蛋身边时,我们就很认真地数一遍,数完再对照着讨论春海家到底有多少只大羊,多少...
新人场特辑丨南极
我在沙发下面发现过一根小棍子,我发现它的时候它身上缠着一团灰色的棉絮。拨开它的一瞬间,里面一粒粒干瘪的棕色颗粒就全撒了出来。每当我想起那团缠绕着小棍子的灰色棉絮,就像一个人在清晨刚刚来临的那几分钟里行驶在没有路灯的高架桥上,必须借助天际线那...
新人场特辑丨热窑
闹钟没响,赵晓阳头拱出被子,先醒了。手机搁在床下的皮箱上,他磨蹭了两秒,吸口气,侧身,伸出了左手。屏幕在晃,一个电话正好进来。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将手机设置成静音了,还好,他已醒了。是师兄。今天教师节,昨晚临睡前,他还纳闷,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诗歌丨路人致她镜头下的女孩
你有我想要的平静, 陌生人,这种话难以启齿, 尤其在这个国度,柳树从深渊的高风中 抹去它的影子。水面的界限消失, 而你走在天空遗漏的茫渺之地。 在桥上,你是你自己浑然不觉的一部分, 以你的脚步,永恒渗透雾气的厚度, 它强劲的脊柱弯曲,把帆沉...
诗歌丨寒枝
越来越冷,受冻的天空凝固 一截截砸下来 仰头仿佛可以看到濒死的星辰 在秋雨中走路,在品质校园 购买共享单车的辙痕 午餐已冷,晚餐正经历健身房教练的挑剔 我没去健身房、没去图书馆 没去上课没去投简历没去写论文 我站在一段十月的秋枝上,想像 在...
诗歌丨冷草场
商场第六层 竟然停满了车。有新的 就一定有被破坏的。 其实这要看你如何 给破坏一个定义。 每次启动,都是精准 地出走,可呼吸 是活下去的必经。 多么细腻的支配关系。 糖与死,都能成为破坏。 买走一辆,有限的时间后 归还。我们联合 亲历破败地...
诗歌丨在湖水边缘
绕过塔楼,那以后的路途 再没有一个拐角。丛林 向着昏暗的一侧 迟缓地渗入。草尖上的微光 持续松弛下去 将成为那个人的眼神。 轻敲蜗形的化石,他侧出 灰沉的漩涡。枝条的欲坠上方 相互角力,形成夜晚的拱形。 積水一般游离着 三分二的月亮,还有雨...
诗歌丨一棵树的死亡
春天掏出甜蜜手枪, 大地是蜂巢的恰当承受者。 经新雨和子弹投射, 也有漏网之鱼。 被前者吻过的开花、长叶, 簇拥着高唱理想; 后者留痕不多,穿孔的叶面 很快迎来覆盖,新生 如喷气般迅疾。但春天 还是杀死了一棵树, 以散点的形式。光秃秃 没有...
诗歌丨和父亲整理我的藏书
奥德赛伊利亚特本雅明博尔赫斯…… 父亲坐在这些名字上,不知该怎么办。 书太多了,出租屋的天空已被压弯。 他抽烟;鼻孔喷射出一团团云朵。 室内像一顶高压锅,扣压住我们。 这里的空气,和悲哀的童年没有分别。 那时,我们也这样坐著:静静地, 父亲...
诗歌丨虬江客
三个高瘦子。如何站一排。 虬江的夜鹭像群守夜的 僧侣, 爪子轻扣住流水。 你从山里来, 這我知晓。 所以不见外,眼珠 稳居中央,有点像鹰。 深夜便利店的老板说 你很想念母亲。 赶来的路上我饱尝 安逸与危机。 你就是一场新山水 污染过的溪流 ...
诗歌丨答案
时间经过了这里:北京时间十一点 整,人们刚被允许谈论黄昏 他们经过了这里:墙灰一圈一圈的年轮生长 树枝摇晃,黄昏在天空中抽条 如果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在此停留? 遥远的电波送来遥远的死讯:一只候鸟横躺在 华北的街头,相对无言的广告牌上皆是谜团...
诗歌丨海边的孔雀
那天后,我长久疑惑是否真的遇见过它。 去的日子里微風平平,海就像一座夏天的莲花。 愿意投身的,索桥也能织住游人的作乐; 从山上下来,我们的脚丫轻易就变得粼亮。 泳池里的波纹,只小小几圈,漫不到 更远的地方。就像不信传说的人也不会信今天 是今...
诗歌丨见面
期待彻底晾干前有破碎的云塌陷 跌落以陈旧的夜包裹我们 深颜色的冷和腥气之中你撑开透明的伞 一个光洁的鱼缸我游进去 裤腿被浇湿和吐出气泡粘成密网困住 想各自消散的愿望 心绪过于靓丽地摇晃相异失落 紧织成水草隔着玻璃取名为理解 而后你伸手去捞时...
文学访谈丨既在阴影中,也都在阳光下
阅读周恺、王占黑和郑在欢的作品时,我看到的不仅是三个截然不同的同代人,三个被认为是“90后”作家的同代人,更是他们身上独特的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王苏辛 王占黑:“听多了知识分子内在的复杂和矛盾性,但其实工人和市民之中同样存在着巨大的张...
理论与批评丨今天我们如何讲故事
1936年,本雅明寫下《讲故事的人》一文,在评论俄国作家列斯科夫的时候,发出了如下感慨——“我们要遇见一个能够地地道道地讲好一个故事的人,机会越来越少。”这门依靠口口相传的技艺,随着现代性的展开、经验的贬值而逐渐地消亡。曾经矗立于人群之中生...
海上回眸丨棚户区杂忆
棚户区,无数上海人曾经的家园,现在却是一个消逝的名称了。我的孩提时代,就是在上海西区的棚户区度过的。这“棚户区”的叫法,总让我感觉有些暧昧,若在别国,可能径直称“贫民区”了。当然,较起真来,我们棚户区里的房子,确实不都是席棚毛毡或铁皮什么的...
以歌当哭丨死亡证书
1月9日,2018年 这是我不敢写、不能面对的词组,death certificate(死亡证明)。但我不得不写并且跟人一说再说。 你走了眼看一个月了,殡仪馆说程序是:医生签字,他们报县里,把你登记在案,然后他们做证书。程序大约一个星期,最...
心香之瓣丨乡关何处
从车站出来乘车进入温州市区,经过水心,这是阿婆阿爷(姨姥姥姨姥爷)住过的地方。这里留着他们的气息,留着他们的足迹,我忽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我仿佛看到阿爷弯着腰、蹒跚走路的身影,看到阿婆在楼梯口目送我的身影。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十年了。十年生死两...
人间走笔丨雪泥鸿爪
1 这将删除所有媒体和数据,并还原所有设置。我的手机Purple Hooligan提醒我。 好。 您确定要继续吗?这将删除所有媒体和数据,并还原所有设置。所有数据将无法恢复。 好,我知道。我还知道我的云盘已满,最近一次备份是三个月前。也就是...
人间走笔丨爱德华的秘密花园
一 掐指算来,命运把我带到美洲大陆已有好几年的时间,现在的我,在墨西哥北部一所大学任教。我有了很多自己的学生和朋友,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看书,业余做着多年来钟爱的文学翻译工作,把范围从英语扩大到了西语,从只是短篇的儿童绘本和散文,发展到整本的...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