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上海文学 (2018年10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     展开
原价:¥9.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短篇小说丨球与枪
1 两位来者皆着便装,但眼神饱浸着职业性的厌倦与批判感,全世界都是嫌疑人。打印出的几张截图画质都很差,靠近反而看得更不清楚,穆良还是尽可能地往前倾,三十五年的时日塑造出他习于谦恭和配合的肢体。截图中人的衣着装扮、面部特写、身上的双肩包,无不...
短篇小说丨纵火
一个周末的中午,我和小德打光了身上所有的游戏币,走到街上。秋老虎发威,阳光搧在脸上,像经久不息的耳光。小德叼着一根不知哪来的烟,我的裤兜里揣一只放大镜。我说,小德,你咬住烟,我用放大镜给你点。 小德家住在老街上。我和小德、阿福很小的时候就认...
中篇小说丨刨花的香
0 在我们村,有座小石桥。桥叫奈何桥。村里的人死了,出殡时,都要抬过这座桥。桥下的水西高东低,大有奔流到海不复还之意。桥呢,北高南倾,送葬的队伍举着旗幡,拉着青竹,散着纸钱,吹吹哼哼的,总是要先在村子里绕上一大圈,临了走巷串户,从桥北攀上。...
中篇小说丨保佑
1 距离考研只有一周时间了,赵宇忽然觉得自己准备了一年多,满脑子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十二月十九号,星期六一大早,同寝室其他五个男生都还在睡觉,他轻手轻脚地起来,背起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书包,里面装满了复习资料,再把毛毯叠成方块,塞进姜黄色的行...
陈世旭新作丨贵族范儿
一 听说又有机会参加笔会,韩昕着实兴奋了一阵。 韩昕初中毕业下乡插队,晚上趴在草铺上做些不着边际的文学梦,后来好不容易进了县文化站,娶妻生子,日子过得拮据,看别人写小说来钱,也跟着玩命。居然闹出了一点响动,给调到省城当专业作家。却又很多年写...
以歌当哭丨命定相遇
12月18日,2017年 剩下我一个人。二十七年来没有过的。 圣诞节,你我总是去波士顿和你父母过,后来去多伦多皮特那里过,你的父母和皮特妻子的父母都会飞去,为的是皮特一对儿女——两家全部的孙子和孙女。 无论在哪里过圣诞,咱们都买一棵三米高的...
心香之瓣丨追忆城南旧时情
题记:林海音本名林含英,小名英子,台湾苗栗人,1918年生于日本,三岁返台;五岁随父母移居北京,定居城南;三十岁一家返台定居,2001年逝世,享年八十二岁。今年适逢林海音百岁冥诞,与林海音既是先后期校友,又有先后期同事之谊的台湾作家桂文亚,...
人间走笔丨访楼兰
一部默片躺在沙漠里两千多年,被世人遗忘了。 历史以当事人无法相信的诡异情节导演了一部纪实大片,让最珍贵的故事和波澜壮阔的情节挤上一把“铁锹银幕”。影片一开场就震惊了整个世界,点亮了全球探险家和考古家的瞳孔。而后好戏连台,惊艳不断。这把铁锹原...
人间走笔丨风
起风了。 我坐在一株梧桐树下看天。天空上的云朵在跟着风走,起先是一小朵一小朵的,像春天落在沟渠里的柳絮,风一来,就溜着沟沿走,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依恋谁。那些细碎的云朵,它们没有来处,也不知去向。地上的人并不晓得这一朵云和那一朵云的区别,甚...
新诗界丨纵歌神农架
春天远去 官门山插在神农架上,像一本书 被风随意翻阅。你走进去 就和林中飞鸟水中游鱼一样 隐身为某种词语 翻书者时而激昂时而沉默 寂静被身后的意义排斥 行距空白,像天空漏下光芒 春天在中华鲟的鳍上远去 野人母子蹲在封面上 惊讶季节又举着杜鹃...
新诗界丨在迪拜的天空下
奇想 “更高、更怪、更大” 棕榈岛上的建筑 像驼峰,像浪花 遮阳篷宛如蘑菇 开遍每一座酒吧 台阶前都垒有沙坝 如果一星期不去打扫 房子就会没顶 沙丘抹去了浮华 如果一年不去打扫 这里唯一的访客 可能是考古学家 帆船酒店 国际性酒店的评级标准...
新诗界丨褶皱中沉醉
新年 归乡,雪地里 一枝红枫红与白 等号间的零 一本再打开的书里 一页褶皱书签 治愈我的 是你们的名字 不在乎一年一年有多久 在乎的是 星空下“以夢为马” 顺着万有引力的轨迹 坚强开出一抹耀眼的红 绝决晴朗, 静怡无声 渴求的,将心中 脱颖...
新诗界丨梦歌三首
二月 诗把心都哭出来了——帕斯捷尔纳克 二月还没开始,已经骤然结束 刻骨寒冷的诗意融化在风中 风融化冰,记忆,以及所有凝固的 内心与外部的联结,校园里有人 在今夜纪念阿赫马托娃,她记得鲜花 记得二十二岁巴黎的二月,向画家 莫迪里阿尼的房间里...
文学访谈丨好小说的质感,或许是哑光的
张滢莹:良好的文化氛围和来自家庭的支持是许多作家起初涉足写作的原因,对你而言也是如此。在这其中,似乎父亲对你的影响很大? 滕肖澜:我父亲是语文老师。从小他便督促我看书,“不认识的字,查字典”。因此十岁前便读了不少书,杂七杂八。其实也是囫囵吞...
理论与批评丨理解一个短篇小说
一 在英语文学中,小说就分两种,长的和短的。 长的叫novel,短的叫short story。后者译作中短篇小说。中篇小说在西方文学中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它是我们从中单独拉出来的一头牛,并慢慢形成一些约定俗成的文学认知。如果不计较中篇和短篇...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