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 (2018年0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上海文学》是中国一本具有重要影响的文学杂志,杂志坚持高品位、前卫性的文学理念,凸显当代都市生活的品质,以小说及文学、文化研究方面的名牌栏目在中国文坛享有盛誉,代表了当代中国文学及都市文化的发展潮流,被誉为“海派文学的主办基地”(王蒙语)。
原价:¥9.00   促销价:¥4.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文学是人学
抬头,便看到那五个苍劲的大字:“文学是人学”。这是钱谷融先生为《上海文学》题写的一个条幅,十多年来一直挂在我的办公室。 2017年9月27日晚上,刚过了一百岁生日的钱谷融先生在华山医院去世。他走得安静,没有一点痛苦,就像平时一样安然睡去。我...
短小说丨你是谁?
他回到家里,走进卧房,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陌生女人坐在窗前的扶手椅上喝茶,很觉奇怪,大声问道:“你是谁?” 那女人看着他,满眼都是泪,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说:“我是董芊,张过你不认得我吗?” 张过冷笑道:“你说你是董芊?你以为我不认得她吗?”...
短小说丨第一只苹果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一个早晨,上帝对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蛇说:蛇,你去看看,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蛇说:得令! 蛇扭着腰走了。上帝不是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只是不爱蛇在跟前晃悠。他有心事。自从心血来潮造了亚当和夏娃,上帝常常觉得心里有事。从来没...
短小说丨抱河
忘记了那是哪一年,大概是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和同事喝完了夜酒,我独自一人沿着滨河路往家走。刚过了三九,几场雪下过,剩下单纯的酷寒。其实饭店离我家有大概三四公里,不过你知道,一个人刚喝了一肚子白酒,是觉得有的是力气的,也觉得身上的衣服无比厚,...
短小说丨喊魂
你自己走好 晚上,忽然接到师娘打来的电话,说师傅不知道去哪里了。师娘从来没过打电话给我,我有时打给师傅,难得她接过来说几句,还没说完就被师傅抢回去了,嫌她啰唆。师娘说师傅吃过晚饭出去的,到现在没回家。我看看手机显示,九点多,不算太晚,可是对...
短小说丨离乡
村里的老人常说,我们的村庄就是我们的世界。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从一开始就感到自己并不属于这座沉眠于山中的村落。我不仅对农事提不起精神,对于邻里间的嫉恨,围绕田产的纷争,谁家的女人偷汉子,谁家的男人有血性,谁家的老人得了什么怪病又是怎样医好...
短小说丨一个中性事件
我们坐在郊外草地上,地上铺一张牛津布防潮垫,草地光秃秃的,只有离得远看时,才会显出来欺诈性的绿,防潮垫上倒是印满鲜花,每个椭圆形花瓣中还塞着更小的鲜花,小花瓣里又塞着迷你鲜花,无穷无尽,直到人没心思看为止。我们像两份供品,摆在花桌布上。坐在...
短小说丨陷阱
隔了一整年,我在某个活动结束后又遇到了她。她穿着一身黑裙,头发也烫成波浪,看起来成熟多了。她从出口走过来,看到我,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吃惊,她按照套路说:“好久不见。”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向另一边走去,有个朋友在等她。我一直看向那个方向,她同...
短小说丨废铁托拉斯
小学堂的后门是一片鱼塘。某天,一支施工队开了进去,鱼塘成了喧闹的工地。小德在班上宣布,此处要盖一爿新公房,给镇政府的头头们住。 车匪将信将疑,小德,你阿是乱讲? 小德神气地说,我听我娘说的,知道我娘是啥人,我娘是政府的妇联主任,我的话就是主...
中篇小说丨水流日夜
我那天正在楼下花园里散步,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我搬到这个小区之后,开始每天散步了。人到了花甲之年,竟然有了对健康的担忧,想起来有些好笑。但好笑归好笑,担忧却是蛮实在的,因为最近一两年,我开始咳嗽、失眠,莫名的消瘦和厌食。这显然不是好...
中篇小说丨白色水母
我太太在三个月里胖了二十公斤。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变得特别爱吃,然后开始吃得特别多、特别频繁,那时我只觉得她的胃口变得比较好而已。当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她已经如同一个吹胀的气球膨大了起来。我以为她怀孕了,却又不是。 我太太本身是属于...
吉狄马加新作丨词语的梯子与时间
悬崖的边缘 我站在悬崖的边缘,前面是 悬浮的空气的负数,我一直 站在边缘纯粹的绝对之上 如果说我是一个点,其实 我就是这边缘核心的脊柱 另一个存在站在这里,时间的 楼梯已经被它们完整地抽掉 也许只需要半步,物质的重量 就会失衡,事实已经证明...
钱寓琐闻丨我认识的钱锺书先生
钱锺书先生于1998年12月19日归于道山,当时有几家报纸编辑约我写几句悼念的话,我一直没有写。杨绛先生于2016年5月25日谢世,文化学术界很自然有许多悼念文章,没想到接着还有了一些不同声音,使我也有了说点什么的想法,但一直犹犹豫豫。原因...
访问童年丨消失的父亲
“访问童年”其实是访问一个人的精神故乡,这不仅是因为童年决定一生,更因为,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这是我正在进行的一个非虚构系列。受访者的年龄跨度将近一个世纪,他们的童年小史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时代的大历史...
心香之瓣丨我所知道的王元化
这是一篇必须偿还的文债。 人过七十五岁,是不知明天醒来是否还清健的,所以必须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该做的事情必须抓紧去完成。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我所知道的王元化,因为我欠了元化先生与张可老师一篇纪念文字。 一 有多少人写过纪念王元化先生的...
人间走笔丨安静的风暴
动因 为什么写作?我不知怎么回答,可为什么不写呢? 写作里有我的乐趣和虚荣,而且是超过预期的虚荣。尽管这种虚荣被严密包裹,连自己都未必看得清。我本性羞涩,骨子里虚荣,所以,生了一口烂牙齿的人畏惧糖——我难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受掌声,那会让我更...
人间走笔丨禅修记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金刚经》 1 周五,车子开上山路,进到弥陀寺,已是下午四点多。先领禅修服,交掉手机。一件黄色宽松马甲,一个挂在胸前的“止语牌”,写有寮房、子单与斋堂座位号。套上这件黄马甲,身份便隐蔽或说...
新诗界丨哀悼中的日耳曼尼亚
爱森纳赫的乐音 你挨次敲响每个教堂的钟, 又敛起厚重的夜的帷, 钻进我黑甜的国。 你发现 我原有像我头发一样茂盛的雄辩 和皮肤一般光洁的思想, 我永不屈服的灵魂 正朗笑着攀我笔直的鼻梁 和我的眼睛, 一只热烈地相思, 一只隐藏的希望 比惊蛰...
新诗界丨信使
我听你时,太阳出现 我知道尘世的样子就是你的样子 你唱歌时,所有的季节都聚拢过来 我想给你的歌儿镶一条金边 让我带着它奔走四方 每个黑夜,都闪耀光芒 我听你时,太阳出现 我转过身去 露珠们悄悄在月光上弹唱 时光流走了 只剩下空荡荡的马路 你...
新诗界丨花的心房
春涧 总想梦回唐朝 雍容华贵的气度里 怀人也是那样笃定 梨花勾勒出山的胸怀 流云因此有了气度 溪水漫涨 却带不走半点空翠 感喟大地的繁盛 惦念晨光之熹微 季节的盛衰花的枯荣 尽在隔山鸟啼声中 空灵圆润没有伤感 未及相携已满袖松风 更邂逅了谷...
作家讲坛丨天上星辰,地上的《红楼梦》
(一) 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社和九州出版社,两家联合重印程乙本《红楼梦》(姑且称为联合版吧),是个很好的消息。我喜欢一百二十回的程乙本。先前我感悟与讲述《红楼梦》,也常依据以程乙本为底本的校注本(有时也依据以程甲本为底本的排印本)。 喜...
理论与批评丨青年人的小说
一 文珍是近年来越来越走红的青年小说家。我零星读过她一些作品,这次是集中读小说集《柒》。用她的《后记》的话说,这七篇小说,追述的都是自己失去的时间。因为是追忆视角,作者才会想到:我们每个人都从单纯、热情,到渐渐变得复杂、怯懦和支离破碎。遇上...
订阅全年
上海文学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8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上海文学

杂志价格:¥4.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