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05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中国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享有良好声誉的著名期刊。目前月发行量800万册,居亚洲和中国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四位。自创刊至今,共发行近15亿册,发行量连续14年位居中国第一,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电子价:¥2.0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文苑丨三思而不行
鲁国正卿季孙行父,谥“文”,史称“季文子”。此人非常谨慎,做事三思而后行,大家都佩服他。后来孔子含蓄地批评说:“考虑两次,就可以了。” 如今很少有人认真读古代典籍,以讹传讹的東西特别多。比如这句“三思而后行”,很多人认为是孔子说的,是孔子提...
文苑丨浮生
曾雪梅 曾雪梅七岁时,喜欢趴在窗台上,仰面数飞机。飞机跟小鸟似的,翅膀不动地滑过去。时或起一记嘘声,仿佛有人吹口哨。地平线轰然颤动,团起阵阵乌云。曾雪梅觉得像是过年放鞭炮,便拍手欢呼。母亲兜头一掌道:“看啥西洋镜,东洋鬼子投炸弹呢,把闸北炸...
文苑丨时节须知
谈到时节,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食品离袁枚老先生的“随园”越来越远。这不仅是已经消失了的三月的鲥鱼、正在消亡的一边走一边啄虫子的鸡,而且是四季饮食的颠倒和杂乱无章,使得当代的许多年轻人根本不清楚番茄、黄瓜、茄子等蔬菜究竟应该在哪个时节成熟...
文苑丨毽子里的铜钱
那时,我大约十岁吧。有一天,我在院子里踢毽子,卖烤山薯的来了。闻到那股香喷喷的味道,好想吃啊!我身边没有钱,却伸着脖子问:“老伯伯,幾个铜板一个?”(那个时代,还用铜板呢,一枚银角子换三个铜板,一块银元换三百个铜板)老人一声不响,却笑呵呵地...
文苑丨冬夜记
小时候的富蕴县,冬天真冷啊。睡到天亮,脚都是冰凉的。我和我妈睡一个被窝,每当我的脚不小心触到她,总会令她惊醒。被子那么厚,那么沉,却是个大冰箱,把我浑身的冰冷牢牢保存。然而被子之外更冷。我俩睡在杂货店的货架后面。那时,我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
文苑丨雨中的猫
两位美国客人住在这家旅店里。楼梯上人来人往,可都是陌生的面孔。他们的房间位于二楼,面向大海,正对着公共花园和战争纪念碑,花园里有高大的棕榈树和绿色长椅。若是天气晴朗,就常能见一个画家带着画架来写生,画家们喜欢棕榈树的姿态以及在花园和大海衬托...
文苑丨这样就很好
春天消逝了 树枝上还有浓稠的鸟鸣 这样就很好 听不见鸟鸣 却有一个露水丰盈的早晨 这样就不坏 这个早晨不是故乡的 是在路上 这样也很好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 但知道你在世上 我就很安心 我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但是知道你用的口音 仿佛我聽见 人间...
文苑丨阴翳礼赞
听说纸这东西是中国人发明的。对于西洋纸,我们只当作实用品,此外没有任何感触,然而一看到中国纸和日本纸的肌理,立即会感到温馨舒畅。同样是洁白,而西洋纸的白不同于奉书纸和白唐纸的白。西洋纸的肌理有反光的情趣,奉书纸和白唐纸的肌理柔和细密,犹如初...
文苑丨我的技艺,或曰阴翳之艺术
【编者按】诗,可诵可唱可读,抄诗也是许多人的爱好。从2017年第1期开始,我们推出这档新设的栏目“诗帖”,每期精选一至二首佳作由作家、文化名人、讀者或编者手抄刊载,这栏目不是书法展览,但字须能看得过去。你知道的,最重要的是参与和互动。如果你...
人物丨杨绛先生回家记
一 2016年5月24日下午,我去协和医院看望杨绛先生,没想到这竟是与老人的最后一面。 保姆小吴见我走近病床,便趴在杨先生的耳边说:“吴阿姨来了!”久久闭目养神的杨先生,此刻竟睁大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嘴角微微上翘,似有笑意,居然还点了点头。...
人物丨光棍康德的幸福生活
康德自幼厌世,理由充分。因为他身高仅有1.57米,双肩高低不一,大脑袋与瘦小的身材不成比例。他精神脆弱,十分敏感,连刚印好的报纸也能让他狂打喷嚏。他还高度近视,但目光炯炯如烈焰,至老不衰,令人不敢逼视。 康德13岁丧母,16岁即升入哥尼斯堡...
人物丨我所认识的卡斯特罗
3小时对他来说是一场演说的平均时间,他能让3小时转瞬即逝。以前,他夜以继日地工作,在十分疲倦时才小憩片刻。而今,他尽量让自己保证至少6个小时的睡眠,尽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就寝。这个时间可能是晚上10点,也可能是第二天早晨7点……他...
人物丨伯爵茶中觅自由
哈维尔是捷克著名作家和思想家,还当过总统,后来因政治罪被囚于狱中多年。哈维尔在狱中写给太太的144封家书中,有很多关于捷克时局的反省,但更让人动容的是他细述的狱中生活的点滴以及个人的反思。 狱中生活实在太艰苦了,所以哈维尔最初的家书不少都与...
人物丨文人肖像
他的灯,也挂在了树枝上 在他晚年的《随想录》里,我看到这样一个巴金。 那是1965年6月,时任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叶以群组织他写评《不夜城》的文章,他一再推辞,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因为他知道那是市委宣传部的意思,当时的宣传部部长正是张春桥。 ...
社会丨历史的温度
我对历史有一种特殊的爱好。我在写小说《将军胡同》的时候,采访了很多八十几岁的老人,有一个问题我一直追问他们: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的时候,他们到底有没有听到炮声?他们当中很多人非常明确地告诉我,当时真的听到从卢沟桥边传来的炮声。有一...
社会丨我的歌是文学吗
有人曾告诉我,我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奖,我也不得不认为我获奖的概率与我能站在月球上的概率相同。事实上,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和随后的几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被认为优秀得可以赢得诺贝尔文学奖(迪伦出生于1941年,诺贝尔文学奖在1940年至1943年都是...
社会丨关于文学奖
雷蒙德·钱德勒在一封书信中,就诺贝尔文学奖这样写道:“我想不想成为大作家?我想不想得到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算什么!这个奖颁给了太多的二流作家,还有那些不忍卒读的作品。更别说一旦得了那玩意儿,就得跑到斯德哥尔摩去,得身着正装,...
社会丨免于贫困的自由
王尔德说,对坏东西的唯一态度就是不用搭理。现在的问题是,当坏东西出现时,人们没有耐心辨别真伪。真相成为奢侈品,流言如病毒。 正如特朗普的胜利,有人解读为这既是民主的胜利,也是自由的挫败。民主与自由曾经亲如孪生兄弟的关系由此产生了深深的裂痕,...
社会丨战争的伤痕与印记
媒体的疲劳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几个大国针对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取得了较大胜利,同时平民遭受的困苦与伤亡也在增加,难民问题也远远谈不上解决。国内外新闻界对此有所报道,不过很难把这一拖延多年的战事作为头条新闻持续...
社会丨为什么要上一所好大学
读一所好大学,到底对一个人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 结合自己在耶鲁的求学经历,聊一点拙见。 好大学教你怎么学知识、长技能 在名牌大学读书几乎没有不累的。这个累,是苦心志,是劳筋骨。 我认为,优秀的大学和普通大学在学习上的关键性差异,不在于“学...
社会丨一场良知“冻结”后的灾难
当博伊斯乔利听到瑟奥科尔公司将于1月28日发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时,感到非常震惊,因为他得知,28日发射地点佛罗里达的卡纳维拉尔角气温将降至冰点以下,最低温度低至零下5℃,这样的低温条件对于火箭的发射是极其不利的——0℃以下,用于密封火箭...
人生丨模糊的界线
我祖父祖母的坟上没有枸杞,那上面长满了野草。 祖父去世得早。他在世的时候,独居。我们跟祖母在一起生活。他和祖母一辈子不合,分居了二十多年。即便如此,偶尔碰面的时候,仍会争吵。死后,却是合葬。 关于亲人的人生,我们是被动的阶段性的见证者,往往...
人生丨三十年前的一件小事
我一直忘不了三十年前的一件小事。原本我觉得它微不足道,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并且不为我所控。 我读七年级那年,每天走路去上学。由于经常晚起,再加上路上贪玩,所以我经常迟到。那天,琼斯老师严肃地对我说:“佩克,你已经连续迟到一周...
人生丨关掉朋友圈之后
在关掉微信朋友圈的235天里,我彻底地戒掉了随时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打开朋友圈,然后手指像僵尸一样不断下滑的这个习惯。 1 赫尔曼·黑塞在1927年所作的《荒原狼》中这样写道:“也许有一天,不管有无导线,有无杂音,我们都会听见所罗...
人生丨匮乏感
我父母那代人是特别有匮乏感的一代,他们不浪费一点点油脂和食物。 我们家烧红烧肉,烧第二顿时会放一堆豆腐果,因为豆腐果中空,可以把油都吸走。吸到哪里去了呢?当然是全部吃下肚。父亲每次煮肉汤,上面浮的一层油都必须舀起来喝了。如果劝他倒掉,他就声...
人生丨天使之声和赤脚大仙
一次在大学里听课,对一男一女两个美国学生印象深刻,一想起来,如在眼前。 女学生有点胖,典型的美国式的胖。她陷在一张独立的学生桌椅里。一进教室,我就看见她了,有点担心那桌椅会承受不了她的体重。她坐得离我很近,我感觉到她很腼腆,她并不抬头直视我...
人生丨爱是不平等
你所见过的最不平等的爱情是什么样? 一个有名的女作家,同时也是电视编剧界的“女王”,漂亮而勤奋。她每天下午三四点离开家,到恋人的住处。她的恋人N先生是一个比她大13岁的有妇之夫——与妻子分居而不能离婚。男人不帅,胖胖的,和她一样高,身体不好...
生活丨写给谁的情书
在做一项面对高中生的“语文学习现状问卷调查”的时候,我加进了一道填空题——“语文,是写给( )的情书”,要求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随意填空。 调查结果出来了。我将那道填空题的答案简单做了一下归类,大致有以下五类: 一、崇高类:“世界”“圣贤”“...
生活丨危机爆发之时
1997年初夏的一天,集团采购部经理林国宗敲门进来。 “老板,印尼ASAHI的日本總经理计划到公司来拜访您,问您届时会不会在公司。” “他什么时候来?” “对方说,如果您的时间允许,他计划后天就到公司来拜访您。” “他有没有说是来干什么的?...
生活丨你被宰定了
一天我在网上浏览时,无意中在《经济学人》杂志的官网上看到了一则征订广告。 我順着广告内容一条一条往下读。第一种阅读选择:花费59美元在网上订阅;第二种阅读选择:买125美元的印刷版。然后我读到第三种选择:印刷版加电子版的套餐价格同样是125...
文明丨雪灾
10月,我乘坐火车从明斯特去莱比锡。出发的时候,天空已经开始下雪。 火车一直向北驶去,越开越慢,越开越慢,最后停了下来。广播中传来了让人沮丧的消息:因为下雪,火车两旁的树受不了积雪的重压纷纷倒了下来,阻断了轨道。 “請各位耐心等候。”列车长...
文明丨爱恨好莱坞
对我来说,好莱坞是一个奇妙的存在。它给过我最高的荣誉,也让我狠狠地受过伤,还让我有过强烈的不安全感。因为看到它们的电影机器之先进,所以让我为华语电影深深担忧。 十年前,我们很多人都在好莱坞,吴宇森、杨紫琼、周润发、李连杰、林岭东、袁和平、徐...
文明丨白宫是座什么宫
“白宫是我和唐纳德住过的最小的地方了。做总统真难,但我们还是将就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新晋第一夫人貌似并不开心。 在全世界的元首官邸中,美国白宫无疑是最受瞩目的一处。正如乔治·布什所说,这里不只是总统权力的象征,它就是世人眼...
文明丨航天趣闻
在所有的航天报道中你肯定见不到光着脚的宇航员:因为人的脚长期适应了走路的环境,脚底部的皮肤坚硬且有大量角质和死皮。在太空微重力环境中人的脚没有任何压力,死皮和角质便会大量自动脱落飘浮在空中。所以,所有的宇航员必须保证一直穿着袜子。他们大概1...
文明丨有人会记得
1844年7月3日,埃爾德岛。三个冰岛渔夫远远看见了一对不会飞的鸟,追了上去。Jon Brandsson和Sigurthur Isleifsson捉住并掐死了这两只鸟,而Ketill Ketilsson的靴子则把它们正在孵化的蛋踩得粉碎。 ...
文明丨丑角杂谈
无丑不成戲,无丑亦不成班。然而世人以为丑角不入行,连配角都算不上,不过是插科打诨而已。其实不然,丑角的唱念做打皆有独到的功夫,且无不有绝妙的特定程式。至于丑角的意义,司马迁在《史记》中专写《滑稽列传》,并在《太史公自序》中认为俳优“不流世俗...
文明丨人类扎堆史
很多人都热衷于判断接下来中国的房价走势,北京、上海的房价还会涨吗?一般情况下,这是个非常难解答的问题,因为你很难找到一个比较确定的标准来判断,那我们不妨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人类的生活方式是怎样演变的。 在很久以前,人们从本能出发,以狩猎和采集...
文明丨错过的音乐课
音乐的陶冶是用耳朵走心,在高山流水觅知音的路上,有时也会遭遇动乱时代焚琴煮鹤的大恸。 最具民国气质和音乐气场的就是丰子恺的这幅画了,孩子们唱得见嘴不见眼,先生一袭长袍、一把胡琴悠然自得,窗外柳枝已经吐芽。画题令人神往:村学校的音乐课。这就是...
文明丨汉尼拔和项羽
公元前218年的秋天,阿尔卑斯山上已普降大雪。一支由战士、战马、战象组成的军队艰难地行进在高山的无路之境。士兵们砍伐树木焚烧,再用水和醋浸熄火灰,使坚硬的岩石变脆,然后用铁锤把岩石锤散,在高山绝域中开出一条供军队和大象前进的通道。 这支军队...
文明丨这字不能说
在历史剧里常见到这样的情境: “这字不能说。” “那我换一个。” 与避忌的字做斗争,仿佛游击队,躲在辞藻的密林里,寻找替代品。指东打西,含沙射影,在现代已成一种语言游戏。 然而避忌终究是有用的。实际上,避忌避讳,最可怕的后果,并不是让人交流...
文明丨前朝的孩子
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夺了皇位,入宫时见到一个宫女抱着一个小孩,便问是谁的孩子,宫女回答说:“是世宗(后周世宗柴荣)的儿子。” 赵匡胤回头问范质、赵普和潘美三人当如何处置,范质和赵普态度明确,都说该杀掉这个孩子,只有潘美不說话。 赵匡胤叹道...
文明丨智商的“密码”
有种说法称,和几十年前相比,现在杰出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难度变得越来越大,这是否说明聪明人增多导致竞争激烈了呢? 至少智商测试题能部分支持这一推论。如果找一份20年前的智商测试题来做,人们会发现,现在的得分普遍会比当时高出30分左右。 不...
悦读丨言论
集齐五个“福”算不上什么,要是你家能集齐五个“拆”,这辈子都不用愁。 ——网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句流行的网络用语出自哲学家尼采。另外,苏东坡超爱用“呵呵”,如:“近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 我没觉得自己长得丑,都...
悦读丨幽默
西南花 有一次在成都吃烧烤,菜单上写着“西南花”,我笑了有十分钟。我成都的朋友跟着我一起笑,边笑边说:“老板居然把西南花写成西南花,哈哈哈哈……” 小贝壳 小时候,我哥哥总骗我钱。有一次,他问我想不想要小贝壳。我给了他50块钱,结果晚上的时...
悦读丨名人与猫
海明威的第一只猫名叫“雪球”,是一位船长送給他的六趾猫。他非常宠爱它,所以,如今有六个趾头的猫都被称为“海明威猫”。最多的时候,他养了34只猫,《丧钟为谁而鸣》《乞力马扎罗的雪》和《永别了,武器》都是在猫咪的环绕中完成的。...
悦读丨俯瞰母星
这些美丽的图像是由美国艺术家本杰明·格兰特使用几百英里外的地球軌道卫星拍摄并加工而成。“我想尽力表达的意思是:人类已经到了历史的关键点,我们的地球家园已经被深刻地改变。”格兰特说。他希望这些图像既可以帮助读者理解地球之美,又能凸显...
点滴丨回馈(外一则)
吕蒙正出身寒微,后来入朝做官,难免有人瞧不起他。有一天退朝的时候,他听见背后有一个声音说:“吕蒙正是什么东西,今天也站在这里!” 吕蒙正的同事自告奋勇,要去调查这话究竟是谁说的。吕说不必:“我不想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如果一旦知道了,就终生不能...
点滴丨发现上帝
两个人在山谷里走着,其中一人手指着山边,问道:“看到那座茅庐了吗?有个人与世隔绝,常住其间。他在寻找上帝,对世间万物视如敝屣。” 另一个人说:“他不会发现上帝的,除非他离开茅庐,结束孤独的隐居生活,回到世间与人们同乐共悲,在婚宴上与舞者共舞...
点滴丨男人的堡垒
前一阵子,我在网络上联络到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应邀去他家玩。按响门铃后,开门的是他的老婆,不过对方没请我进去喝杯咖啡或热茶,而是说:“我老公在楼上。”“咦,夫妻分居吗?”她微笑着摇头说:“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爬到顶楼,我才见到水塔旁边有...
点滴丨吃事
1.老舍先生一天也离不开茶。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中国人爱喝茶,特意给他预备了一个热水壶。可是,他刚沏了一杯茶,还没喝几口,一转脸,服务员就给倒了。老舍先生很愤慨地说:“他×的!他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 2.一个文...
点滴丨爸,你讲下广州城
上世纪50年代末期,三年灾荒,我认识一对因某种理由住在农村的夫妇,他们有很多孩子,七个,且大多是女孩。一般说来,女孩乖,懂事、体贴人。 倒数第三个女孩才四岁,饿倒了。什么病都没有,就是起不来。一天、三天、五天……父母和其他的孩子白天晚上地忙...
点滴丨朋友·知己·孤独
一 在绍兴安桥头村带着鲁迅坐船去看社戏的那伙小朋友,途中争着要偷自己家田里的罗汉豆,后来他们之间的友情又怎样发展虽不得而知,但无私和单纯心态的形成当缘于特定的生活环境。我的小孙孙在国外上小学时,学校离家远,中午自己买饭吃,他妈每天给他午餐费...
点滴丨人生好友
出席一位日本教授的退职仪式,听他讲了人生好友的故事,原话直译—— 上小学三年级时,班里来了个插班生,个子很小,不太爱说话,据说因为父母离婚,他转了三回学,变得不愿跟人说话。但不知为何,他跟我很合得来,也许因为我的个子比他还小。有一回我带他到...
点滴丨谈情
那些一生都在追逐爱情的人,往往是从未真正得到过爱情的。关于爱情,最怕的就是还有“幻想的空间”,意犹未尽,最让人心痒。所以年轻时多谈恋爱,就是要把自己谈到心力交瘁。有一天你实在累得不行了,敲开某个人的心门,安安稳稳地住下来,从此才能过一辈子。...
点滴丨过多的才华是一种病
别的,不是我最渴望得到的,我要尼采的那一分用得不多而尚完整的温柔。 莎士比亚嘛,他全无所谓,随随便便就得了第一名。幸亏艺术上是没有第一名的。 过多的才华是一种病,害死了很多人。差点儿害死李白。 如果抽掉杜甫的作品,一部《全唐诗》会不会有塌下...
点滴丨母亲的遗物
我的一位朋友常念叨说,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最大的福分并不是出众的容貌或飞来的白马王子,而是拥有一位慈母。 朋友家有三个千金,她们的母亲是一名主治医生,她优雅纤弱,充满仁慈。她鼓励女儿们大声说出自己的心愿;她在院子里栽了三棵树,以三个女儿的名字...
点滴丨智趣
请想出一个词,该詞既与左侧的词关联,又与右侧的词关联。...
订阅全年
读者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读者2017年05期

杂志价格 ¥2.0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