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02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中国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享有良好声誉的著名期刊。目前月发行量800万册,居亚洲和中国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四位。自创刊至今,共发行近15亿册,发行量连续14年位居中国第一,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电子价:¥2.0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文苑丨怀旧的滋味与品位
和老友在一起,有一件有味道的事,就是怀旧。 老友是最值得珍惜的,没有他们,谁能与你共同回忆往日的朋友、往日的激情、往日的笑话、往日的趣闻、往日的经历? 与老友一起怀旧,使你感觉到此生的实在,此生没有白过,此生并非孤家寡人,毕竟还有友人与你共...
文苑丨苦心
父亲安东尼奥第一次见马策罗时,他出生刚两天,躺在早产儿保温箱里。安东尼奥蒙了。“他怎么发青,还皱巴巴的?”他说,“胳膊细得像火柴棍,你瞧那腿,还没我手指壮呢。” 这就是他希望的果实吗?他的儿子、继承人,“达拉世家”公司接班人,大家苦盼好久才...
文苑丨身体里的故乡
1989年8月底,我上蒙古高原,从张北开始上,高原就像往上的坡,一层平的,再一段有坡度。突然,草原出现了,一下子,在你前面铺得无限远。 我当时坐着北京吉普。1989年的北京吉普,马力很大,司机是快车手。我觉得一下进到了草原的中间,我被草原环...
文苑丨家具
一 1948年5月,父母在上海结婚后来到北京,先住在东单多福巷,后搬到东交民巷。父亲在中央信托局工作,母亲在家,小日子过得挺红火,这从当时购置的家具就能看得出来:席梦思床、梳妆台、大衣柜和硬木餐桌椅等,带有浓厚的小资情调。 摇篮是我第一个住...
文苑丨叙述爱的无穷种方式
一 我看见了前面的阴影,在她说出“分手”这两个字之后。今夜,大概没有人会相信,在这样的夜晚,11点整,她曾陪我一起等末班车,在过去的三年里,风雨无阻。此刻我形单影只,所以,当最后一趟车不断地按喇叭,我依旧没看它一眼。她在,我才回家;她不在,...
文苑丨病人与杀手
那天晚上,秋天的夜幕很快降临了。 农舍前的黑暗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高鼻阔口,悄悄地行动,如同无声的影子。 现在,他静静地迈开大步向前走。当他走近前门时,听见屋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他停在小灯泡所射出的黄色灯光里,...
文苑丨青铜葵花
开镰了,收割了,新稻登场了。 青铜的爸爸赶着拖着石磙的牛,碾着稻子。稻粒不像麦粒那样容易从禾秆上碾下,碾一场稻子,常常需要七八个小时。所有的稻子,几乎是一起成熟的,秋天又爱下雨,因此,全村的劳力,都必须被发动起来,不停地收割,不停地装运,不...
文苑丨镜子
【编者按】诗,可诵可唱可读,抄诗也是许多人的爱好。从2017年第一期开始,我们推出这档新设的栏目“诗帖”,每期精选一至二首佳作由作家、文化名人、读者或编者手抄刊载,这栏目不是书法展览,但字须能看得过去。你知道的,最重要的是参与和互动。如果你...
人物丨只知唐伯虎,不知王阳明
唐伯虎和王阳明同处一个时代。从历史地位上来说,如果说王阳明是划过长夜的耀眼彗星,那么,唐伯虎只能算是流连于花花草草之间的一只寒萤。但后人眉飞色舞谈论更多的是风流才子唐伯虎,却少有人知道,天下还有一个王阳明。正所谓: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
人物丨也曾不遮掩,也曾去疯狂
田野上,到处都是花,如繁星点点。一个穿着破旧衣服、鞋子破得露出脚跟的男人,神情忧郁地漫步在田野上。村口小溪旁,一群人正斜靠在大树上闲聊,不时停下来,掩嘴哂笑,冲他指指点点。他望着那群人,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神情愈加忧郁。 这个人就是明末清初的...
人物丨
林风眠在学校上课时,对学生基本上采取放任的态度。他的学生席德进写了一段林风眠的教学法: 林先生教我们高年级时很尊重学生的个性,常用启发的方式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特色。 “你的画应该风格化一点!”当他看到某个学生画得平凡而无特色时说。 “你应该...
人物丨衣裳的故事
一个女人生下来,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都是用这一根针穿下来的。 我颇犹豫了一阵,才决定去看“寻衣问道”展。这是“无用”的创始人、设计师马可策划的一个与服装相关的展览。 展厅里展示的50多件作品,均为民间搜集而来的手工衣裳,有些历经百年,有...
社会丨精英
我第二次到美国的时候,小雁开着车来旅馆接我去做客。由于路上堵车,我到她家时已经饥饿难耐,急忙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只有半块比萨饼和几个苹果。“你怎么能这样过日子呢?平时不做饭吗?”我大为不解。 她说:“是的,基本上不做饭,也不会做饭...
社会丨冷酷和温情
它是冷酷和温情的混合体。冷酷起来,六亲不认;温情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这就是商业。 讲个故事吧。我想知道西方美术馆史,在网上很快就找到了“专家”——十多篇容量高达5M的文献,但我看到的只有前面1000多字的摘要,如果想阅读全文,则需付费下载...
社会丨人为什么需要闹钟
我们经常对自己说,求人不如求己。但在害怕晚起误事的时候,还是会需要闹钟。为什么呢?因为越是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越信不过自己。 荷马的《奥德赛》里有一个关于塞壬的故事。塞壬是几个美丽的女海妖,她们居住在西西里岛附近海域一座遍地是白骨的岛屿上,用...
社会丨谈谈恋爱,得得感冒
我自从在协和医大念完八年之后弃医从商,每次见生人,都免不了被盘问:“你为什么不做医生了?多可惜啊!”就像我的一个以色列同事在北京坐出租车,每次都免不了被盘问:“你们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为什么老掐啊?”我的以色列同事有她的标准答案,二百字左右,一...
社会丨我是听巴赫的
每一个学琴的孩子,听到巴赫的名字就会闻风丧胆。听得懂巴赫,就是乐理和智商顶尖的代名词。 处在音乐史毫无疑问的最高地位,巴赫的音乐被西方人提及,就如同中国人在谈论孔子。连老外都觉得,巴赫的音乐跟儒学一样难懂。 我们一般指的巴赫,全名叫约翰&#...
社会丨最接近永恒的时刻
我上学前,外婆在江北区工人文化宫做清洁工,每个月工钱10元。对于童养媳出身的外婆,这是一份很有意义的工作。有了这份工作,她跟外公吵架的时候,能声音很响地说话。每个月8号,外婆发工资,我们吃好午饭就等在弄堂口,远远看到外婆,就合唱“外婆外婆外...
社会丨一个人生命的现金价值是多少
大洋洲史上最贵海上救援:一条命是否值 1997年1月,托尼·布利莫尔曾尝试在帆迪不靠岸单人环球航海赛中环球航行。他到达大洋洲海岸以南1500英里(约2414千米)危险而冰冷的水域时,船被飓风和巨浪掀翻。他被困在船下4天,直到被澳大...
人生丨我是一个返乡的“苹果”
2016年5月,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李云秋把昵称改成了“小宝贝”,头像也换成了一个小婴孩的照片。当时我一点都没意识到,我印象中那个龙阳村的小女孩,居然已经是头像中那个小婴孩的妈妈了。 10月份,我先生带研究生从昆明出发,重返龙阳村做田野调...
人生丨与白马在一起的夏天
凌晨4点,整个村庄都在沉睡中。突然,一阵轻敲窗户的声音惊醒了我。“阿兰姆。”一个声音在窗外轻轻叫唤道。 是我的堂兄穆拉德!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打开窗户。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看到的一切。虽然还不是早上,但因为是夏天,黎明前的亮光足以让我知道我...
人生丨我和我喜欢的味道
很享受在飞机上的时光,我可以关掉一切电子设备,暂时与这个世界断了联系,我很珍惜这种慢下来的感觉。在这段时间,我会做些不经常做的事,比如给许久没有联系的好友写一封信,用读完的报纸叠一堆小玩意儿送给旁边的小旅客,轻轻唱一首自己喜欢的曲子,异想天...
人生丨合欢,合欢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合欢。 小城况味,多是从悠长悠长的小巷里荡漾出的,这是九岁的我就已经能感受得到的。所以,当母亲牵着我的手慢慢走进不知名的巷道时,一种淡淡的情绪笼上我的心头。后来,我学会了描摹那种情绪:忧伤。 事实上,九岁的我,和忧...
人生丨60年的不二情书
几乎每一个站在青空书房门口的人,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这就是大阪最出名的书店?”如果不是当地人,没人会相信这家只有13平方米的小店竟如此有名。 而真正让书店变得不平凡的,是书店老板写了60年的情书。“人生不能重来,相逢只有一次,可是我和你,...
人生丨听爱人说旧人
“我给她寄一幅浆果小画,这种浆果是这里独有的,我想给她画一本花和浆果的图集。”这封信写于1935年7月20日。这些温柔美好的浆果小画出自苏联时代的一位父亲之手。这些可爱的浆果生长在哪里?是在俄罗斯西北部、芬兰以东很小的一块地方——索洛韦茨基...
人生丨爸爸的花椒糖
提起爸爸的花椒糖,先得从那次妈妈的电话说起。 那天妈妈有事临时出一趟门,她出去了不久,就打回电话来,是我接的,妈妈说:“你是阿葳吗?” “我是啊!” “告诉你,我出来才想起来,炉子上有一锅番茄牛肉汤,快煮好了,可是我忘记放盐了……” “没关...
人生丨经济危机中的父亲
一 出生在温州农村的父亲,16岁就跟着亲戚们外出打拼。 他头脑活,能吃苦,赚到钱后,在老家开厂,在杭州买房,也娶到村里最漂亮的姑娘。然而,在我13岁那年,父亲被骗,企业负债累累,债主整天上门,甚至威胁要绑架我们。变卖家产还债之后,我家到杭州...
生活丨别被仇恨俘虏
发现自己被骗、被利用、被摆布的时候,主动者和被动者的反应有很大的差异。 两者都会痛恨欺骗自己的人,觉得不甘心,但是被动者很容易被仇恨冲昏头脑。主动者也会怨恨,但是他们更懂得吸取教训,对欺骗自己的人产生本能的厌恶,不想再和这样的人有任何联系。...
生活丨和一台冰箱约会
22岁的英国青年约翰·石城陷入爱情烦恼,因为与他相恋多年、身为高薪企业销售总监的女友忽然以性格不合为由,与他分手了。 这天,约翰去朋友家喝酒解闷时,朋友的女友来了。看着满地啤酒罐,朋友的女友打开冰箱就责备:“为何不多准备些健康食品...
生活丨谁都有雨天没伞的时候
初春的一天上午,胡雪岩正在客厅里和几个分号的大掌柜商谈投资的事情。谈到最近的几笔投资时,胡雪岩面色凝重。店里的掌柜们最近做了一些投资,大家多少都赢利了,只是有的掌柜赚取的利润很少。胡雪岩绷着脸,教训起其中几个在投资中获利甚微的掌柜,告诉他们...
生活丨关于松阪牛排和樱桃
我有个朋友,妻子陪女儿在国外念书,他一个人留在台湾打拼。有次我问他平常周末怎么打发时间,他露出很不以为然的表情,说:“打发时间?我是享受时间。” 为了了解他是怎么享受时间的,我星期日跑去他家玩。 上午11点抵达,他很快乐地迎接我,并且说:“...
生活丨吃品
去朋友家吃饭,朋友的妈妈——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端出来6碟儿小菜,鱼子一盘、腊鱼一盘、腊肉一盘、花生米一盘,另外两盘是时令蔬菜。碟儿都是一色的,不大,比巴掌大一圈儿;菜量也不多,盖住盘底后再往上摞一小锅铲就打住了。菜炒得红是红、白是白、绿是...
文明丨天皇的燕尾
看见日本天皇打算提早退位的消息,我忽然想起一些和政治毫不相干的事情,于是在书架上找出英国《卫报》饮食专栏作家雷纳的一本旧著,想要为我那无聊的联想补上一点依据。 事情是这样的,雷纳这位向来以直率、幽默见称的食评家想要了解“高级美食”怎么会成了...
文明丨选举里来了“狼孩儿”
长枪短炮和西服套装之中,站着一个狼群养大的孩子,它确信自己知道,谁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全世界范围内,针对两位候选人,从医保到发型的争论持续了10个月。“狼孩儿”不站队,只认数据。据说,它已经说对过前两次获选总统和这次的总统候选人。 它叫莫格...
文明丨母爱是一件罩着你的衣裳
在各种老课本里,母爱多用缝衣表达,那是农耕社会的丝丝牵挂。一篇写针头线脑的识字课文,只是一段白描,那种“慈母手中线”的千秋意境便跃然纸上。我的配文是:“母亲们用几千年的线穿过一辈子的针眼,缝缀我们沐雨栉风的布衣华服,让我们知寒知暖。” 在汉...
文明丨我无法相信没有人关心真相?
男人在遇到合法妻子之前,情窦初开时大多用心爱过一个女人。这就是听爱人说旧人的妙处——寻常的倾诉里,说的人和听的人内心各有各的情愫暗涌。 他们一起经历了毕业、异地恋、等待和分手。他讲着讲着,担心说得太多对自己无益,于是草草收尾了。可他转念一想...
文明丨森林是什么
森林是什么?恐龙时代,人类原始部落时代,森林应当平行于一切生物,它悠久于人类,又受难于人类,忽然间好像又受恩惠于人类。现在全世界环保意识普及,众口一词,凡森林都要保护。 在国内往一个波恩的朋友家打电话,其他人接的,说他带孩子去森林散步了。想...
悦读丨迟到的后果
一位牧师在教区履职15年,在为他举办的退休晚宴上,他受到大家的一致赞扬。当地的一位政客被选中向牧师表达感激,将在宴会上发表一个简短的演说。然而,那天他没有及时到场。于是,牧师决定不再等待,先行讲完了自己要说的话:“我对这个教区的第一印象,来...
悦读丨言论
主动接近陌生人应该被视为一种礼貌,一种技巧,一种社交法则。 ——互联网“拼时代”正制造出更多必须和陌生人说话的机会,或许这正是我们“端正话风”,改变“‘机铃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习惯,改变我们不同陌生人说话习惯的契机 曾经难以想象,现...
悦读丨幽默
同样是奶茶 请女神喝奶茶,她指着奶茶问:“多少钱一杯啊?”我说:“12块。”她摆摆手说:“还是不喝了,口红很贵。” 后来交了个吃货女友,闹矛盾谈分手,她非常生气,手里拿着奶茶,大吼道:“要不是奶茶好喝,我真想泼你一脸!”说完她抱着奶茶头也不...
悦读丨以为是场梦
...
悦读丨那些借鉴了世界名画的电影海报
...
点滴丨高帽
有京朝官出仕于外者,往别其师。师曰:“外官不易为,宜慎之。”其人曰:“某备有高帽一百,逢人辄送其一,当不至有所龃龉也。”师怒曰:“吾辈直道事人,何需如此!”其人曰:“天下不喜戴高帽如吾师者,能有几人欤?”师颔其首曰:“汝言亦不为无见。”其人...
点滴丨殿试作画
宋朝文士徐履,善画墨竹,尤擅风竹劲节,神韵超绝。绍兴十八年(1148年)省试,徐履考了第一。秦桧想把女儿嫁给他,以示笼络人才,徐履却不愿攀附权贵,为人所轻。秦桧屡次逼迫,徐履无奈,只好佯狂作态,装傻充愣。 待到殿试时,徐履竟不答一字,并作新...
点滴丨先知豆腐
和鲍鱼、排翅同席,不以为贵;与青菜、萝卜共煮,不以为贱。在富豪的酒宴中与龙虾同烹,不以为喜;在穷人的大锅里与剩菜杂烩,不以为悲。与竹笋、青菜做朋友,它不显露;与红鲟、九孔结伴走,它不隐藏。 豆腐就像先知,在自己的家乡不受重视,却无损于它的价...
点滴丨公法
徐有功,在武则天朝任大理寺丞,为纠正冤狱,敢于据法和武则天廷争。武则天要杀他,他说:“臣身虽死,法终不可改。”有个姓皇甫的酷吏,污蔑徐有功是逆党同伙。后来,皇甫也被人告发。有人劝徐有功借机从严审讯。徐有功说:“你说的是私愤,我要守的是公法,...
点滴丨
当一块镜破碎,水银和玻璃显露,更觉它的深沉。水银有毒,而据说吃水银是炼仙法之一;至于玻璃,处于透明和歪曲之间,碎了又容易伤人。 镜中的容貌永远被染上一层阴霾,立体的人和物被拉成一块冰硬的图案。镜破之后,风景、面容狰狞地咧嘴笑。啊,原来那是水...
点滴丨明亮了谁
一个旅行者说:“啊,太阳多么明亮啊!” 附近的一只萤火虫说:“那一直是我们种族的特征。”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小东西!”旅行者说。 萤火虫回答:“我的意思是,明亮是我、太阳、星星和其他发光体的共同特征!” “啊,”旅行者说,“...
点滴丨瞒不住蚊子
我小时候生活在乡村,夏天蚊子非常多,睡觉时,蚊子会爬满腿。可以说,房间里面都是蚊子。 我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躺下,想让所有蚊子都不知道我已经睡着。这么做时,我觉得自己很精明。 这是用人的思维去替代蚊子思维。 我还没到10岁时...
点滴丨稀释衰老
我正在变老。以前灯下伏案,即使深夜零点我也文思泉涌,甚至听得见脑子运转的惬意声响。而现在,不到晚上10点半,它就运转不灵了,如当年在乡下推的石碾一样沉重。 不过还好,上天毕竟没把我一下子推进老年这道门,而是在门前留了一道尚可徘徊的隔离带。我...
点滴丨选择在外面
我喜欢周梦蝶的那一首《我选择》:“我选择紫色。我选择早睡早起、早出早归。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几十行诗从头到尾全是“我选择”。人生当然要有所选择,人各有志,人各有选择。观其所选择,可知其人。 我也有选择,我选择...
点滴丨月牙
山中若有眠,枕的是月。 夜中若渴,饮的是银瓶泻浆。 那晚,本要起身取水浇梦土,推门,却好似推开李白的房门,见他犹然举头望明月,一如时在长安。 东面的廊壁上,走出我的身影,吓得我住步,怕只怕一脚跌落于漾漾天水! 月如钩吗?钩不钩得起沉睡的盛唐...
点滴丨纳西鲁丁的微笑
国王越来越喜欢纳西鲁丁了,到哪儿都要带上他。有一次,国王率队出行,穿过一片沙漠时看到远处有一个小村庄。 不知什么原因,国王对纳西鲁丁说:“我很想知道这个小地方的百姓认不认识我。不如这样,我们把车队留在这儿,我与你徒步进村,这样我就知道他们是...
点滴丨观察力决定你能否进哈佛
哈佛大学是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历来注重学生的综合能力培养。比如下面这道入学试题,就颇为耐人寻味。 题目:请在下面这组图形中找出它们所蕴含的内在规律,然后,在横线上的空白处填上恰当的图形(如图一所示)。 分析:面对这6个图形,许多人都有些不知...
点滴丨偷来的紫藤
我作画不择题材,只跟感觉走。一向少画花卉,却作过几幅紫藤,但并非由于对花容的迷恋。 最先,在苏州拙政园见到文徵明手植的紫藤,枝叶蔽天,密线织网,我自己也被织入网中,其时是秋冬季节,并无花朵。之后的几年,我前前后后作了几幅以藤线为主题的画,都...
点滴丨智趣
一群人开舞会,每个人头上都戴着一顶帽子。帽子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黑的至少有一顶。每个人都能看到其他人帽子的颜色,却看不到自己的。 主持人先让大家看看别人头上戴的是什么颜色的帽子,然后关灯,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戴的是黑帽子,就打自己一个耳光。第一次...
点滴丨“《读者》光明行动”
12月,正是宁夏同心县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凛冽的北风裹挟着毛乌素沙漠的沙尘扑面而来,打在脸上刀割似的……凌晨3点,田妈妈准时起床给3个孩子做好一天的饭菜,紧接着出门赶去位于县城另一头的包子店打工。自从丈夫得病去世,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3年多...
订阅全年
读者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读者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读者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