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13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中国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享有良好声誉的著名期刊。目前月发行量800万册,居亚洲和中国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四位。自创刊至今,共发行近15亿册,发行量连续14年位居中国第一,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电子价:¥2.0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简·奥斯丁的再见
电影《成为简·奥斯丁》末段,简和汤姆·勒弗罗伊私奔。途中,简得知,汤姆将失去他本可以继承的一切,还要负担很多家人的生活。简绝望了,她和汤姆有了一番悲切的深谈: 简:“如果我们的爱会毁掉你的家人,它也会毁掉自身!” 汤姆:...
文苑丨彩虹
虞积藻贤惠了一辈子,忍让了一辈子,老了老了,来了个“老来俏”,坏脾气一天天见长。老铁却反过来,那么暴躁、那么霸道的一个人,一上岁数,面了,没脾气了。老铁动不动就对虞积藻说:“片子,再撑几年,晚一点死,你这一辈子就全捞回来了。”虞积藻是一个6...
文苑丨林肯中心的鼓声
我搬到曼哈顿后,住处邻接林肯中心。听歌剧、看芭蕾自是方便,却也难得去购票。 开窗,就可望见林肯中心露天剧场之一的贝壳形演奏台。那里每天下午、晚上,各有一场演出。废了屋中的自备音响,乐得享受那大贝壳中传来的“精神海鲜”。节目是场场更换的:管乐...
文苑丨细雨灯花落
在上海念大学时,中文系每月至少有两次雅集,饮酒时常常行“飞花令”。就是行酒令的人饮一口酒,先念一句诗或词,不论是自己作的,还是古人现成句,必定得包含一个“花”字;挨着个儿向右点,点到谁是“花”字,谁就得饮酒;饮后,再由饮者接下去吟一句,再向...
文苑丨致拆房者
去年9月,我回了一趟罗安镇,我的老家。已经几年没有回去了,所以剛到就在镇上转了转……走到中心广场时,我惊呆了,抬头去看古老的路易乌特梅塔楼时,竟发现它四周都是梯子、撬棍和种种用于拆房的工具。顿时,我心里感到一阵刺痛。 正在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会...
文苑丨烧窑的用破碗
小时候,听人说“烧窑的用破碗”,懵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渐渐长大才知道世间竟真是如此,用破碗的,还不只是窑户哩!完美的瓷,我是看过的。宋瓷的雅拙安详、明瓷的华丽明艳都是今人难得一见的绝色,然而导游小姐冷静地转过头来说:“这样一件精品,一窑里...
人物丨谁道人生无再少
童年与成长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没几天,广西桂林的白公馆传出一个婴儿的啼哭声,白崇禧将军的第八个孩子出生了,取名白先勇。 这孩子打出生体质就不好。六七岁的时候,别人都去上学了,他却患了肺结核——那时叫肺痨,和现在的癌症一样,属于令人谈...
人物丨音乐家,请入席
与肖邦共进晚餐 热巧克力,佐《波兰歌曲第四首:宴会》 肖邦看起来很瘦,但其实很能吃,尤其是甜食。 肖邦住在情人乔治·桑位于法国贝里的诺昂城堡里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伴着一杯热巧克力醒来。 除了巧克力,肖邦最喜欢吃什么?答案是:肉酱。肖...
人物丨被葱杀死的爱情
芥川龙之介写过一个短篇小说,名字叫《葱》,大致内容是:东京神田神保町的一家咖啡馆,有个叫阿君的女侍者。她“皮肤白皙,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美人阿君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叫田中。田中君“既会作诗,又会拉小提琴”,是一个体面的美男子,梦想着跟美人好好...
人物丨老央
讲到我的启蒙老师,第一个恐怕要算我们家的厨子老央了。老央是我们桂林人,有桂林人能说惯道的口才,知道的鼓儿词奇多。因为他曾是火头军,见闻广博,三言两语,把个极平凡的故事讲得妙趣横生。 冬天夜里,我的房子中架着一个炭火盆,炉灰里煨着几个红薯,火...
人物丨沉重之尘
八年前,我在蓝田县城查阅县志。我已经开始了一部长篇小说的孕育和构思,我想较为系统地了解养育我的这块土地的昨天或者说历史。 翻阅线装的、残破且皱巴巴的县志时,感觉很奇怪,像是沿着一条幽深的墓道走向遠古。当我查阅到连续三本的《贞妇烈女》卷时,又...
人物丨小花
【编者按】诗,可诵可唱可读,抄诗也是许多人的爱好。从2017年第1期開始,我们推出这档新设的栏目“诗帖”,每期精选一至二首佳作由作家、文化名人、读者或编者手抄刊载,这栏目不是书法展览,但字须能看得过去。你知道的,最重要的是参与和互动。如果你...
社会丨情歌的幻觉
流行音樂是一种集体的情感形式。再讨厌它的高雅听众在热恋或者失意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沉浸其中。因为它们无处不在,你不用刻意去听,它自然会在商场、餐厅和车里流淌、飘荡,变成你的声音环境。 曾几何时,流行音乐真是一种公众音乐。大伙儿要在酒馆和咖啡...
社会丨细节
1896年,有个小男孩6岁了,要和他的兄弟姐妹合影。小男孩非常重视:这么一个大家族,以后看到照片,别人找不到我怎么办?于是,他在拍摄的时候,就伸手去够旁边桃树的枝儿。他成了这一堆小孩中,唯一手握桃枝的人——并不是要沾桃花运,只是他想有一个细...
社会丨家训
教育小孩是件非常难把握的事。我翻过一些古代君子留下的家训,有没有道理我不敢说,但它们的风格让我想起一个人——《围城》里方鸿渐的爸爸。方遯翁不放过任何一次训诫儿子的机会,格言警句随时处于井喷状态。可惜方鸿渐不太愿意听。 我总怀疑这些家训是一种...
社会丨互联网吓唬企业
一个叫互联网的幽灵已经在中国游荡好多年了。 毫无疑问,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深刻的变量,但是如果你和很多中国企业家接触过,你就会发现,他们被这个幽灵惊吓过度了。我不止一次听到一些老板说:“我愿意把前半生的所有积累都扔进去,拼死一搏换取互联...
社会丨我们的发明真的如此之多吗
前些日子,我在互联网上看到一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其目的是宣传一种“按顺序构建起来的系统化知识(Built in Orderly Organized Knowledge)”。如果我們把这几个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组合起来,就得到一个缩写“BOOK...
社会丨眼界超不过想象
北京塞车很严重。有时驾车行驶在环线上,一路畅通,然后就看见隔壁反向行驶的车道上有车追尾,或者有车抛锚,将后面的车塞住了。我心里想:塞在后面更远处无法移动的司机一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待在那儿不能动。 我们永远不知道眼前的事可能是遥远的、与自己...
社会丨从三家分晋看英国脱欧
周威烈王二十三年,是《资治通鉴》的起始年,为什么司马光要从这年开始写呢?因为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三家分晋。 晋国曾经是春秋时代的庞然大物,占据今天山西、河北一带的形胜之地,俯瞰中原,堵住了秦国东向的扩展,压制了楚国北伐的野心,并且“挟天...
社会丨亢龙有悔与左右互搏
金庸真是大好人,多年前已在智者为大的森林法则中,给愚者留了一条出路。郭靖被一众高人骂了多少次笨,可笨到成为一代大侠,真是一钵看得人爽极的心灵鸡汤。 话说精灵的黄蓉不断以美食诱惑洪七公,让他多教郭靖几招降龍十八掌。等到七公肯教,笨郭靖却犹疑不...
社会丨隐忧的“软世代”
中学生物课堂上有一个很简单的实验,把两根萝卜条,分别浸入盛有清水和盐水的烧杯里,观察它们发生的变化。一段时间后,清水里的萝卜条依然坚挺、硬脆,而盐水中的萝卜条则慢慢皱缩、瘫软。 我们要讨论的是社会问题,所以这是个比喻。 当今各个领域的人都开...
人生丨当父母到了望九之年
生活互助 我的父母都是陕西能源职业技术学院的退休教师。父亲生于1930年,母亲比他年长1岁。我是父母的长女,1951年生人;底下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分别生于1954年和1968年。 2001年,父母来北京,与在企业就职的弟弟生活在一起。平...
人生丨那个为弱者顶住的人
老父的膝关节炎犯了,周一我带他去医院检查。老人家行走困难,我们一步一挪地走到公交车站准备乘公交。通勤时段人多,老父腿脚又不灵便,我们挤了三次才终于艰难地上车。闷罐一样的公交车里,我们俩被牢牢挤在门口动弹不得。老父不能长时间站立,不到一站地,...
人生丨争吵与看病
很多外国人,像我一样,单身来到中国。这些外国人大部分都愿意与中国人约会。我听说过很多发生在外国人和他们的中国伴侣之间的逸事。其中有一件我觉得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外国人与中国人对争吵的看法。 外国人,尤其是男人,极度害怕与他们的爱人发生争吵。对...
人生丨同胞家书
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数封大伯的信件。每封家书,大伯都以“亲爱的锦祥胞弟”开头。父亲是极为细心的人,重要信件常会先打草稿,有些草稿会同来信一起存留,这就使得父亲自己的文字也保留下一些。“敬爱的尔文胞兄”,是父亲对大伯一以贯之的尊称。 父亲生...
人生丨明天要早一点呀
父亲常常早上出门散步。有一天,我对父亲说:“我也要去。”父亲很少在家,我从来不敢向他请求什么,所以一开口就后悔了。父亲看着我,然后微笑着说:“如果你早上起得来,我就带你去。” 第二天,我六点整就起来了,母亲却告诉我,父亲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
人生丨成人的规则与儿童的江湖
不到五岁的女儿,被小朋友拿水彩笔在手上画了画。回到家,我用肥皂给女儿洗了好几遍手,也洗不掉。她发现洗不掉,有点慌了。我没好气地教训她:“下次不要再让人家在你手上画了。”“我没有让她在我手上画!”女儿说,“是她自己要画的!”也对,我换了说法:...
人生丨那些与吃有关的浪漫
20世纪80年代末,有一段时间,母亲每天早上6点叫我起来跑步。母亲带着她提前起来煮好、装在保温瓶里的粥,以及我的书包。她骑着单车,我跟在旁边跑。 我家住在城市的最南端,学校在城市的最北端,我们跑了全城最长的一条路。到学校附近,我们找个地方吃...
人生丨法海渡劫
翘 楚 王珮瑜年少成名,出道时就是梨园中的翘楚。 她幼时学苏州评弹,11岁改学京剧,两个月时间就以一出《钓金龟》获得江苏省票友大赛第一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余派资深学者范石人,在其建议下开始学唱余派老生。14岁考入上海戏曲学校,成为1...
人生丨吃完粥,洗钵去
早上8:30,我运动完走回家时经过一所小学,碰巧见到校门口站着三对母女和一位老师。老师笑眯眯的,倒是迟到的母女有不同表现。 第一个妈妈骂女儿:“爱睡懒觉,你看,又迟到。你是不在乎,可你妈多丢人。”小女孩腼腆,什么也没说,一溜烟儿钻进校门。 ...
人生丨妖精为何总是得逞
要扬长避短而不是扬长补短 在一个创业团队中,团队领导是核心人物,应该是重点保护对象。但是在《西游记》中,唐僧这个取经团队的领导多次被妖精掠去,险些丧命。原因几乎是相同的,总是妖精调虎离山,支开孙悟空等人,然后杀个回马枪,把唐僧抓走。有趣的是...
生活丨摊贩之光
走到任何地方,贩卖食物的路边摊都是一道微光。它们是一个城市公开的秘密,是你永远可以期待的邂逅,是朴实的人们不断微笑后日积月累形成的皱纹,也是汗流浃背的皮肤间隙流露出的粗糙和活力。《孤独星球》旅行书系列曾经出版过一本名叫《街头食物》的书,以此...
生活丨至味在江湖
我想起去年在四川拍片的事儿。 当时余震频发,我们从彭州通济的山里出来,转场到鸡冠山。已经吃了几天方便面,我特别想找一个打牙祭的地方。恰巧路边有一间房子,门框上用油漆写着“三妹子酒家”,没有犹豫,我们停车钻了进去。饭馆没有菜谱,所有的原料都摆...
文明丨泥泞天使
去乌菲齐美术馆参观时,我碰到一个奇怪的场面;市政广场的老宫前聚着一些人,他们打着或黄或蓝的旗子,上边写着一些我看不懂的意大利文;还有一些人头戴帽盔站在宫墙上,不知在做什么。从现场看,人们的脸上大都带着一种激动的情绪。问后方知,这是在纪念50...
文明丨地图上的线
中国古人看山水的时候,有一种“阴阳”的概念。我们看世界地图,注意一下中国在地球上的位置。大家都知道,从非洲撒哈拉沙漠起向东有一条干旱带,一直延伸到中国西部的高原。我国位于欧亚大陆的东部,按古代的说法,我们处于“阳面”,他们处于“阴面”。 我...
文明丨区块链
《哈佛商业评论》2016年指出:在下一个10年里,区块链是最有可能对经济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的技术。麦肯锡公司研究表明,区块链技术是继蒸汽机、电力、信息和互联网科技之后,最有潜力触发第五轮颠覆性革命浪潮的核心技术。 回顾区块链的前世今生,可追溯...
文明丨如何科学地聊足球
足球是一个团体性的竞技项目,几乎所有的进球,都得靠团队共同努力。如果想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取得胜利,只有一种方式——任意球得分。在足球场上,能够靠任意球直接破门的球员,相当于武侠小说中行走江湖的刺客,杀人于无形。而他们凭借的利器主要有两种—...
文明丨面子
“面子”在汉语中是一个举足轻重同时又很有趣的词。在这个拥有四亿人口的泱泱大国里,这个词并不是用来描述人的相貌的,而代表了渗透于整个社会生活中的一种观念。中国人总想在别人面前显得体面和优越些。能够做到这一点就算是有“面子”,反之则是“丢面子”...
文明丨鞋子和威权
法国的路易十四国王身高仅1.6米。尽管他个头不高,心思却不小。他率领法国军队与欧洲最重要的几个国家打了4場大仗。他建造了一座闪闪发亮的行宫,名叫凡尔赛宫。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就,他还是不满足。他还想以一个光辉灿烂、战无不胜、极其动人,并且身材高...
文明丨战争中,学生的爱国方式
当年日俄开战,日本群情激愤,争相效命疆场。在校学生遇将士出征必列队远送或捐款,包括七八岁的儿童。日本文部省見状,深恐学生有废学业,即发告示: 国民奋其忠勇之精神,捧其满腔之热血,为海陆军之后援,固属当然之事。至于悬念战事而废本业,虽为爱国之...
文明丨索贿的艺术
中国人在人际交往中,讲究的是含蓄、委婉,话不能说得太透。因此,老外来中国,往往因中国人说话不那么干脆、留点弦外之音让对方揣度,而如堕五里雾中。 中国传统官场,即使是官员索贿也很有讲究。下级给上级送钱,要安一些好听的名目,如“节敬”“冰敬”。...
文明丨鹦鹉大葱
我认识一位老哥哥,我们都叫他老爷。老爷家里养了一只鹦鹉和一头猪。猪的名字叫福禄兽,宠物商人说它是那种永远长不大的袖珍宠物猪,即便成年之后也只有两尺多长。鹦鹉来自西双版纳,通身翠绿,尾羽修长,老爷因此给它取名叫“大葱”。 鹦鹉总的来说是一种神...
悦读丨蠢人
从前有一个蠢人。他一向过着安静、快活的日子,可是,渐渐地他听见外面流传的谣言,说他一直被人当作没有头脑的傻瓜。蠢人觉得不好意思,他开始烦恼地想著,用什么方法去消灭这种讨厌的谣言。后来他愚蠢的脑子忽然想到一个主意……他毫不迟疑地实行起来。 他...
悦读丨言论
学历不值钱,学区房却值钱。 ——网友张爱普认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前者是用来兑现的业绩,没有想象空间;后者是概念,可以炒作 男人的年龄由自己来感觉,女人的年龄由别人来感觉。 ——男女差别就这么大 同舟共济—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同归于尽。 ——共...
悦读丨漫画与幽默
为什么 记得我读书的时候,喜欢一个女孩。由于不同班,我给她写了一封信:“40分钟的课,我有39分99秒都在想你,还有1秒用来跟老师说再见!” 后来她再没理过我。 过得好多了 唐僧取经14年共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平均一年5.8难,也就是每两个月...
悦读丨摄影家之眼
攝影就是关心身边的事物,关注人性以及其中的喜剧成分。 ——艾略特·厄威特 摄影家要具有婴儿或初入未知国境的旅行者那样的眼光。 ——比尔·布兰特...
点滴丨改变
历史学家跟大师辩论。 “难道人类的努力没有改变历史的进程吗?”历史学家问。 “当然改变了。”大师说。 “难道人类的劳作没有改变地球吗?” “当然改变了。”大师说。 “那么你为什么教弟子说人力作用微乎其微?” 大师說:“因为风虽止,叶仍落。”...
点滴丨大不幸亦有幸
很多人认为,上天不该让李后主生为帝王。明朝的陈眉公论其人:“天何不使后主现文士身,而必予以天子位?”大家读过之后,都会在惋惜中生出许多感慨,觉得身为帝王,是他的大不幸。 一个艺术家的创作,非但和他的天赋、性格、才智、学养有关,和他的身世、境...
点滴丨森林的重要性
“所有的老师都说,精神的寶藏都是自个儿发现的。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待在一起呢?”纳西鲁丁大师的一位学生问。 “你们聚在一起,其原因在于:森林总比一棵树强大。”纳西鲁丁回答。 大师见学生仍存疑惑,继续说:“森林能保持空气的湿度,能抵御飓风...
点滴丨43年与1/30秒
美国有一位著名的摄影记者,名叫弗兰斯。有人问他那幅成功的作品是怎样拍摄出来的,他回答说:这张照片的曝光时间是43年又1/30秒! 弗兰斯拍摄那幅作品,仅用了1/30秒,但如果没有弗兰斯43年来对摄影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和探索,他怎能在1/30...
点滴丨往天上写字
我的作品《手机》在美国出版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对我说,她特别喜欢《手机》的开头。严守一和张小柱,一个5岁,一个7岁,俩人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们搂着肩膀一起去上学,一起去厕所。俩人成为好朋友不是因为共同拥有什么,而是因为共同缺失的——一个从小没娘...
点滴丨人生的睡姿
在我的家乡,许多人将睡觉稱为“上苏州”。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将阊门一带的居民迁徙过长江。六百多年悠悠时光里,祖先把对故土的怀念留在梦里。“上苏州”,成了前代移民精神皈依的一种集体回望。 长江下游进入三伏天,溽暑难熬。小时候,我常露天而眠。那...
点滴丨春天的悲哀
野外漫步,仰望迷離的天空,闻着花草的清香,倾听流水缓缓歌唱。暖风拂拂,迎面吹来。忽然,心中泛起难堪的怀恋之情。刚想捕捉,旋即消泯。 我的灵魂不能不仰慕那遥远的天国。 自然界的春天宛若慈母。人同自然融为一体,投身在自然的怀抱里,哀怨有限的人生...
点滴丨国王和迷宫
据可靠人士说(当然,真主知道得更多),古时,巴比伦王国有位国王,他召集手下的建筑师和巫师,吩咐他们营造一座复杂精妙的迷宫。建成后,最精明的人都不敢冒险进去,进去的人都迷途难返。这项工程引起了轰动,因为它的诡异迷离人间绝无仅有,只能出于上帝之...
点滴丨科学的纯真年代
科学有过她的纯真年代,那时她还没有和商业资本结合在一起。那时的科学,可以是传说中牛顿的苹果树,也可以是爱因斯坦年轻时的“奥林匹亚学院”。但是曾几何时,科学技术与商业资本密切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是我们自己促成的,因为我们向科学技术要生产力,要...
点滴丨我害怕阅读的人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害怕阅读的人。就像我们不知道冬天从哪天开始,只是感觉到黑夜越来越漫长。 我害怕阅读的人,因为他们很幸运。当众人拥抱孤独,或被寂寞拥抱时,他们的生命却毫不封闭,不缺乏朋友的忠诚,也不缺少安慰者的温柔。他们一翻开书,有时会因心...
点滴丨善于辞令
某君善于辞令。他的朋友们相约,今天都到他家去,和他开个玩笑。 主人问第一位客人:请问是怎样来的?客人说:乘飞机来的。主人说:敏捷之至! 主人问第二位客人:请问是怎样来的?客人说:自己开小汽车来的。主人说:方便之至! 主人問第三位客人:请问是...
点滴丨徐策跑城
京剧舞台上的老生形象,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核心。他们演绎的几乎都是古往今来、历朝历代的忠臣良将,是江山社稷的中流砥柱。老生戏,关于爱情的不多,谈的是仁义礼智信,讲的是忠贞和抱负。 无关风月,却一样刻骨。 老生分为文、武两种。因为表演的侧重点不...
点滴丨真话与假话
在一座名叫“没有人知道真相”的大都市里,有一些人总是说真话,也有一些人总是说假话,还有一些人一时说真话,一时说假话。你与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某个人见面,你可以向他提出兩个问题,而他给予的回答必定能让你判断出他属于这三种类型中的哪一种。你会向他提...
互动丨“生活家地板杯”原创征文比赛获奖名单
生活家地板携手读者杂志社举办了“生活家地板杯”原创征文比赛。大赛共收到参赛作品3000多篇,经过专业评委评审,100多篇参赛作品脱颖而出。 特等奖(1名): 王 灿 山东省滕州市第一中学 初中组: 一等奖(2名): 肖泽青 江苏省南京市第二...
互动丨所爱隔山海,山海犹可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傅雷家书》是我的枕边书。 名为家书,收录的不外是翻译家傅雷与钢琴家傅聪父子二人的通信。那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在上海,儿子在欧洲,隔山隔海。在那个打电话不方便且没有互联网的年代,书信是亲友间分享生活、互相慰藉的唯一方...
订阅全年
读者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读者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读者

文章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