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飞天 (2021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为主,兼及报告文学和文学评论。立足西北,面向全国。有众多的文学名家和新人在这里亮相,每年有大量作品...     展开
原价:¥11.00   促销价:¥6.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苕面窝记
李榕,女,中国作协会员。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当代》《长江文艺》《上海文学》《小说界》《飞天》等刊,并多次被选刊转载。出版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2011年开始剧本创作,所创作电视剧《再婚进行时》《九九》等先后登陆央视。曾获湖北文学奖 ,...
中篇小说丨青山道
曹永,1984年生于贵州威宁。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天涯》《山花》《芙蓉》《大家》《江南》《长城》等期刊,有作品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刊转载。著有小说集《捕蛇师》《敲门记》...
短篇小说丨出走的呓语
王锦忠,浙江绍兴人。有中、短篇小说发表于《延河》《野草》《西湖》《文学港》《海燕》《泉州文学》《都市》等文学刊物。出版短篇小说集《时光的飞白》,诗集《岁月拓片》。系浙江省作协会员。 我拍死它,是因为它的贪婪。 除了贪婪,它在飞舞时还会发出烦...
短篇小说丨旧曲
郁小简,本名黄郁,江苏省溧阳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于《飞天》《湖南文学》《星火》《雨花》《安徽文学》《芒种》《黄河文学》《当代小说》等刊物。有小说被《小说月报》转载,短篇小说集《流光向暖》入选2014年江苏省作协壹丛书。 一 从深圳...
短篇小说丨路过
曲子清,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盘锦市文联副主席。有作品在《人民日报》《满族文学》《海燕》《岁月》《芒种》等刊物发表。著有散文集《湿地锦年》《湿地繁花》等。 1 铲子回了锦城,是悄悄的,有微服私访的味道。他没告诉任何人,独自去了龙蛇...
短篇小说丨严冬
韩妞,1997年生,甘肃会宁人。有文字见于《兰州日报》《读者·原创版》《诗词报》等报刊。 秋末,班里转来了新同学。一个瘦筋筋的女孩,她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时,我和同桌正死死盯着她粉色的冲锋衣和蓝色牛仔裤。 她叫周月,坐到了第一排,...
短篇小说丨飞雪迎春
谭岩,本名谭兴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北京文学》《小说选刊》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出版有长篇小说、散文集多部,曾获北京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杨桂芝催了几遍,李宝军才起床。 其实他早就醒了,杨桂芝在房门外的堂屋里走进...
散文丨不周山上的抒情与玄想
1 不周山。 这是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地方。为何会有北山和南山之称?共工在这里撞倒了不周山,使天地倾斜,地陷东南。那么,这个倒下的不周山在什么地方? 那年我在辽阔的新疆大地漫游时,看着无边的草原就想,这大概是当年共工游牧的天下,抑或是黄帝游牧...
散文丨风看管的古城
进入松山古城前,尾随而来的风总是要先拐到一边歇一下,城里的风总是要出来把我迎一下,我总是要回头朝身后最远处暮霭沉沉的苍茫山色看一下。 那里的景象,应该和多年前一模一样,一样的黛色,一样的辽远,一样滚滚而来的塞外的美。 那里是一层又一层黛色的...
散文丨青州:石头里的佛影
石头是地球最古老的骨头,它构成了地球最坚强的支撑,它本身就是地球的一部分。 地球的形成已经有46亿年,岩石圈最古老的岩石也有了38亿年的历史。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能够非常准确地测算出岩石的各种含量,哪怕只有非常少的含量也能一一测出。那些...
散文丨一朵云飘过故乡的山头
1 一朵云,飘过故乡的山头。在我冥想的时候,我感觉是这样。 尕墩梁,酸刺梁,北坪山,蔺家嘴头……你听,多好的名字!这就是我的故乡啊,山山梁梁,沟沟壑壑,就像我一样,藏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虽是不起眼,却养育了一方人。 有人问,你的故乡在哪里?...
散文丨欢乐颂日常篇
同事为我取来教材和补充习题,跑了两趟,用钥匙打开三楼安放教材的教室,用钥匙锁上,锁芯转动时,我有些感动。另一个同事早读来装课文镜像文件,上学期也是她帮忙安装……朋友想帮倾塑封她的作品,她还送了一大袋点心给倾,倾没舍得打开,想留着后面吃。 雨...
散文丨村庄简史
1 村庄被推平,整成了一块一块的田地,种上了油菜籽。到秋后,山坡上就会有大片的油菜花在寂寞中荡漾,和黄昏一起将金黄举向天边。 而所有关于村庄的痕迹将荡然无存。亲人离散,田地荒芜,牛羊消失于辽阔的秋风,炊烟只能在记忆中升起…… 这个我年少时想...
诗歌丨北屯的晨光
好像在炼丹:上苍早已经准备好了 永生,它们安闲地释放 人間烟火。我说壮观,话没出口 地平线上的黑暗 轰然奔窜。万物再一次开始 就像和我们此生,骨头和命,活着与魂灵...
诗歌丨北疆的夜行火车
天地、日月,风,村镇、城市,无边的戈壁 大漠和它的一切负载 活着的和死去的,都在奔行 只不过,我们稍微集中 与更多的人一起,我容易感動 更喜欢殷勤。面对的,讨厌和喜欢的 事实上都是亲人 在这夜行火车上,在古老的天山以北 人间的事物相对寥落 ...
诗歌丨哈巴河看云
那一颗头颅,舍去肉身,贪欲与恶 微笑,嘴巴上的胡须 好像导弹,更大的蘑菇云,眼睛却明澈若星空 它幻化:向下的戈矛 丝绸向上。提着杈子枪的汉子 黑马压制帐篷。正在梳妆的哈萨克美女 云鬓裂开,猛虎山冈。至于奔腾的军团 其中有一些妇女和幼童 唱古...
诗歌丨白桦林
向内,此时最好的 是迷路。是在这密匝匝的生活现场 丢掉自己。隐身于诸多的象形纹路之间 雪狼、牦牛、骆驼、河马 ……更多的是痕迹,是每个人活着 必须经历与镌刻的创伤 疼痛及其不同症状。是灵魂内部的阴影 投射在树皮上,给她和你们 给自己看。……...
诗歌丨哈巴河
倾听一只飞雀,溅水的羽毛上的 金光。无声冲撞者 我从一根芨芨草的叶尖 感受到力量。大地不因此震颤 而万物的肉体 却一直鼓荡。这是落日的下午 站在龐大而逶迤的 粗线条旁边,光明正大地奔流 以玉石的方式,告诫一个人此生 所爱,必定是润泽之事 及...
诗歌丨远眺额尔齐斯河
其实在心里,一条河所闪烁的 是大地人群之种种传承。哈萨克头顶的羽毛 俄罗斯的伏特加酒 马背上的羊群,青稞长在无数坟包左右 历史这一块青铜 处处斑驳,运载多面孔过客 我如今到来,与消失多年的前辈 不论朋友还是敌人 过程与结果雷同。就像我远远眺...
诗歌丨红树林静坐
当我孤独,请打开所有有关大地的赞歌 爱着的时候,需要一把小刀 往心里捅。当我残忍,请给我佛陀和蚂蚁之心 当我欲壑难填,请卸下天空的肋骨 当我坐下,请给我天籁 这深秋,已经变红的欧洲山杨 映照著我,以粗粝的善意,审慎的空旷...
诗歌丨阿勒泰
阿尔泰山上那撮小胡子,沙吾尔山下边 一朵红头巾。赶毛驴车的尕老汉 红树林里,沙棘果的马头 额尔齐斯河,芦苇乘船 去阿乌尔庄园作客。别克阿尔斯新买了一台 越野 他和玛依拉哥哥的摩托 在戈壁上赛车。阿克克烈家的小公牛 撞破了正在爬山的紅日头 远...
诗歌丨多尕特山谷
这密集的覆盖,与隆起 高度一致,而形状,扭结 催发、抗拒、顺从的力 来自天空的那部分,一直在确认使命和意义 向上的大地,它承受、欣喜、愤怒,甚至窒息 隐忍不发,这一种存在 事物团结的象征,在多尕特山谷 觸目坚硬啊,青草和荆棘,牛羊散漫 一天...
诗歌丨雪夜
雪又厚了,覆在薄薄的枯草上 晚风吹走一些,車轮带走一些 乌鸦盘旋在天空 星夜斗转,雪花扑地 这样的夜晚,有人打着马灯 穿越茫茫丛林,走向小镇 羊群卧在石圈 我的祖父睡在铁匠铺子里 炉膛冒着火焰 这样的场景,一年总有几次 有时在羊圈,有时在酒...
诗歌丨父亲
我小时候 看到过父亲砍柴。他在林間 砍伐两根圆木 用以起身时 借力拄拐 年关前,柴火堆满院子 我误认为 是他一个冬天掏空了一座山 在采石场,我也看到 他弱小的身躯 搬着沉重的石块,向下倾斜的身子 像弯弯的月牙 他不断地低头弯腰 像是对一块石...
诗歌丨春记
梅花已开,祖母晒太阳 她已经老了,脸上布满黑斑 一双手,淘洗苦楚和甜蜜 她也有幸福,那是孩子长大 三餐有着落,树木挂果 炊烟弥漫村庄,但是今年 她老年癡呆越来越严重 一个人坐在墙角,或许 还有许多事未做 一些乡下亲戚未见 一些地方未去,一些...
诗歌丨雨中
我们不清楚雨什么时候停 远处山谷安静,雨雾中 没有一只鸟飞过,没有一条路 可以看見牛羊的痕迹 半坡上,瓜果园里 挂满葡萄,紫葡萄、白葡萄、红葡萄 鲜艳的西红柿,敦实的南瓜 绿油油的豆角,正在雨中漫步 母亲戴草帽,提竹篮 准备在雨中出门 她安...
诗歌丨喜鹊
整个冬天,我在屋顶和树梢 看见这些乡间的信使 盘旋在村庄,一只灰喜鹊 站在稻草人肩膀上 叽叽喳喳,父亲从新疆回来了 他关心麦子的长势,祖母的病情 关心过冬的柴火和水缸 关心母亲病痛缠身的身体 今年,喜鹊移居村头的白杨树 目睹三口棺材抬進墓地...
诗歌丨我曾无限热爱金色
多年前,我曾無限热爱金色 正午,模仿两小儿辩日 那是寂静中错过金色的时刻 直到夜幕来临,星空蔚然 仍旧着迷,但我知道 白鸽正栖息在屋顶 一个金色的午后 河床挪动,万物凋落 请不要悲伤 它们以大地为墓床 多年前,我像一株金色的稻谷 庄严地站在...
诗歌丨菜园子
午后,母親在地里 松土、施肥、浇水、覆膜 我抚摸过山坡的阳光 土层不再严寒 气候回暖,挖开泥土 埋下种子 一片山坡,向阳 一块菜地,不大 春埋土豆夏种菜,金胡子玉米沉甸甸 锄头磨损,土狗慵懒 我吃着地窖里裂口的萝卜 冬天是安静的,只有一层白...
诗歌丨小镇暮色
二十年间,打铁铺的铁匠老去 街角的服装店,一年之内辗转三次 卖草药的老人,比草药活得长久 建筑工地,一群在钢管架上跳舞的男人 我辨认不出 谁有安详的眼神 谁疲倦地点上一根烟 谁叫卖菠菜、萝卜 谁做起超市收银员,计算芳华 谁在桥下理完发,匠人...
诗歌丨雪国之夜
雪,静静落在树梢 河谷有篝火和歌声 新年将至,那片茂密的丛林 有一座房子点着灯 雪,落在山间松林 这些树仿佛一夜之间 白了头 它们如此静谧:星空浩瀚,原野辽阔 我坐在山顶,雪国的夜晚 被风吹亮 我坐上列车,西行的路径 通往日喀则,阳光真好 ...
诗歌丨大海
黎明闪现—— 星星的尾巴发着亮光 它模仿那海水,跟随波浪翻卷着嘴唇 一只蟾蜍从一片蘆苇的根部 跳起来,草丛深处,牙獐迅速掉头、转身 掠走火焰惊惶的尾巴 台风前,一个独眼人 一直坐在礁石上,看云,没有人注意他 只看见那张被吹歪了的嘴 那云有什...
诗歌丨浅水沼
海边的一片浅水沼,我知道 它是专门用来照那些影子的 ——白鶴灰鹤的影子 星星月亮的影子 海边的一片浅水沼,我知道 它是专门用来收集声音的 ——麋鹿牙獐的声音 蟾蜍翻身的声音 远处,当那颗露水从苇叶上滑落 当一颗颗流星从天空中纵身跃下 仅凭着...
诗歌丨十一月访滩涂
所有藍色都被水杉林高举到天际 涌满大地的火焰都被推进了水里 滩涂,盐蒿草丛中那些鸟们的叫喊 潮声渐渐逼近,一截枯上枝兀立着鹰 请看准它们紧抓住这个世界的脚趾 一大片海水,沉默的芦苇绑着黄金 用玻璃的反光呼唤今年的第一场雪 那片被推进大海的潮...
诗歌丨滩涂地:河流之死
每走一步都是在赴死 而它的夢无疑是活着的 有时沉默,有时歌唱 从不追问歌声去了哪里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结尾 就像每个人都会遭遇死亡 在老年、中年,也在青年 而一条河只能够死在这里 在抬头就能看见太阳的地方 在低头就能看见月亮的地方 在搁下头就...
诗歌丨白露谣
竹篱笆上,几只蝈蝈叫了 整整一夜。现在一律停下来 清晨五点半,一群小鸟准时起身 整个春天、夏天和秋季,那些鸟儿 头顶上都戴着一点点白,事实上 它们,并不一定是叫累的 不要提前叫醒它们,不要 預设明天谁来开嗓,无论是谁 它一定会用持续的鸣叫,...
诗歌丨从傍晚开始,一步步靠近海
从傍晚开始,一步步接近大海 暮色四合,一群飞鸟陷于黑暗 当树木进入睡眠,远处的天空 那被隐藏的星星,正悄悄显露 飘浮于半空,如此孤独、茫然 春天的游子,嘴唇沾满茴香 如果確实和这大海毫无关联 你凭什么和四月的野花亲近 那海堤外面到底生长着什...
诗歌丨滩涂,没有一首诗是我写的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 关于滩涂,没有一首是我写的 写出这些诗的是大海、天空、草地 太阳和星星。是芦苇、水杉、盐蒿草 大米草,一只只飞鸟翅膀上的云 是丹顶鹤、长白鹭、震旦鸦雀和野麋鹿 一群人,搬云运雨 身影渐渐隐进晚风中的地平线 一...
诗歌丨我是故乡的陌生人
不知道从哪天起 突然羞于谈起故乡 能触及的事物极其有限 作家们津津乐道 被奉为精神原乡的故乡 一柄别在腰间几十年的匕首 早已钝化 已不能用来防身 只能把玩 路上出去偶尔碰到熟人 打个招呼,不痛不痒不冷不热 “你吃了没有” 我们已经听了几十年...
诗歌丨舒肝散
又到了窗外锦绣胜过纸上葱茏的季节 你在树下认真地分辨桃花杏花李花和樱桃 花 人生的四种缘也接踵而至 那些报恩的、抱怨的、讨债的、还债的 都来侵袭你的梦境 春天呵 以苦为师的季节 接到突如其来的消息 你对空气咆哮: 同龄友人的离开不能叫做“死...
诗歌丨芒种
麦子落地时的内心独白 另一个人注视它时也应该感受到 时光变幻的逻辑中 毫无意外之事日渐葱郁 越坠落越痛苦 只需服从内心的召唤 大地承接最孤独的部分 不是所有的悲怆都能唤起 相似的面部表情 麦子受苦時看起来与人类不同 好麦子不一定遇到好芒种 ...
诗歌丨失眠
每隔一阵就会失眠一次 我把这视为生命的赏赐 要在天花板失明的夜晚 细数来时的路 生活中遇到完美,则要分外警惕 做梦除外 逝去的时间像填词游戏 一切事物的光都奔涌而来 我在其中捡拾一些涂改过的表情 乖戾已变为温和 没有百毒不侵的面具 也不必隐...
诗歌丨每天都有新的不安
当我在纸上写下 “我学会了天真、聪明地生活” 福尔可定止咳水狡黠一笑 亲爱的,你要警惕那些流行的元素 与午夜咳嗽的搏斗中 身体迅速还原为傀儡 流感一样迅速蔓延的微笑 空气中消毒液的味道 人们脸上盛大而复杂的表情 箴言一样的训诫—— 是我受过...
诗歌丨聚会之美妙莫名
白色的花 欢乐难以细数 聚会之美妙莫名 比如那弹筝的人 那溢出的乐音 连琴弦也无法勒紧 和弹奏者一样 每一支樂曲都在寻找它的知己 而在听者那里,每一支乐曲 都会映照自己的面容 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看清 ——时间是一间旅馆 我们只住一生 一生有...
诗歌丨山谷有多空旷它就有多空虚
一根竹子是孤独的 山谷有多空旷它就有多空虚 一根竹子会时时想起 相互缠绕的藤本植物 它们有多缠绵 它就有多孤独 一根竹子注意到遙远的藤蔓 是因为它恰好想起另一根更遥远的竹子 想起它们曾经组成竹林 被同一阵风弄响 等待让时间高贵的车轮转动得更...
诗歌丨时间的种子正在开花
你知道,也许早已忘记 院子里那棵树 又掛满绿色日历 时间的种子正在开花 我摘下最美丽的一枝 但难以让它开到你此时行经的路旁 花香扑上罗衣,这是春天 在我身上新建的驿站 你住在别的驿站 这花也许并不值得珍惜吧 但它忽然让我想起 你离开了多久?...
诗歌丨对岸即风景
牵牛星越遥远,织女星越明亮 一匹飘动的丝绸 将他们联结又分割 她知道这个传说 她的手修长又洁白 但却越来越笨拙 连纺车也难以忍受 她再也耍不出什么花样 甚至无法给予一团乱麻以秩序 流泪,抽噎 像悶雷敲打细雨 她只顾为传说哭泣 明朗的夜晚 河...
诗歌丨我唯一害怕的是你不知道
十月,寒气侵入枕簟和庭院 冬天的先驱者充满长途跋涉的疲惫 它们的喘息日夜可闻 忧愁的重负,再次让夜晚的钟摆陷于停滞 睡眠总是来得太迟,在这之前 通常有大把的时间摆弄星辰 让这些远道而来的光像家具一样 适得其所地安放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这么多年...
诗歌丨忧愁的人难以入睡
月亮把头伸进我的窗子 它的眼神比我的蚊帐还要白 白色打破了幽暗的秩序 忧愁的人难以入睡 在狹小的室内打转 这异乡的生活虽然愉快 但家更有吸引力 出门随便走走 看看远方,不知不觉 又回到房内…… 那些无法说出的话 无人倾听的话 只能让眼睛去说...
诗歌丨雪夜书
当我写下:亲爱的 这泛滥的,贬值的,腐朽的三个字 我就无法继续像雪一样漫溯 但雪,就落在屋檐上,院子里 觅食的灰雀,无视天气和季节 她,始終没有放弃拥有食物的任何机会 黄昏没有界线,雪是高原的过度句 读一句,就老去一截。直到 一盏油灯,被点...
诗歌丨土壤的一部分
暮色低垂,送灵的人走出很远了 唢呐里吹出的身影,顺风或逆风 都无法准确判断自己的方向 那片白,被众人举起。在半空 与暮色汇合,彼此交出最后的信任 风,像一个漩涡,收藏了所有肃穆的表情 摇晃的火焰,送走最后的温暖 留下白,化为土壤的另一部分黑...
诗歌丨高原雪
在高原,风是我们的骨骼 有着无形的坚硬,雪是肉身之外的 另一群我们,如影随形 有着无可替代的品质 山河依旧,唯草色发白 它们和我们,彼此制造了生活的两个面 有风时,我们活成风的模样 无风时,我们活成陌生的一群人 鹰在天空,忽略飞翔之外的事物...
诗歌丨高原月
东山顶刚暗下去,月亮就升上來 篱笆院内,月光照见瓷碟和一小瓶蜂蜜 三张稚嫩的脸,像一颗颗刚挖出的土豆 挤在一起,硬是将贫瘠的生活 挤出满脸的富有和沁心的甜 三十多年了,土豆走出山沟,进城 娶妻生子,安家落户。一部分事物开始明亮 比如月光下回...
诗歌丨夏日
风一吹拢云,雨滴就落下来 敲成你身上厚厚的棉衣 风一拨开云,阳光就洒下来 溅起你额头细密的汗珠 一朵野花,从冒气的牛粪上探出头 我们就萌生了对人类偏执的认识 比如高贵与卑贱的身份 一个人突然离开了,消失了 而我们却无动于衷,像一株锋芒毕露的...
诗歌丨时光滑过指尖
黑土、红土、灰土、白土 构成你的本色。那些青稞、土豆 燕麦、油菜和树木杂草 填满你的空白和饥荒 天,在头顶湛蓝,也在水中浑浊 一场雨,洗净高原的心灵 就有一场雪,在银色的风中 抱紧万物颤抖的,微弱的身子 一头黑牦牛的眼睛,打捞并收藏着 易逝...
诗歌丨苇篾
再没有那么好的苇篾了 它能划破我的手指而不至于太深 它能让我的眼泪充满眼眶但不會流出来 我的委屈和疼痛不大也不小 我的撒娇声刚好 让编苇席的母亲停下来 再没有那么好的苇篾了 它温柔地绕过母亲粗糙的手指 将一个个日子铺展平整 再没有那么好的苇...
诗歌丨榆钱
榆钱也是钱,可以换回 小梅手里花花绿绿的糖纸 可以换回她笑声里的铜铃铛 和目光上高掛的甜蜜 那时一把镰刀就可以勾下一大片的快乐 撒落的榆钱刚好能覆盖童年 那时树下用泥巴垒起的城 拥有一整支蚂蚁的军队 那时什么都是崭新的 什么都可以推倒重来 ...
诗歌丨桂花
在它眼里,我肯定又老了一圈 去年从它身边走过的人 已是失去的一部分 但在我的眼里,它婆娑的神情 肯定不知秋天也老了一层 虽然它一半的清香已被秋風吹散 它心中还是那个少年,面孔写满青涩 想念里依然明月挂枝 故事刚刚生长,有人未曾离开...
诗歌丨锯子
锯子有螺旋形的花纹 色泽愚钝,躲避锐利的锋芒 但它更能深刻至骨头 让疼痛一分为二 我曾被一枚小小的锯齿形叶片 劃出深深的伤口 那个平静的女人,她有锯齿形的沉默 偶尔浮出的悲伤也是锯齿形的...
诗歌丨我想在这里度过一生
草悄悄从山坡蔓延至家门口 柳树悄悄换一件鹅黄外衣 风中飘荡梨花的清香 村头的一堵土墙旁 几个老人闲话桑麻 他们一生活在村里 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陽光穿透他们的身体和灵魂 谁家的菜炒糊了 谁家的猫在发情 谁家的孩子偷吃了别人家树上的梨 谁家的毛...
诗歌丨邀请函
北票宏村境内天鹅湖 非湖,乃大凌河一段 冰雪融后,天鹅日多 曲径嬉戏,姿態万千 早晚光柔云袭,可赏可拍 闻声若天籁,似神灵之语 切莫迟疑,若待花开 天鹅去矣,流水空茫...
诗歌丨丢的东西太多了
北上的途中,我丢失了几个同学 西行的路上,又丢失了几个朋友 有几条河流,趟过之后 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捡到的几块石头,陪伴我好久 也丢在了一座大山上 我甚至不确定,我身体里 住的是我,还是别人 坐在一棵树下休憩,我开始盘点 一路上,丢的东西太...
诗歌丨光阴谣
一场最大的秋风正在把人间吹薄 搬家的蚂蚁一直在路上 小小的落叶,就能遮蔽他们的旅程 嗨,亲爱的小伙伴,等找到那趟 面包屑的列车,就一起动身 我们是一种明亮,去穿越另一种 明亮的东北平原上,有生长的美德 死亡的芬芳 现在一场最小的秋风,已经把...
诗歌丨苍耳
这是一枚年轻的苍耳,锋芒毕露 让我想起它的母亲,在一片 金黄的田野中,倔强地绿着 紧紧抓住女儿的毛衣 刺痛了她的小手 我扯掉它碾在脚下 女儿翻遍了春天的角落 又与它欣然相遇,碾過的痕迹仍在 仍有倔强的刺,挺立着 我们把它,小心翼翼的埋进花盆...
诗歌丨一瞥
老中医须发皆白,闭目 手指按在病人腕上 颔首,又摇头 病人抽手归袖,跟着穿堂的清风走了 他的手指依旧空搭在脉枕上,敲动 空氣中名利浮动,人间脉象大乱 案几上的昙花抖了一下 想必,今晚是要开了...
诗歌丨传承
我什么都不能給你,也无法给你 我的父亲 这样给我说的—— 翅膀是你的,天空也是你的。今天,我说给你 你看—— 小草只要有土 野花只要有根 你只要有梦,就是春天独一的胜景...
诗歌丨和父亲通电话
天陰着,快要下雪了 他剩下的日子和落在春天的雪花没有区别 阳光并不能成就万物 我们谈及,给母亲烧纸 突然有那么一刻 空气凝滞,世界安静地能够听到雪落的声音 簌簌地像一枚枚暗器 还是父亲,往炉膛里添煤的声音 打破了寂静的僵局 他努力地想让火更...
诗歌丨雪花太轻了
石头一样,我喜欢的,落下来就是结束 我说的是生命 春天仍旧会来 在枯木上 在渴盼的眼眸中 落在父親头上的白 无法计算出它的亮度 父亲顶着一头雪 从来没有说过重 生活又从来不会放过他,每一次落雪,都在他头上...
诗歌丨听醉酒的朋友讲他的爱情
起初她在 忘不了 像一个伤口 总是被撞着 疼 疼得想死 后來她开始变淡 越来越淡 像一个疤痕 不专门去挠 不疼也不痒 他这样说时 烟头在对面的黑暗中 一明一灭 像是夜 在不断抽搐...
诗歌丨学生甲
孩子终于上建一了 他舒了一口气 孩子終于上逸夫了 他舒了一口气 孩子终于上一中了 他舒了一口气 贺孩子上大学时酒喝多了 他抱着我哭 说王老师我心里还是憋得慌...
诗歌丨晨练者
前后相随的两个老人 最近只有老叔叔了 战战兢兢 抖抖索索 风都不敢大大咧咧吹了 给他提马扎的老阿姨怎么了 心懸着 现在晨练 我似乎只是为了等 某一个早晨 老叔叔的身后 老阿姨突然又出现...
诗歌丨龙口西路·穗园
大雨落下,海棠和木棉在凋谢 剩下高楼,噪音,穿墙术,清净的耳根 外出的人,背负舆论和危墙 在瑟瑟春雨中,渴望一个好天气 1901室,与从前一样 简单、空阔,有落魄之美 我与云影,与诗,与她返回后的孤寂 像桌上那盞灯,孤单地亮了一夜 我陪它们...
诗歌丨山居·答陆十一
在山里,我模仿花朵,练习凋零 取山泉洗心,用浓雾为漫长的一天 布局。借群山之力,掠杀浮躁,欲求和入世的浅薄 在你到访之前,我还要学会 与内心的怯懦和解。我知道一去不返,需要勇气 你来与不来,我都会恪守,都会颓废 都会幻念世外,为一只站在掌心...
诗歌丨秋藏
无非是留一盏灯 在心里,证明肉身所需之外 还有剩余。无非是竭尽所能去爱 柔软成果实的每一个瞬间,爱它们羞赧的红霞 与永恒的体温。无非是,能够让我 在这个安静的早晨,写下一页心经 和千条罪状,为心头的凉薄 找到坦诚相向的理由。纵然不久之后 會...
诗歌丨母亲,我们都会倒流回去
这些年,我越来越相信 人是可以返老還童的 一颗葡萄刚塞进嘴中,她觉得酸 就吐了出来 一颗苹果刚烙上牙印,她觉得太硬 再咬下去,是一件多么吃力的事 她的牙齿还没有长齐 她走路绊倒了,又爬起来 忘了拍身上的土 也忘了磕在膝盖上的那些淤青 尚未散...
诗歌丨撕扯
撕扯。这个词太残忍了 太阳快要落下去了,天空開始撕扯 满山的余晖。是不是天空 无力挣扎后,勒出的血痕 落叶落下的时候,树枝开始撕扯 夜里,一棵树哭泣的时候 世界都静悄悄的。一棵树 用一生落完了三次眼泪 一次给了花朵,一次给了果实 一次给了叶...
诗歌丨我不是一株草
別等了。等不到了 在爱情到来之前 母亲不能再生我一回 我也不是一株草 秋天的时候 把身体里的所有污秽 不堪和肮脏 都脱掉。春天 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然而,我不是那些草 我的母亲也不能重新生我一回...
诗歌丨让风吹得久一些
是不是風让我鼓起了勇气 坐在春天的山坡上 谈一些朴素的事 把想说给你听的话 一句一句慢慢交出来 身旁的芒草正在拔节 安静地听不出声响 风很轻 让我想起一些 溪流经过的日子 细碎的山花开出阳光经过三棱镜的美 拂面的风啊 能不能吹得久一些...
诗歌丨西北:迎春花就要开了
雨下了一小会 马路喜悦于它的宽阔和潮湿 我喜悦于空气的微甜—— 这让我满心欢喜 我想起我们 已经多久沒有谈论过雨天和花朵了 路过河堤的时候 一丛一丛枝条变得柔软 在透明的风中捕捉幸福的消息 像等一封信的小人儿 守着低矮的门槛 迎春花就要开了...
诗歌丨一盏江湖
不能说春天偏爱低处 低处的雪有身在低处的暖 也有它悄然流逝的琴音 人世有我三分痴心 葬在雪线以外的蓮下 桃之夭夭的那天 他们说干了这杯 就是兄弟了 我滴酒未沾 于是这些年徒有剑胆 有时也想起你 我的江湖 在那里我义薄云天 干云豪气是你敬我的...
诗歌丨无题
这个炎热的夏日是我的毫无疑问 现在吹拂着的凉爽的夜风毫无疑问也是我的 我的一生不会是大海,但同样跌宕起伏,波澜壮阔 它时而惨淡,时而光彩闪射 我常常想,它应该如此 生命的每一分钟都在流逝,而且终将消逝。但我,不 把它看成是消逝, 我把它看成...
诗歌丨清晨
清晨 跟往日一样 我步行上班 就是说有半个小时 我步行在零落的路人 和稠密的风中 大道两旁偶尔可以看到 粉红的腊梅 淡雅的樱花 这些都不稀奇 我注意到不断掉在地上的 暗红的落叶,它的颜色 有别于去冬的枯黄 每一棵树都发亮 每一棵樹 每一阵灌...
飞天论坛丨为民族精神元气护法问道
敦煌,是世界艺术长廊,人类文明宝藏。敦煌文化,是古代中华文化的缩影,也是世界古代文明的象征。然而关于“敦煌”的纯文学书写向来寥寥。《敦煌本纪》以敦煌众生为主体,直追民族精神根脉,书写了历史风云、世道人心和时代尘埃蒙蔽已久的“春秋大义”,是一...
飞天论坛丨生命的“倏”与“忽”与存在之“思”
作家冯玉雷长篇历史小说《野马,尘埃》这部皇皇百万言巨著的问世,是中国西部文学的重要收获。它不但丰富和拓展了现代西部文学创作的题材视域和表达维度,而且对西部文学历史题材的现代表达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成功范例。小说的全球视域、化解历史文献和学术资源...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飞天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0.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