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 (2017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电子价:¥2.40  原价:¥6.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中篇小说丨迷 路
A 母亲的第一次婚姻并不是和父亲。她的初婚对象是一个叫陈百涛的男人。据母亲后来说,她跟前夫一起生活的四年时间中值得回忆的事情不多,很多经历后来都已模糊不清,惟有前夫的一个朋友让她记忆深刻。那人叫唐門。 母亲24岁时第一次结婚。当时她大学刚毕...
短篇小说丨三个老同学
陈朝晖有一个让我羡慕的家庭,父亲是海员,母亲小学教师,已大学毕业的哥哥在省城工作。而我则不然,在铁锨厂当工人的父亲因为偷铁锨回家,结果被工厂开掉了,母亲的眼睛白内瘴,没钱开刀都快瞎了,两个姐姐念书念了无数年也没蹦跶出去,蹲在家里跟老母鸡似的...
短篇小说丨天 黑
1 我害怕下午。我特别害怕从黄昏到晚上的这段时间。 妈妈在收拾碗筷。妈妈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思。妈妈收拾了碗筷,就要离开医院,赶回家去。她走路总是匆匆忙忙,就像她永远不喜欢考虑问题的脑袋。然后,剩下我,还有病床上连身子都翻不动的爷爷。 我们是...
短篇小说丨秘 密
那家饭馆在清扬路和塘泾路交界处的边上,不大,鱼头汤很有名。温韬去得稍晚,食客大概已换掉了一批,略显空旷的厅内残留着热闹后的酒食味道。 鱼头汤,蒜茸空心菜,米饭。就点这么多,够了。不过需要等上一会儿。他点上根烟,不慌不忙地抽着。中午十二点,七...
短篇小说丨刺 槐
一 何改红一进家门,就发现婆婆脸色不好看。 大年初二是全国人民回娘家的日子,可到了这户人家就是个例外。凭什么呢?何改红一直都愤愤不平。可她却从来没有敢公开表露过,尽管她是一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她一直大智若愚地活着,如丈夫所愿,如众人所...
诗丨叶落满坡九章
蜘蛛的装置 看着蛛网上蜘蛛的干尸, 想到语言中的我们自己。 一种怜悯。 我在写作中压制着那种 把自身置入对象物的怜悯—— 此刻,我将二者隔绝开了。 我是一个局外人。 我在清除占有欲。 蛛网的弹性,是否 依然能够传递在 所有语言运动中我们都未...
诗丨泉子的诗
美是什么 美是什么? 美是真理通过一棵树、一朵花、 一颗露珠、一张少女的 如此光洁的脸庞, 来与我们相遇。 羞耻的见证 如果我们的奇装异服,甚至是搔首弄姿能让今天的读者有所迷惑的话, 那么,五百年之后,我们终将以一颗赤裸的心与我们的读者, ...
诗丨苏野的诗
在寒岩洞向寒山学习消失 枯风返归于空气之流 寒泉深伏地壳 岩壁剥去精神的回声,一无所有。 让山融于山,“无”归于“无” 你伟大的消失遍布岩洞 这信仰的示波器。 反物质。天蚕丝般的电流。 憎恨和悲观,那白昼也无法镇压的 我们身上的荧光物。 如...
诗丨成秀虎的诗
跨年 告别的交叉点 时间如石头 坚硬得不敢有非分之想 白发攻掠青春的领地 旧日子最终败下阵来 变成带有隐纹的白瓷 无需更多的词语 用不间歇的演唱 掩饰躯壳内的千疮百孔 倒是灵魂光洁 长袖善舞,在时间的夹缝中 潜行 初春的早晨 姹紫嫣红,乱了...
诗丨飞廉的诗
雨水日遣兴 邻家春节从故乡带回一只公鸡, 每天凌晨一两点开始啼鸣, 白天更是讴歌不已—— 文辞烂然, 翻译出来,大概也是《说难》《孤愤》一类文章, 大概也梦想着 太史公那样“述往事,思来者”。 宰杀之时,长鸣的激烈, 更让我想起谭嗣同。 而...
散文随笔丨景宁记
1 因为这道峡谷,我和对面群山上的云朵,隔阂很深。 峡谷名为炉西峡,位于浙江景宁县境,被称为华东第一大峡谷,全长约四十公里。源于梅岐乡绿桐溪、东坑镇茗源溪、鹤溪镇三木坑溪。三条溪流,在梅岐乡桂远村附近碰头、商量后,抱在一起、折北,经渤海镇林...
散文随笔丨植物笔记
柚子 先前的停车位边有两棵高大的柚子树。闲时,我会在树下小憩片刻。又有车上未饮完的瓶装水,舍不得连瓶扔在垃圾桶里,每每会一瓶瓶拧开来,浇在树根处。我做这些事时,总有人用了讥笑的神情来看我,大概是觉得我呆傻可笑吧。果树自有花工来浇水,也犯不着...
散文随笔丨武侠漫笔
一 中国武术,又称国术或武艺,属于中国传统的技击术。其内容是把踢﹑打﹑摔﹑拿﹑跌﹑击﹑劈﹑刺等动作按照一定规律,组成徒手的和器械的各种攻防格斗功夫﹑套路和单势练习。武术具有极其广泛的群众基础,是中国人民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不断积累和丰富起来的...
散文随笔丨工作者
他再次感到生活的荒诞。时间是晚上十点,站在公司门前黑黝黝的马路上,路边如火如荼的樱花此时偃旗息鼓,变成了一片可笑的玩意儿。他回头看了一眼厂区,两个巨型卧狮沉默地面对黑夜,办公大楼熄灯歇业,白天繁忙的景象交替给彻底的宁静,只有巡夜保安手中的手...
散文随笔丨河滩上的月光(外两篇)
庄子的后面有一片河滩。河滩上长满芦苇、青草。这芦苇和青草长得很怪,芦苇长在四周,青草长在中间。芦苇如墙,青草如毯。夏天,芦苇长得很盛的时候,人钻在里面,外面一点都看不见。 这一秘密是庄子里的几个孩子发现的。领头的叫小划子,为什么叫这名儿,据...
散文随笔丨南方古道行记
天长岭 天长岭古道有一千多年历史了,是古代温州西行通京的两条陆路中的一条。这“京”是指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乡人叫“大阳官路”。乡音里这路宽阔气派。 温州北临瓯江,东临大海,北上通行不便。清朝光绪年间的宗源翰在《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
散文随笔丨一滴爱的苦泪(外一篇)
如果不是蛇的怂恿,夏娃偷吃禁果,也许人类至今还在伊甸园里赤身裸体,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种生活就是人间天堂,没有眼淚,也没有忧伤。不再有男人背负青天的劳作,不再有女人生儿育女时的痛苦……然而,就那枚小小的禁果,使人有了聪明的智慧,也就有了情...
杂文杂论丨我的中国新诗“进化论”
?也许,中国人多是怀旧者。在他们的心灵深处,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怀旧情绪”——严格来说,这是一种“情结”,或者说“心病”。这“心病”说得正规或学术一点,也就是“精神病”,弗洛伊德医生的精神分析学理论就是这么讲的。 大人物如此,小人物这样;古...
雨催花发丨关于一本期刊的统计学和接受美学分析
在这样一个极其注重数据分析的时代,对于一本期刊的观察自然也离不开一次煞费苦心却也略显枯燥的统计。 2016年,《雨花》累计发表作品如下:长篇小说6部,中篇小说12篇,短篇小说45篇,微型小说25篇,诗歌81人次,散文随笔59篇,杂文杂论18...
雨催花发丨青年,如何完成现时代的文学使命?
参加者: 何 平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刘大先 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 金 理 复旦大学中文系 何同彬 《钟山》杂志社 韩松刚 江苏省作家协会 沈杏培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时间: 2017年3月21日16点—18点 地点: 南京师范...
新叙事丨我在高考的日子里
“含泪播种必含笑收割!” 我是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这句话的,知道这句话引自《圣经》。当时我的眼睛立即湿润了,嘴唇哆嗦着,鼻子酸酸的,紧抿着嘴唇,以免哭出声来。 这句话,让我想起三十多年前的高考岁月。 我是1982年参加高考的。当年的作文题是《先...
订阅全年
雨花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雨花

杂志价格:¥2.4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雨花

文章价格:¥2.4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