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十月 (2018年01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原价:¥15.00   促销价:¥5.9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十月》杂志是与中国改革开放相伴而生的。今年中国改革开放走近四十周年的时间节点,《十月》也即将迎来四十周岁生日。在作家和读者朋友的陪伴下,一本杂志以文学的方式见证和记录了这段伟大的历史进程,参与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构建,回想起来,我们内心充满了...
莫言新作小辑丨等待摩西
一 柳彼得是我们东北乡资格最老的基督教徒,他孙子柳卫东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俩不但同班,而且同桌,虽然也打过几次架,但总体上关系还不错。 柳卫东原名柳摩西,“文革”初起时改成了现名。当时,他不但自己改了名,还建议他爷爷改名为柳爱东。他的建议,换...
莫言新作小辑丨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
我原本要坐飞机 你说汽车比飞机快 现在你看 我指着手表抱怨 你是个男人吗 这多大一点儿事儿呀 那破会误了更好 她脱下高跟鞋 扔到车窗外 趾甲上涂着红色的 叛逆的脚 猛往下踩 红色的法拉利 放出一串激昂的屁 在高速公路上奔驰 从马赛到巴黎 路...
中篇小说丨白岛
不久以前,这里住着一个女人。但现在没有了,她死了。她是我的女人,名叫白素贞。你听出来了,这是白蛇娘娘的名字。记得刚结婚那阵,老熟人见面就朝我跷大拇指,喊一声:好福气呀!意思是我娶了白蛇娘娘。我自己竟也这样想,如果白素贞在身边,我还故意当着人...
中篇小说丨三角地的帮子
柳树沟的岸边有块三角地。说三角地,并不是三角的,只是一块当不当正不正的斜地。这个城市的人有个习惯,把不吉利的地方叫三角地。二帮子听老人说,当年这块斜地是个法场,砍头的地方,赶上死犯多的时候,一场行刑下来骨碌得满地都是脑袋。有的脑袋一袋烟的工...
中篇小说丨在水之涘
一 这条河真是安稳啊,船都不必拴在竹篙上,就可以一动不动地停在河边。 跟天气有一点点关系。夏天里的这一天没有风,河像是睡着了,从里到外没有一丝波动。倒是有三两只蝉,要挨杀了似的,用自己声音的极限叫喊。可那又能怎样呢?叫得再大声,河水也不跟它...
短篇小说丨布影寒流
1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主席他老人家离世了,厂里专门抽调几个人去布置灵堂。喊宋国佳去,他压低了嗓子,说我他妈才不去呢,我要磨刀子。庄师傅就教训他,说小宋你不要胡说八道,不去就不去,磨什么刀子。庄师傅问他磨刀子干什么,宋国佳冷笑,说还能干什...
短篇小说丨照夜白
有些气味,只有下雨的时候闻得到。跟阳光晒出来的气味不同,晒出来的气味蓬松温热,就像夏日傍晚时分的树林,弥漫着的是暖烘烘的木香。雨天里的气味不那么热烈,却更悠长一些,从一道道细缝中婉转地泄露出来,若有若无地浮动在空气里,久久不散。 一间小教室...
小说新干线丨女人言
一 头发半长不长是最尴尬的时候。扎起来吧,到处都是飞扬的碎发,不扎吧,发梢窝在衣领里,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阿南倒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等待头发一点点长长。为了夹住碎头发要去买黑色的波浪发夹,为了能扎住小鬏要去买超细的发圈,这些在长发时期从没有操心...
小说新干线丨大幻想家
一 我来杭州已经两个月了,除了上班,基本放弃了外出。天气热得让人喘不过气,离开空调房间片刻时间,就会汗流浃背。毕业七年,重回杭州,终于领教到杭州夏季的炎热。走在被太阳烤得滚烫的水泥地上,不禁感慨那个时候的我是多么的幸福。热急了,就天天盼着能...
小说新干线丨耐心点,不要急
写作到现在已经十年了。这么多年来,支撑我写作的就是我的生活经验,我几乎都在学校生活,没有真正走上社会,我的生活其实相当的单纯,生活的经验就是这么多,能够完成三十万字的东西,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了。往往一篇作品搁半年没法完成,原因就是没东西写...
小说新干线丨可以简单,但绝不能简陋
曹潇是我鲁院同学,应该是我们那届年纪最小的。张楚、斯继东我们几个中年老男人拿她当闺女看。小姑娘很懂事,整天虹叔、东叔地叫着。 那时候没怎么看到她的小说,只知道她对电影非常着迷,还每周义务搞了一个电影观摩日。印象最深的是她给大家看了由松耀司&...
散文丨血童话
卡夫卡:“没有不流血的童话。” ——题记 1 明亮的蓝宝石眼睛、薄金叶片的衣服、做梦都从未想过哭着要东西的快乐王子,让一只失恋的燕子为信使,给予他所能够付出的一切……最后,作为一个毫无光彩的盲乞丐,快乐王子和他的燕子朋友,死在一起。我记得二...
散文丨跟着戏班去流浪
一 路 遇 父亲走在前面,领我穿过暮色四合的山后浦村,穿过村口的五六座老坟,走上通往关帝庙的山坡前,芒种后的第一场黄梅雨轻声下了起来,零星几点,像冬夜的星。 我们站在山坡下,犹豫了大约五秒钟。 父亲说,听踏三轮车的人说,不是玉环的戏班,还去...
散文丨回头是岸
一 新德里下飞机,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粗壮的双手拿着花环往我脖子上套。花环很大,椭圆的花环垂到我肚脐眼儿下了。花朵也大,红白两色相间的花瓣,淡淡的花香散发着陌生植物的味道。我闻到的印度味道首先就是这种鲜花散发出来的,带有水气的香。男子的肤色...
世界文学期刊概览丨俄国的文学期刊
大型文学期刊是俄国文学的重要构成之一,它们在俄国文学史中发挥的作用源远流长,意义重大;大型文学期刊也是俄国文化中的一个独特现象,它们始终是俄国知识界和文化界的舆论平台和思想温床。最近,俄国有关方面正联手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申请,建议将“大...
思想者说丨万古愁,或灵敏之作为中国诗歌的精神
此刻,在如此盛大的一个场面,让我一直恍若在梦中,觉得自个儿变成了金庸笔下小说当中的人物,不过像是一个尴尬的小人物。今天的主题叫“华山论剑”,如果真的论剑,我想我们这些人都应该穿着长袍,衣袂飘飘,背着宝剑在这比试一下。有的人是有真本事,但只是...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黄金的季节
专家档案: 聂红,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药学博士,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博士后,现为暨南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药药理教研室主任。主要从事中药药效评价、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研究,专注于名优中成药的二次开发。主持在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重大新...
诗歌丨大河
在更高的地方,雪的反光 沉落于时间的深处,那是诸神的 圣殿,肃穆而整齐的合唱 回响在黄金一般隐匿的额骨 在这里被命名之前,没有内在的意义 只有诞生是唯一的死亡 只有死亡是无数的诞生 那时候,光明的使臣伫立在大地的中央 没有选择,纯洁的目光化...
诗歌丨我的北国
牧马青山 我的青骢马,在低头吃草 它宽阔的脊背载过我的爱人和仇敌 我的仇敌死于肉搏 我的爱人,死于伤心欲绝的深夜 我的青骢马,空着脊背回来 在大青山下吃草,沉默 偶尔长嘶,都是乱云急坠时刻 我的青骢马,它驯顺的鬃毛 像流泻的月色 它身上的刀...
诗歌丨云之现代性
月 亮 愈孤独,愈仰望月亮 月亮,这人类孤独的投射物 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深感孤独的夜晚 我们会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 寻找你的慰藉 中秋尤甚,这一天 一年恰好过完多半 我也一样,人生也已过半 而爱人和青春时的理想仍在远方 我们总是深情地凝视月亮...
诗歌丨往昔与晨昏
山间野樱 那是我无法接近的美 它们一树树 开在很远的山间 把春天渲染得热烈又寂寞 我无从知道 这一块块大地的红晕 从何而来 但又让人明显感到 这天然的羞涩已从大地溢出 无疑 这是土地和季节的双重馈赠 这稀有的此刻 将会成为任何此刻 这一树树...
诗歌丨江水虚拟
夏季即将结束 阅读间隙,她偶然抬头 那些湿漉漉的光芒震撼了她 左边地面的南一环,闪耀的 车流和灯火交织。北面 流动的灯河,巨大的暗影 来自破旧低矮的多层住宅 它们填充了城市的黑暗空白 白天路上奔波不息的人们,此刻 陷入黑暗睡眠,他们绵延的梦...
诗歌丨花事
洗 女人在月光下 撩拨一盆清水 她洗头,头发 渐渐比月光洗得还白 她洗身体,灰尘 一粒粒,聚在一起掉下来 饱满的乳房掉下来 月信一次次在月圆时,掉下来 她洗影子 影子的黑 越来越浅,越来越薄 而那些掉下来的 渐渐将她埋没 花 事 1969年...
诗歌丨霜白的诗
回 声 新生儿的啼哭, 总是让人热泪盈眶。 我们仿佛看到自己 从这人世开始时的,欢欣和沉重。 还有更多没有看到的, 更多的困惑。十岁的时候, 我开始想死亡的样子。 后来,目睹了更多的死亡,和哭泣。 这,是不是真的呢? 我询问,在不同地方呼唤...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