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17年05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电子价:¥5.90  原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本期推出的“莫斯科故事”刊出了十五位俄罗斯作家的最新作品,这是中俄《十月》杂志联手开展文学交流的最新成果。 2014年,得益于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文飞先生的鼎力支持,中俄《十月》两家在各自国内享有盛名的文学期刊,组织两国知名作家在北京举办...
短篇小说丨别忘了你是谁的孩子
端午节那天她打来电话,眼前便闪出一张粽子脸,下巴尖尖的,两只眼睛分得有些开,这路眼睛往往有些愚拙,她却异常精明。声音也像粽子,甜、软、糯,她的声音迷倒过老板,公司里人不喜欢她,她太精了。 她说:好长时间见不着你,想你。我说:也想你。嘴里应付...
短篇小说丨殊途
引擎的嗡鸣像把钢锯,把冻结一宿的寂静锯成裂碎。一楼的北方男邻居打开窗户,冲着车尾嘟囔,投诉他吵醒了他们的睡梦,女邻居恐怕听到了他家发生的变故,细嗓门,把丈夫劝回了床上。他犹疑了一下,伸出的手半空缩回,嗡鸣继续锯动。嗡鸣贯耳,他才觉得虚荡的内...
会饮记丨山海
此处登临,一年一度,已是第六回了。 他望着山下这座大城,这城由这山奔腾而下,野马尘埃,不回头不可当,滔滔直向平原。夕阳下,天地间,大城安然。 见天地,多么难的一件事,要爬这么高,累断了老腿和老腰。刚才在路上,二三少年骑着山地自行车呼啸而过,...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植物猎人刘正宇
1 1999年初夏的一天。雨后的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空气中弥漫着香樟树叶的浓烈香气。资源室负责人刘正宇和同事们正为即将开始的野生重点植物资源调查做最后的准备。马上,他们就要出发,在这个多雨的季节,从重庆的南部金佛山出发,去往最北端的城口县...
莫斯科故事丨玛尔戈莎和梅兰芳①
1 梅兰芳是一位伟大演员。玛尔戈莎是一位伟大女性。梅兰芳在舞台上男扮女装技惊四座,而玛尔戈莎只是他扮演的众多女性之一。我要讲一讲玛尔戈莎和梅兰芳的交往,尽管我对细节所知不多。 莫斯科的阿尔巴特大街上有一栋大楼,在瓦赫坦戈夫剧院对面,那是演员...
莫斯科故事丨邻家女孩①
4 早饭过后,谢廖沙打好领带(他是从包里拽出来的,昨晚他没戴领带),然后走了,维拉待在房间里哪儿都没去。她没去吃早饭,只喝了一杯水,她也没起身穿衣服,而是把两个枕头塞在身后,裹着被子待在床上,看着窗外。能看到一片宽阔的天空和跑马场屋顶的一角...
莫斯科故事丨沉寂的声音①
8 有一次我梦见我不存在了。我跌落下来,不知飞向何方。 我立刻就醒了,而且久久无法抓摸到支撑点。 或许那时,也许那时之后,我明白了,应该改变生活了。生存方式固化,代价惨重。聪明人都对我说:是时候改变了。 我搬到了莫斯科。 这是……这是什么时...
莫斯科故事丨远足①
阿尔乔姆卡刚刚开始对自己和周围人有意识时,他就明白了:爸爸病了,病得不轻,和妈妈及他自己都不一样。爸爸并不咳嗽,不流鼻涕,也没有盖着厚厚的被子,而是在公寓里到处踱步,或坐在椅子上翻看书籍,但他的这些动作似乎都很吃力,面部表情仿佛是受到了无端...
莫斯科故事丨我们的主人公①
10 假設我们要写一个短篇小说。这样的事情经常会出现。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需要”,不是有这么一个字眼吗。 需要,那就写吧。 短篇小说要有主人公。就让一个人来作为小说的主人公吧!这可不是想当然的做法。小说的主人公可以不是人,比如说,是天使,...
莫斯科故事丨莫斯科长成记①
12 第二十中学毕业后,我从注入北冰洋的雄伟的西伯利亚河流E的流经地K城乘火车来到莫斯科,为了接受高等教育,当时我激动万分。时值1963年,尼基塔·赫鲁晓夫当政,人们的生活不失乐趣,与往日并无两样。尤其是在莫斯科,当时我已知道,即...
莫斯科故事丨笔记三则①
兵营植物金球花 坚固的原木双层营房从特维尔哨所经过盛装的莫斯科市中心一直延伸到凯旋大街,甚至更远的地方。当地的年轻人高度崇拜高尔基大街帝国式的奢华,他们不屑一顾地称这些原木营房为木头房,这些木屋里满是臭虫、老鼠、建造上述帝国大厦的外来突击队...
莫斯科故事丨一位莫斯科学家的消失①
据说,最后一个爱上莫斯科的人有名有姓,他饱经沧桑,甚至有一份工作。他叫列昂尼德·德米特里耶维奇·鲁涅夫,在学校时绰号鲁尼亚,他是一位教授莫斯科学的老师,他生性怯懦,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像得了白化病一样。 鲁尼亚住在一所旧式...
莫斯科故事丨无 题①
这大约是三月。当然是三月。因为我们中央庭院里的雪,那些年都没人打扫的雪,雪变黑变硬,变成硬壳,上面纵横交错地流淌着无数的细流。 上午11点左右,我出门来到院中,那个时候我的课在下午,作业做完了,所以就有了空闲。当然,我也想去找朋友玩,但是他...
莫斯科故事丨莫斯科院落琐忆①
我见过很多院落,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城市。 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天井式的院落见于列宁格勒,那个史前的、苏维埃时代的列宁格勒。雄伟的、墙皮脱落的大门后面掩藏着带有垛口的院墙。院墙入口处站着几个半大小子,有时候掏出芬兰刀拦截路人,有时候也任人进...
莫斯科故事丨长衫记①
将莫斯科比作一件大长衫的说法产生于很久以前(不记得什么年代了,最好还是说难以忘记的年代)。不仅是在彼得大帝之前,而且在伊万雷帝之前。 这一形象从造型和灵活性的角度来看颇有意思,有那么一点儿松垮,甚至某种程度上的空心,恰恰符合莫斯科被肢解得七...
莫斯科故事丨汽车厂大街①
一 往来车辆的大灯不时划破底层窗口下的宁静,雪是褐色的,大地干涸龟裂,雾气自工厂里一座座烟囱中腾起,天空低矮而压抑,处处是混凝土围栏,小酒馆和啤酒屋,漂白粉、蒸汽还有某种独特的潮湿气味混杂着扑面而来,穿堂院,荒芜的街心小公园两侧雄伟的巨型斯...
莫斯科故事丨莫斯科几何课①
第一课 纸燃烧殆尽的时候,夜晚的空间蜷曲起来 此时,我们在大地上确定A和B两点 三角形的顶角是属于上帝的区域 这个分布最符合命运的规律 ——摘自古老的笔记 欧几里得几何。文明的关键性错误。最起码是欧洲文明的关键性错误。 对于欧几里得这位亚历...
莫斯科故事丨当地时间①
米沙发给我一条短信,用的是古斯拉夫语单词。 但用的是拉丁字母。 看来,他的键盘上没有俄语输入法。而且看来,他十分怀念莫斯科,怀念俄语。米沙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坐飞机去那里将近一昼夜,中途还要转机。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做什么工作,他都没说,我...
莫斯科故事丨莫斯科学校①
一 我们走出列车,巨大的、五彩缤纷的喀山车站立即跃入眼帘,它比我在喀山所见的一切建筑都更醒目,更壮观(我想起喀山克里姆林宫中那座小小的、有些倾斜的苏伊姆别姬塔,还有塔上荒谬的大钟)。而这里,就连车站都像一座壮观的宫殿!首都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应...
散文丨松浦居随笔
葡萄园 我不知还有什么比一座葡萄园更好。拥有这样一片园子将是幸福的。它是生机盎然和甜美的代名词,是和平与安怡、勤奋与劳动的代名词。如果这片葡萄园在半岛地区,享受了湿润的海风和明丽的阳光,那么简直就是无与伦比的美好了。 什么人拥有这样的一片园...
诗歌丨叹息
只有风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 只有风知道 风往哪个方向吹 只有风知道 你我他,都不知道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们只有听,只有听 听着听着思念就滚出来 像青杨树最后撒了手 树叶们纷纷落下来 在生命中这是第几个秋天 我已经不去数它 数它有什么用呢 ...
诗歌丨自我报告
莲 所有的莲都源自淤泥,像我 来自洪湖。这不是隐喻 是出生地。所有的莲 来到这个世界,都得在荷叶中挺住 练习孤立。像我在洪湖 总把人当作莲的变种。而有些莲 却像人类学习爱,自授花粉 成为并蒂。这不是隐喻 是人性,但就算这个世界充满爱 让我认...
诗歌丨绝望的燕子
绝望的燕子 一辆大货车呼啸而过后 一只燕子,人一样躺在了路上 另一只,推搡它,呼唤它,试图把它弄醒 一辆汽车驶过,风尘将路上的 燕子翻了个身 另一只以为它还活着 继续像人一样地,推搡它,呼唤它 它把双爪搭在死去燕子的身上 用力振翅,试图将它...
诗歌丨骨头里的金属
耳背,沉默,带状疱疹 女儿出国两个月 微信上音信渐少 说爱已老,说死还早 我只能选择一夜之间 变成一个老人 每天充满 人财两失的失败感 “这种日子 我真不知道 还能撑多久。” 这句话老是冲到喉头 想说给我母亲听 但一想到 我需要大声地 清楚...
诗歌丨筷子和盐
筷 子 筷子,始终记得林子目睹的山火 现在,它晒太阳都成了奢望 它只庆幸,不像铺轨的枕木 摆脱不了钉子冒充它骨头的野心 现在,它是我餐桌上的伶人 绷直修长的腿,踮起脚尖跳芭蕾—— 只有盘子不会记错它的舞步 只有人,才用食物解释它的艺术 有无...
诗歌丨城市病人
天空是一块巨大的墓地 大地太挤了 三尺见方的一块墓地 能否安放下自由的灵魂 还是把逝者安葬到天上去吧 让炊烟把他们送上云端 送到雨水和阳光的故乡 那里辽阔明亮 没有蛇鼠惊扰 没有重金属渗透 没有风裹挟着谎言和欺骗 在那里,可以安眠一万年 留...
诗歌丨玉米书
1 就把这首诗献给我偏爱喜爱的一株大草吧 它是我青梅竹马的发小,大名鼎鼎的玉米 我经常亲切地喊着它的别名:“大草阁下” 我时常站在一条条垄沟里和它窃窃私语 我的玉米在作物的名录里卓尔不群 我的玉米在庄稼的行列里独树一帜 大地万物生长我的玉米...
思想者说丨爸爸出差时
我第一次看到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一九九四年,我的记忆有一个重要依据,就是我儿子出生不久。一位中国的导演借给我一盒录像带,说你应该看看这部来自南斯拉夫的电影。就这样,我在家里看了《爸爸出差时》,没有中文字幕,里...
中篇小说丨生死课
1 离开丹城的时候,小久以为这一生就此告别了殡仪馆。 出狱之后,他越来越渴望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生活。火车站是一座城市彻夜未眠的地方,候车大厅顶端的碘钨灯,照耀着夜里依然喧嚣的站前广场。小久是第一次来丹城火车站,当他穿过路边的烧烤摊、揽客的...
中篇小说丨愿望清单
你不缺空气。 你享受寂静。 这种枯燥,就是你的古典风格。 ——愛德华·勒维 一 对苏颐来说,厦门这趟差像是一次排队加塞儿。依着原计划,她在这个周末应该去郊外遛车。刚买了一辆蓝色小车,拴在家里比较憋屈,又是花草争宠的踏青日子,开出去...
中篇小说丨暗红色的云藏在黑暗里
1 曾今第一次见到薛伟是在二〇〇九年。这时候距离《世界美术》创刊和“星星”美展举办已有二十九年,离《美术》杂志登出罗中立的《父亲》和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二十七年,离毕加索画展、蒙克画展和赵无极画展同年首次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二十五年,离徐冰版画...
中篇小说丨厌氧菌
一 江宇声朝天仰躺,张着嘴巴大口喘气,似乎,他想通过空气的快速对流把弥漫口腔的厌氧菌排出。江宇声其实是不想接吻的,可是不接吻他就无法使自己坚挺起来。米晓琳大概肠胃不适,或者牙龈发炎,只要离她一米以内,就能闻到迎面飘来一股食物发酵七成的气味,...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十月

文章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