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17年04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电子价:¥5.90  原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纠结”无所不在,既在生活中,也在灵魂里,更在历史中。本期夏天敏的中篇小说《是谁埋了我》就很纠结,主人公活着的时候就被埋葬了,那是个衣冠冢却享受着英烈的殊荣。但在围歼山匪的那次战斗中,他却不幸成了遗留战场的唯一幸存者。被虏获的屈辱、与匪首女...
短篇小说丨兄弟我
爆破在即,炸药已经各就各位,方圆一公里都清场了,等待最后的指令。 但这几个老家伙仍不松懈,带着矿泉水、肉夹馍和榨菜,硬生生地冲破了封锁线,进入了现场。偌大的场地,大烟囱像一根粗壮的标枪,戳在天空下,悲壮而热烈。此刻,它压根儿懵懂无知,不知道...
短篇小说丨年年有父
一 农历新年前,这地方家家户户都要做同样的事:贴春联,掸尘,洗蚊帐;馒头和年糕蒸得越多越好,最好装满几口大缸;还要架起油锅,炸些肉丸、鱼丸、虾丸、长生果、兰花豆,用它们款待新年期间前来拜访的亲戚;年后该走的亲戚,是要預先走访一遍的,送些年货...
短篇小说丨夜 宴
1 曾经有一段时间,生活向他呈现出非常美好的一面,甚至还让他看见了一个可以期待、令人激动的未来。在这个未来里,他有属于自己的家庭、爱人,有一份算不上多令人羡慕,但足够生活的收入;周末的时候,能带着家人去看一场最新上映的团购电影,五一或十一小...
会饮记丨机 场
老头儿盯住他的对手,他再也无法忍受此人的固执和愚蠢,他残暴无情地抛出一连串的“问题不仅在于”“问题在于”: “问题在于认识现象和本质之间的真正的辩证统一。” “问题在于对‘表面’现象在艺术上进行形象的、身临其境的描写,描写要形象地、不加评论...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人物素描:院士何继善
引?言 因一个哲学转换,我开始走近院士何继善。 这个哲学转换来源于70年前,日军轰炸机在一位中国孩子头上盘旋,那些罪恶的炸弹在炸死了多少中国人的同时,也炸醒了一个民族沉睡的灵魂。我尤为好奇的是,那些飞机曾在很多中国人头上盘旋,在很多中国少年...
散文丨陪护母亲日记
笔记从此变成了日记 先说说笔记缘何变成了日记。 对我自己来说,笔记和日记的区别在于,笔记不是每天都记,有感有发现时就记一点儿,没什么值得记的就算了。我记笔记用的是一种煤炭报社印制的小型笔记本,记满一本,换一本再记,攒下的笔记有十多本。日记当...
散文丨秀姑
一 秀姑有个绰号叫张小勇,因为先前她演过一出叫《张小勇参军》的戏,她演张小勇,我姐姐演她的家属,那时她们都是十四岁,都是当地抗日小学的学生。那年八路军打了大胜仗,拿下附近一个碉堡,晚上庆祝演戏,抗日小学的学生对抗日军民的活动一向积极。 这天...
散文丨翁村纪事
祠 堂 我家在翁村晒场边上,而晒场的北端,便是祠堂,翁氏宗祠。 我家是翁家村的外来户。原来是河对面方家人,祖父祖母生养了五儿一女,家境还算殷实,好几间楼房,其中一部分还租给人家。租房的那家做棉花生意,不小心油灯火星溅到了棉花上,一场大火将整...
散文丨发现李庄
李庄的风骨 张 楚 难忘李庄的那几个夜晚。 房间枕着长江。或者说,房间是江边的一叶小舟。已经是初冬,可南方的冬天跟春天大抵是没有区别的,有一点料峭风吹着窗户,在风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歌唱,以及江水凝碧着流淌的声响。那声响回荡在你梦中的每一处罅...
诗歌丨老虎的恩典
萤火虫 小时候,能够发亮的虫子 我都以为是萤火虫 满天的星星,我都以为是萤火虫 如今,看到发亮的事物 我就寻找它们与萤火虫的差异 就希望有一只萤火虫 住在那事物的身体里 小时候,我把萤火虫 装进玻璃瓶 我走到哪里,它就亮到哪里 我走到哪里,...
诗歌丨十二时辰
子时:逝者如斯 死去的人都附在植物上 左右徘徊。他们适于此时上路 犁铧送走了蚯蚓 白发人送走黑发人 那些安静的事物 偶尔蹲下来小声说话 我却已意会了那些偈语 在背阴处,一条河度了一船人 一条绳索度了一条命 却没有一个肉身可以度我 逝者在塔里...
诗歌丨弹 奏
三川坝观鹭 流水过处,岸边的柳枝 水草和残荷,都成了俗物 唯有静立的白鹭 以出世之美挽回了颓势 它双目寂淡,光芒收归于内心 身体一动不动,翅膀交给了灵魂 流水中有几个女子 弯腰清洗着莲根 也顺势打捞水中锋利的刀子 她们偶尔抬起头来,看见白鹭...
诗歌丨马加什教堂顶上的乌鸦
故 乡 小时候经常生病 每当我发烧不醒时 奶奶就给我喊魂 边烧纸钱边呼我的乳名 “回来了 ,回来了” 再用手在我滚烫的额头上刮 直到我睁开眼睛 祖母才轻松地嘘出一口气 我的魂被祖母喊回来了 没几年,祖母的魂 却被菩萨喊走 再也没有回来。很长...
诗歌丨远 方
远 方 在燕山老家的时候 我常常把自己打发到山外 山外如果依然是山 也就死了心 带回一把骨头 出了山口是平原 无尽头 好像过不了多久 自己就是大平原的一部分了 天空越来越低 土地越来越厚 忽见山海关 远海高于岸 山在海下面 草 原 春来草色...
诗歌丨落雪如盐
向 晚 看起来,在垂暮的天边 我们如一行归雁倦怠时的恍惚 河岸上的绿道,向暮色吹响铜号 瞧!水波迷人的纹饰 一件器物,安置下它的静穆 如落霞,挂在弧形的视界 夜的爪子薄雾般轻巧 身旁的小叶黄杨,匀净地呼吸着 月光送来的晚风 路上,时间剥笋似...
思想者说丨酗酒者
1 他抱着一只陶罐出现在众人面前。 无疑,这样的出场可以有多种解读,不过,我们的审美早已养成习惯,而习惯是不假思索的,是懒惰的。在过往的经验里,他最好是个细腰的女子,如此,那只陶罐的曲线便会被婀娜衬托得活色生香,就像那幅著名的油画——《抱陶...
小说新干线丨寻羊记
1 某些黄昏,当炊烟混合在乳白色的雾气中,渐次在董村上空升起时,少年孟毛总喜欢独自跑到村口的打谷场,打量夕阳下的村庄。 那时,太阳已经收起多余的光芒,而夏日蒸腾的热气尚未散去。躺在新堆成的麦秸垛上,孟毛习惯在嘴里叼一根麦秸,把一条腿搭到另一...
小说新干线丨旅 行
1 汽车抵达S镇,天已徐徐暗下来。时间虽是夏末,天气日渐清凉,路旁的杨树却依旧茂盛,墨绿的叶子密密匝匝,遮住头顶散淡的光,公路便愈发幽暗了。 李东走在幽暗的公路上,听到树上传出沙沙的响声,抬头望去,却见许多嫩绿的虫子伏在叶脉上,啮噬宽大的树...
小说新干线丨写作是多年前午后散淡的光
小时候,我是个敏感的孩子。那时我住在董村,我们村很穷,没工厂,没副业,所谓养殖大户和致富能手,只能从报纸和收音机里了解到。我觉得,我们董村是最像农村的村子,直到现在,村里依然靠挂在电线杆上的大喇叭广播信息,大到迎接上级检查、民主选举,小到谁...
小说新干线丨孟昭旺:归来仍是少年
我的印象里,有两个孟昭旺。一个孟昭旺,是河北省作家协会行政部门的孟主任,公文高手,单位里很多大报告和重要讲话都出自他手;严谨、敬业,进退有度,管人管事都像模像样。而另一个孟昭旺,则是一个典型文学青年,酷爱阅读和写作,文学院签约作家,纯粹、性...
中篇小说丨是谁埋了我
一 凌晨时分,离家多年的李水,精疲力竭地踅进家门。他真不明白他怎么就成了死人,从娘的口中,他知道一年前他就“已经不在了”。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天空湛蓝,小河清澈,小麦已经绿得让人心颤,杨柳轻拂,紫燕穿飞,似乎有什么喜事要降临。可不是,吃过...
中篇小说丨红宵屋
我心里的洞是你的形状,任何人都不能填补…… ——珍妮特·文森特 一 张芬见了人,总是低着头,笑眯眯的,不说话,像是占了什么大便宜样的。 国营下村煤矿红火的时候,张芬在灯房发矿灯,大伙下井都朝她那小窗口拥,总有几个愣头青会趁机对她嚷...
中篇小说丨守护
一 那天下午,人很多。 盛达公司生产部副经理、质量部经理,贾副总、陈副总工程师都在,仓库主管感觉到了眼下这事不同寻常,脸上严肃起来,几个保管员也都噤了声,写记录的写记录,归置物品的归置物品,一时间,成品库显得很安静,空荡荡的。几天前,盛达公...
中篇小说丨你的样子
丢掉你们见到天堂的希望吧: 我来带你们去到对岸, 到永恒的黑暗中,到火和霜中 …… ——但丁《神曲》地狱篇?第3章 一 墙上的钟显示零点…… 秦郁不相信鬼魂附体之类的鬼话,但那一刻,他觉得身上真的有什么东西附体了。秦郁躺在床上,燥热,翻来覆...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十月

杂志价格:¥5.9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