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17年02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电子价:¥5.90  原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中篇小说丨姬元和汤弥生
姬元在認识汤弥生之前,是先认识汤弥生老婆的。 汤弥生的老婆,在哲学系资料室工作。姬元去借书,她刚分到师大来,住在青年教工楼里。青年教工楼在师大的西北面,本来就偏僻阴暗,而她的房间,还是109,最西北角落的一个房间,姬元把它称作“西北偏北”。...
中篇小说丨过啊过啊,过奈何桥
一 节气真是神奇,过了白露,秋老虎立刻就成了纸老虎,接着,一阵秋雨一阵凉,转眼就中秋将近。秋天,就这样坐实了。年轻时,实在喜欢秋天的况味,每到秋天,总暗怀期待,想着某日走在路上会掉进兔子洞,或者遇到南瓜马车。中年之后,这样的期待,自然是少之...
中篇小说丨猫王乔丹
一 六百年前,永乐帝都北迁。一户曹姓举人,自杭州行到吴淞江,稻花香里,结庐而居。隆庆、万历年间,曹氏在南岸三官堂庙,北岸长生庵间修义渡,得名曹家渡。甲申惊变,嘉定三屠,陈子龙与夏完淳殉难,男人剃头留辫易服。两百年田园旧光景,到约翰牛在黄浦江...
中篇小说丨埋名
一 我父亲一走出地下室的出口,立时被寒风呛出两行眼泪。北京的风比山东冲得多,让他联想到锋利的刀子。他急忙张开了袖口和领口,让寒风紧贴着全身皮肤穿行了几圈。地下室里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好像有一团毒蘑菇正在散发浓烈的孢子。这是他来到北京的八个...
中篇小说丨泥佛
一 白马河不声不息地自北而南,蜿蜒百里,汇入大江。一河两岸,乡连乡,村接村,人家挨人家,都是庄稼人,不穷也不富,平淡地过活。沈渡就是河西的村子之一。沈渡其实顶蹩脚的,缩在乡的西北角落,周围的沟沟渠渠与白马河联起手来,把它围成了孤岛。沈渡的人...
短篇小说丨
1 朵朵三天没上学,前两天在课上呕过几次,听说季老师带她上过县城。我想去看她又不敢,愣爷爷血红的眼睛我怕,愣爷爷老用拐杖戳地,虽然他瘫了半边身子用上拐杖,下地也只能一瘸一拐蹭两三步,可是他戳地的声音太吓人。我不敢轻易上他家。 幸好,第四天朵...
短篇小说丨无影人
1 如果陈裕民的人生能像某部纪录片那样拍摄下来的话,那么他这辈子大概也曾想得到过某些东西的。那是一次数学考试,陈裕民居然得了一百分。这真是件破天荒的事情,陈裕民的成绩并不算好,书念到五年级,这样的好事还是头一遭。试卷发下来以后,陈裕民把它捏...
短篇小说丨去国
人有人格,国有国格,人被诱而死,国被诱而亡,均为民族耻辱!三十年来,先生梁孟,如星斗之闪耀,为通国之仰望,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人皆信元老之颜面,更华贵于少年之头颅也——何以于二十九日,公布其艳电?除却投机暴敌,动摇人心,又有何解说,宜乎...
小说新干线丨放鸽子
赛鸽规则是这样的:放鸽船在每趟出海前,向全岛赛鸽户集鸽,分家屋囚禁,一屋屋吊上船,分列船兩侧。第一趟出海一百五十公里,下锚,在日头初出海面时全体家屋开敞,放鸽。能顺利归返陆地的,第二趟再集鸽,再乘船,再向海多深溯三十公里后放鸽。如此,六趟下...
小说新干线丨
那天,树根透过他弟弟——甜粿——传话给我,说他一下子有了两点重大发现:第一点,他弟弟甜粿原来是个天才;第二点他自己的脑袋一直都有问题。听到第二点,我忍不住哈哈大笑,树根的脑袋之别扭,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我更清楚呢?但,且慢,事情还得从头说...
小说新干线丨我的命运也仅是旁听
在老城旧街的深巷里,若是彷徨良久,而并没有一个了解你的维吾尔家庭,人会觉得难忍的孤单。我听说过叶文福(他才算得上是诗人)的一个故事。他从喀什到乌鲁木齐的长途车上,和满满一车维吾尔人同路。维吾尔人唱了一路,照例唱得疯疯癫癫。而叶没有语言,也不...
小说新干线丨乡村的遗腹子与记忆的幻术师
1977年童伟格出生在台北县万里乡,此地早在1626年西班牙人占据基隆时便已有汉人居住,几经沧桑,由一个小小的屯垦点而村,而乡,而城镇,在2010年圣诞日升格为新北市万里区。但童伟格国中时便离乡跨区就读,高中毕业考入以作家辈出而闻名的台大外...
思想者说丨猥琐
一 2010年3月的一个阴冷的下午,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召开一场关于“离散”主题的会议,资深的印度裔教授斯皮瓦克(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做了个演讲,我觉得非常精彩。几天后与另外一位英文系的女教师喝咖啡,聊起这个话...
会饮记丨笑话
说个笑话—— 老卫凶狠地盯着他,硕大的脑袋探过来,像——他想了想,像一只终于熬到鸡年的老公鸡。这正是老卫说个笑话时的标准表情,他一点也不想听他的笑话,很多年了,他已经听了他很多笑话,老卫对笑话的理解迥异于常人,他的所谓笑点通常若有若无地埋伏...
散文丨判断者说
骆 驼 【说法】 骆驼一出生就会走路。据牧驼人讲,幼驼从母腹中出生后,四蹄一着地便站了起来,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仅仅一天,它就能跟着母驼到处跑,并把嘴伸向那些鲜嫩的草叶,看见小溪或河流时,懂得到河边去喝水。骆驼约在四千万年前产生于北...
散文丨永远的田园
西南,老汉人的地戏 石头的街道,石头的桥,石头的墙和瓦,白石垒筑的狭窄巷道,几个穿斜襟右衽绣边长衣大袖的妇女,头戴白帕或青帕,艳丽的天蓝与草绿衣服,鲜艳而又内敛,阳光下,她们晒豆、倒茶、卖玉米,或挑担而过。沿着这条傍着小溪的老街转悠,惊叹天...
科技工作者纪事丨一生的战争
伟大,就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 2016年2月24日夜里,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富林镇云舍村贫困农民李章带,突然感觉胸闷加重了。这种难受的状况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他很久没法去地里干活了。他喘息着,瞥了一眼电视机,正好看到一个瘦骨嶙峋但挺着个巨大肚...
诗歌丨你有多深情,世界就有怎样的寂静
曾经所见的烟云 那么暴烈的一场雨已然止息, 那么浓密的云已然消散, 那么浓郁的人生终究如这暴雨, 如你曾经所见的烟云。 真正的谦卑 真正的谦卑一定不会是毫无尊严, 或斯文扫地的, 而是一个曾经如此骄傲的人, 终于在一面空无的镜子中 看见了自...
诗歌丨森子的诗
捡拾辛夷花瓣的老妇人 纵身跳下,且不管下面什么在等候 有没有一双手或气垫床接迎 送往哪里?急救车是否已赶来?黑洞的电话 有没有星星接通? 她们跳下,超越我,在我面前 不计任何代价和损失,好像哀歌唱错了颂歌 心脏起搏器可是不乐意 精致的描过红...
诗歌丨大地的理想
春 天 在藏历中怀春的河,小巧,声音好听, 在我熟悉的地方,秘不示人。 鸟把羽毛插在水透明的枝上, 诵经的水开始朝上生长。 村寨在树丛中越来越小,壁上的莲花, 像是被风渐渐吹大的那句犬吠。 藏民把梅花鹿的面具戴在女人涉过的河上。 漂在河面的...
诗歌丨落叶与刀锋
落 叶 蜕掉 挥霍了一个夏天的皮 绿色的荣光 时间的金币 每一片落叶 都是秋天 铿锵的誓词 紧随一阵寒风 那些 老板 总经理 董事长 执行董事 光鲜闪亮的名片 散落一地 季节的骄子 决不甘心 腐烂为泥 一如他们牵挂的知己 命比纸薄 却依然相...
诗歌丨景中的虚幻
景中的虚幻 在山顶,看见更远的山峰 还有山峰下更远的迷茫 晴朗的时候,容易放出心中的神 仿佛看见了风的去处 看见了很多人 走来走去 在古典和现代里寻找适用的词 还有很多人世间的漂泊 大部分山川河流,如夕阳和晨曦 我的内心已不被什么左右 城市...
诗歌丨师力斌的诗
中科院力学所微雨中捡枣 真正统治这个世界的是 意外,它比庸常还多见 今天上午,忙于赚钱的全球并不知道 有甜蜜掉落大地 一层头破血流的红枣 平铺在京城的水泥地面 残缺不全的红色肉体,既是土著 又是从天而降的难民 你恰好路过 像面对电视画面里的...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十月2017年02期

杂志价格 ¥5.9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