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8年0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4.8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南方
我81歲那年,得到了一幅故乡的地图。 它上面绘有断断续续的曲线,指向天空和大地,又似乎形成一个圆圈。其中的河流埋有烂木板、尸体和大鱼。 我住在京城的郊外,一个人寂寞地做着活儿,手工活儿,为别人缝些布景和道具。我在房子中间也得把衣领竖起,遮蔽...
晨读本丨春来
“假定冬天来了,春天还能远吗?”您也将遥遥有所忆了,——虽然,我是不该来牵惹您的情怀的。 然而春天毕竟会来的,至少不因咱们不提起它就此不来。于是江南的莺花和北地的风尘将同邀春风的一笑了。我们还住在一个世界上哩! 果真我们生长在绝缘的两世界上...
晨读本丨筑书巢
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前,或枕籍于床,俯仰四顾无非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病呻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宾客不至,妻子不觌,而风雨雷雹之变有不知也。间有意欲起,而乱书围之,如积槁枝,或至不得行,则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邪!乃引客就觀之,...
晨读本丨涧
落入谷底,便与巉岩、礁石为伴,以一曲跌宕的歌谣,且吟且行。 既然選择用最低的姿态拥抱大地,就不再仰视一种高度,也不再去思慕江河的辽阔、海的遥远。寂寞的意境中,用一泓清澈去印证一段古老的传说,用奔袭的浪花去洗涤山谷中如梦如烟的尘埃。多少无法打...
晨读本丨莲的联想
已经进入中年,还如此迷信 迷信着美 对此莲池,我欲下跪 想起爱情已死了很久 想起爱情 最初的烦恼,最后的玩具 想起西方,水仙也渴毙了 拜伦的坟上 为一只死蝉,鸦在争吵 战争不因海明威不在而停止 仍有人喜欢 在这种火光中来写日记 虚无成为流行...
晨读本丨勇气·信心
人人都有软弱的时候,只看他有没有方法使自己平安地度过这阵心绪上的低潮。假如你有力量,够坚强,就会发现总有峰回路转的一天。 当你没想门外是寒冷可怕的世界时,你还应该开门出去看看,是否真的如此。 如果你有信心,你对前途就不犹豫了。如果你有勇气,...
晨读本丨无名
母亲老了 扶墻走路 已经踏不出脚步声...
专栏丨去终南山寻找隐士
专栏作者,诗歌爱好者,作品见于各类国家级媒体。做过教师、编辑、记者、旅行体验师,信奉独立自由的生活和写作观,对人文地理情有独钟,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三年,目前仍穿梭于人群之中,相逢在字里行间。 先来谈一个外国人,他是个美国人但同时也是个汉学家...
专栏丨冬去春来,好物不惧岁月长
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 在“过剩时代”,我们总能轻松找到每一种事物的替代品,但在某个物件上有过的情感却难以复制。有些事物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
笔生花丨那头毛色黧黑的羸牛
蒙古族,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四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内蒙古大学首届文学创作高研班学员。曾在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文艺报》《民族文学》《草原》《山东文学》 《羊城晚报》 《作品》 《朔方》《红豆》《都...
笔生花丨兽兽镜
申平先生乃全国小小说大家、名家,对于动物的悲悯和热爱是他创作的主题。《兽兽镜》从中学生任灵、关月的视角写起,以具有凹凸镜效果的兽兽镜为主线,“养马比君子”,用魔镜透视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空渺而诡谲。小小说告诉我们,人类都有动物的一面,人其实...
笔生花丨杀狗
如果说充满奇异想象力的《兽兽镜》足以令人回味、沉思,那么《杀狗》则具有震撼人心的效果,读来令人怦然心动、潸然泪下。小小说以上世纪“文革”期间那个特殊的年代为背景,先抑后扬,将人与人和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描写得一波三折、一咏三叹。 哥哥这辈子没...
笔生花丨思语的星期天
田夫是农民。多年来,胼手胝足的他,勤奋耕耘,认真写作,以农村和土地的视野,写出了独具匠心的一片天地。 《思语的星期天》通篇饱含温度。田夫用对于微小事物的知觉乃至直觉,从对孩子的亲近、爱怜与呵护的角度出发,用幾个充满生活趣味的细节,提醒我们这...
笔生花丨深情地活在各自的世界
赵广贤是一位小学教师,从诗歌写起,用女性纤柔的触角与细腻的情感,构建绮丽的散文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花花草草、飞禽走兽,无论饮食男女、耄耋老人,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或蹇翮远翥,或憨态可掬,或玲珑可人,或安步从容,爭奇斗艳,光风霁月,在有意...
成长园丨停用微信三天的感受
在好些时间会有这样的想法:停用微信三天。 我总感觉自己把大部分的空闲时间花在了手机上,不是打王者荣耀就是刷微博、玩微信。 生活状态越来越糟糕,有时莫名其妙地打开微信,生怕错过别人的一条消息。 似乎我们都成了离不开微信的人,如果哪天不看微信,...
成长园丨结束青春期的那一刻
我有个朋友,相当爱旅行,在国外读书时背包走欧洲,提前预订最便宜的机票,换机时在机场过夜,入住青年旅社。她毕业回国后,工作之余仍然保持背包客的旅行习惯。某次去东南亚时,她住的旅馆在喧闹的市场内,深夜回旅馆时要路过人满为患的街道。那些人见到外国...
成长园丨山中岁月,恬静地凝固了时光的流动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事情,是到乡下外婆家过年。 记得村里的祠堂,每年春节都会唱上三天的戏。全村的人都会聚在那个古老的大祠堂里看戏。 祠堂门口是很大的一棵老树,树下面有人卖葵花子、黄萝卜,那种腌过的大萝卜,咬一口清脆而爽辣,小孩子都把它当零食吃...
成长园丨谢谢你,愿意做我的孩子
——01 朋友参加完姥爷的葬礼,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听完,我俩哭了很久。 在快过世的那些日子,姥爷胃口已经很差了,每天能吃下的东西少得可怜。于是妈妈到处搜罗姥爷没吃过的东西,给他尝鲜。 那天妈妈带去几颗莲雾。姥爷半躺在床上,吃完一颗,又吃了一...
成长园丨谁的青春期里没有几件糗事
别的同学考试没考好会忧心忡忡,像一朵霜打的花儿蔫头耷脑,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我检讨。唯有天蓝蓝同学不是这样的,考得再烂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每次老妈问她,考得如何?她言,还不错啊!可是等到成绩下来,成绩总在尾巴梢上。老妈愁得眉头拧在一起,天蓝蓝却...
全世爱丨沙漠中的饭店
我喜欢适度的孤单,心灵上最释放的一刻,总舍不得跟别人共享,事实上也很难分享这绝对个人的珍宝,甚至荷西自愿留在家里看电视,我的心里都暗藏了几分喜悦。清风明月都该是一个人的事情,倒是吃饭,是人多些比较有味道。 我的先生很可惜是一个外国人。这样称...
全世爱丨顺你的,没准就是一位真神
缘分是什么?我想,是一种不由分说的东西,让人间聚散在一起的人,深深浅浅,悲悲喜喜的有了个由头。有的是牵绊,有的是牵扯,或续或断,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有限的十几分钟或十几小时里,这有缘的一路上,留下了点什么。 01 我这个人,有一个怪癖...
全世爱丨我的妈妈是个名副其实的心机女
·1· 妈妈要来北京看我,这是计划了近两年的事情,终于成行。 来之前,我苦口婆心劝她说,你就带上身份证,别的都不用,这儿啥都有。 她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 妈妈从小不听话,姥爷说的果然没错。去车站接她,我左等右等,几乎...
全世爱丨我不记得野姜花是怎么谢的了
野姜花的香气有种难言的魔力。 午后阅读中,手机清脆叮响,WhatsApp的信息声。诗人陈育虹传来她从后院采摘的,一束供在水晶瓶里安静的白蝴蝶。我深呼吸,幽香可以从手机里传来吗?指尖快速打字回应:野姜花,我的童年啊!…… 我仍记得那个神奇的下...
星星诗丨十二月十九夜
深夜一枝灯, 若高山流水, 有身外之海。 星之空是鸟林, 是花,是鱼, 是天上的梦, 海是夜的镜子。 思想是一个美人, 是家, 是日, 是月, 是燈, 是炉火, 炉火是墙上的树影, 是冬夜的声音。...
星星诗丨随喜
因为活着所以坐着, 并不意味着, 每天抬眼所见, 都该是晴好天气。 有时我远观近视, 发现自己仍乐见, 诸般事物中, 疑似皆有你的影子。 如静流捧花、幼兽眠草, 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 亦如菩萨, 久久凝神于一个人, 一无所求的祈祷。 是的...
星星诗丨芳华
芳华属于逝去的岁月 一段被凝固的时光 一朵被定格的浪花 现在和未来已寻不回她 那遗憾长出的伤疤 或许就是芳华 那走远了的欢歌和悲唱 深爱和轻狂 或许复活了芳华 那酒杯撞亮的月光 离别留下的苍茫 也曾让芳华 牵手战争与死亡 那时的风起风吹 芳...
美如画丨乡村树事
只有在辽阔的冬季和料峭的早春,你才能影影绰绰看到一个个接近完整的村庄。那些屋顶和院墙拨开以往浓绿的屏障,带着枝丫的粗犷线条,水墨画般走进你的视线。其他季节的村庄是藏着的,藏在树枝的怀抱里,藏在叶子们的手掌中,像那些雀儿,只管叽叽喳喳鸟鸣般升...
美如画丨北京冬天,曾有种味道叫冬储大白菜
北京的冬天,曾经有种挥之不去的味道,叫冬储大白菜。 我1985年到北京,在北京度过第一个冬天的时候,惊讶于大街小巷路边街角到处堆放的大白菜,就像电影里看内战片用沙包堆的街垒掩体一样。 比如,我当时就读的中国人民大学,在东区食堂门前的马路两侧...
美如画丨生命的依托
刘志成 1973年生于陕北,2007年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青年作家班并加入中国作协。现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作协全委会委员。著有散文集《流失在三轮车上的岁月》等12部作品,获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入围...
美如画丨寒雀鸣霜枝
“这些用树枝、稻草、泥巴搭成的房子,群聚在这里……它们是我们筑窝在高处的先人,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古居民。”吟哦品咂,我一下子想起故园的麻雀。 麻雀,是林风眠画中开放在枝头上的褐色花朵,是冷凝冬日里一串串生动的音符。乡下古旧的小院里,填满了麻雀...
美如画丨瑞香花与苏东坡
瑞香如今是很普通的花卉了,但在三十多年前我的老家,还有些传奇色彩。我上大学前后那些年,家里种了很大一盆瑞香,搁在院里的砖地上。 我的印象中,瑞香不易得,种好费工夫。说它的枝子一年长一截,一股分杈为两枝,逐年生发,几何级数一样越分越多,植株繁...
美如画丨烟波蓝
浮世若不扰攘,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 中岁以后的领悟: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见的牧神,知音往往只是自己。 海洋在我体内骚动,以纯情少女的姿态。那姿态从忸怩渐渐转为固执,不准备跟其他任何人...
美如画丨一棵老椰子树的平凡传奇
海南。文昌。铜鼓岭。 一棵历尽沧桑的老椰子树,被遗留在海陆交界处的高岗上,像一位年迈却堪称健硕的王者,捋着晨风迎着初日,永不疲倦地,鞠身做虔诚的礼拜。 海浪一重一重涌来,又一波一波退去。那一行行稍纵即逝的隐形文字,记录着传说中椰子家族的迁徙...
美如画丨苔意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你折过巴陵的桃花,吹过龙门的风沙;你攀过昆仑的雪峰,看过浩瀚的彩虹;你观过凌烟阁顶的落日、水云坊畔的歌舞、论剑峰上的积雪、三生树下的月色……世间万千风物,你看过那么多的波澜壮阔,你知道何谓惊心动魄。 可是,你有没有...
倾阅读丨与陌生人交流
从前我家离我就读的中学不远,上学的路程大约十分钟,每天清晨我都要在途经的一家小吃店买早点。 那年我十三岁,念初中一年级,正是“深挖洞,广积粮”的时候,因此一入学便开始了拉土、扣坯、挖防空洞。虽说也有语文、数学等等的功课开着,但那似乎倒成了次...
倾阅读丨镜中人影
我是1924年生,在北京一个大的四合院里关起门来长大的。我的祖父比较保守,他说:“女孩子就是不能让她到外面的学校去读书,一到外面读书,女孩子就学坏了。”可是女孩子也要读书,读什么呢?读《女诫》,学三从四德,因此对女子的教育是“新知识、旧道德...
倾阅读丨石头吹出来的风
寨前是山,寨后是山,官舟寨的风在这夹弄里就显得格外优雅。当然不是老师拿着课本、指着黑板对我们解释“优雅”一词。优雅是有讲究的,是官舟寨几百年养来的。 起先,我以为风都是从爷爷那里冒出来的。比如他微驼的脊背,他略显迟钝的手肘,还有他常常弯着的...
倾阅读丨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大熊猫
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大熊猫?这件事远比一般人想象得复杂。 首先坦率地说,大熊猫并不是“濒危物种”。根据2015年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全国野生大熊猫1864只,圈养375只,栖息地258万~349万公顷,因此从2016年就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改为...
倾阅读丨在南下的火车上
有时候,对事物起了珍惜之心,常常只是因为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就是: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一次,仅有的一件。 然后,所有的爱恋与疼惜就从此而生,一发而不可遏止了。而无论求得到或者求不到,总会有忧伤与怨恨,生活因此就开始变得艰难与复杂。而现在,坐在南...
倾阅读丨我的苏醒与救赎
大家好,我是袁立。我觉得非常诚惶诚恐,因为我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我想以我北京电影学院的分数到复旦大学来讲课,实在是不般配。但是我今天是作为一个演员,或者是作为一个尘肺病农民的志愿者来讲,我想我可能有那么一点经验。 我是怎么改变的,怎么去关...
倾阅读丨普通人的信仰,才是民族的脊梁
信仰感,是最近特别流行的一个词。 在《演员的诞生》中,章子怡面对郑爽的笑场,怒怼刘烨:“你满意什么?他们一点做演员的信念感都没有,你有什么好满意的?”在这档节目中,她反复且极其认真的强调表演的“信念感”、“信仰感”以及“责任感”。 她说,她...
倾阅读丨细说中国节
在中华民族走向复兴、面临转型的时期,我们的民族性格需要重新被激活,就像梁启超在一百年前呼唤「少年中国」一样,呼唤公共生活的空间和社会人格的塑造。 回溯古时,源于四季自然气候变化与农事活动的中国传统节日,是围绕祈丰收与庆丰收这两大主题展开的:...
倾阅读丨与水井有关的事都别有风味
【一】 水井有点神秘,甚至有点恐怖。当听说哪里一口井突然不被启用,有关它的传说里,常有一个满怀冤苦跳下去的女人或男人、或者失足掉下去的幼童和动物。 大街上有形制优美的四目井、三目井、双抛井,都是古井。它们多是内圆外八角的形制,井口如名字所示...
小编说丨2017年,他们是最闪耀的星
2017在2018的新年钟声敲响之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这一年,很多人与事如夜空中最闪耀的星,散发着思想与文化的光芒。在已经过去的2017年,有哪些人和书值得珍藏?又有哪些人和书影响了中国? 阎崇年: 寻求解读历史新突破 从《百家讲坛》走出的...
花瓣丨怪你过分美丽,让我一见钟情
安靜的夜,安静的蓝...
花瓣丨想要带你去做浪漫的事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田馥甄《小幸运》...
晚安集丨过年啦
小孩小孩你別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餐,哩哩啦啦二十三。...
欢乐颂丨我们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单位里的男女厕所不在一层楼,是分开的。男厕在三楼,女厕在二楼,而编辑部在四楼。前天,狐狸九走路有点走神,没留意走到几楼,看见厕所门就准备进去。这时二舅突然从里面走出来,狐狸九先是被吓了一跳,而后反应过来,原来这是三楼,刚刚差点就跑进男a厕。...
上镜吧丨有城曰武垣
武垣城,一道横亘在肃宁人心田中不朽的历史风景,一座遗落在平畴大地之上伴着沧烟落照生的城池,因武戈而起,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几经兴衰。而如今踏足其上,沧桑的古城早已湮没在时光的烟云里。望眼处,城内黄壤覆盖,黍麦交替,村落环绕其外,鸡鸣犬吠间悄然...
上镜吧丨淡泊如云,自在如风
木心曾说过:“能做事就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木心在十九岁的时候,以养病为由独自上莫干山,一个人住在家族废弃的大房子中,在两大箱书的陪伴下专心读书写文章。白昼天光一窗,入夜矿烛一支。从盛夏到寒冬,他撰写了三大篇论文——《哈姆·雷...
上镜吧丨梦里回甘
儿时的乐趣总是那样单纯,无非是一朵花,一片叶,甚至一个小水洼。我蹦着,跳着,远远一阵甜腻的香味,日复一日地,牵引着我上前去…… 本不是玉盘珍馐,为何有它独特的魅力?一则孩子天性喜糖味,二是小贩的吆喝也是一种艺术。“糖画嘞!现熬现画嘞!三块由...
上镜吧丨答案在风中飘荡
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不同的梦想和目标,匆匆奔向自己的方向。他们竭尽全力去生活,用行动告诉我:为了自己热爱的,为了未来,不论前方是苦还是甜,不论前方是荆棘丛生还是鸟语花香,都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1976年3月的一天,...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