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2018年0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创刊于1992年,为综合文化类半月刊。十几年来紧密贴近读者,以寻求心灵共鸣、展现人性光辉为办刊理念。通过清新的文字、灵动的版式、独特的视角、平等的姿态深入读者心灵。
原价:¥5.0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如初见丨活得过瘾
假如说生命有度——把心与身的存在状态从低到高排列成刻度,那么“瘾”就是一种超乎寻常的生命度。 《纽约客》上有一篇文章,讲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艺术家们的生活方式时,总结是“他们或许活得不长,但都活得很浓烈”。 写作之于我,便是一种秘密的过瘾...
晨读本丨下雪天的年轻人
雪积着很高,现在还下着的时候,五位或是四位,容貌端整很是年輕的人,衣袍的颜色很鲜丽的,上边还留着束带的痕迹,只是宿直装束,将衣裙拉起,露出紫色的缚脚裤,与雪色相映,更显得颜色的浓厚,衬衫是红的,要不然便是绚烂的棣棠色的,从底下显露出来。这样...
晨读本丨风吹洮河
春风,像一把生锈的剑,在时光的石头上,不停地磨。 一磨,锋芒毕露,驱散了洮河两岸的冰雪;再一磨,寒气逼人,逼到那些浪花纷纷醒来,不舍昼夜地奔跑。 风,每吹一次,寒冷就后退一步。她不止步,剑,就始终保持锋利。 即使我们被吹到悬崖的边缘,甚至一...
晨读本丨羊的秘密
秘密是不可言说的,能言说出来的,都不叫秘密。 秘密却期待人类去探访,去言说。 这就是生命的悖论。 再广阔的内心都有局限。再大的局限也期待着突围。 這也是生命的尊严所赐。 当然,如山的困厄横亘,我们谁能走出自己有限的疆土? 这就有了一个迫不得...
晨读本丨狐生员劝人修仙
赵大将军之子襄敏公总督保定,夜读书西楼,门户已闭,有自窗缝中侧身入者,形甚扁;至楼中,以手搓头及手足,渐次而圆,方巾朱履,向上长揖拱手曰:“生员狐仙也,居此百年,蒙诸大人俱许在此。公忽来读书,生员不敢抗天子之大臣,故来请示。公必欲在此读书,...
晨读本丨苦昼短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識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何为服黄金,吞白玉。 谁似任公子,...
晨读本丨
我必须迅速地 描绘云朵—— 瞬間它们就会变形 它们的特质: 绝不重复形状、阴影、姿态、布局 没有任何记忆的重负 它们游弋于事实之上 它们能见证大地上的事物? 当事情发生,它们便分散 和云相比 生活栖息于坚固的基础之上 一成不变,近乎永恒 在...
专栏丨住在风里的少年
潘云贵 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 空气中飘浮着植物的味道/多风的午后/人们说话渐渐慢了下来/时间永远静止在忧郁但清澈的双眼 喜欢听风的日子似乎...
专栏丨火车穿过乌兰巴托
王江江 诗歌爱好者,作品见于各类国家级媒体。做过教师、编辑、旅行体验师,信奉独立自由的生活和写作观,对人文地理情有独钟,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三年,目前仍穿梭于人群之中,相逢在字里行间。 01 当我从晃动的列车上醒来时,金色的阳光正洒在列车的玻...
笔生花丨烈焰的遗迹
一九七一年生于江西上饶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代耕种。作品常见于《人民文学》、《钟山》、《花城》、《天涯》等刊,收入百余种各类选本。已出版作品: 《屋顶上的河流》、《星空肖像》、《炭灰里的镇》、《生活简史》、《南方的忧郁》、《饥饿的身体》、...
笔生花丨薄荷味的生活
以写自然、物候而著称的项丽敏,写皖南四季、乡居已有二十年。项丽敏的散文多短章,多诗人之色,多本味底色,从中可见她单纯、醇厚、智性、朴素的性情。她写草色、写溪流、写流云、写黄昏也是日常所见,文字质地淳朴,去繁杂,敞亮多姿。《薄荷味的生活》正是...
笔生花丨碎香
沙爽是新世纪快速崛起的散文家,文字细腻、严苛、不动声色。《碎香》是《拈花》系列散文作品中的一篇。草木不但滋养我们的身体,医治我们的身体,还给我们生命以启示。大自然四季多变,物种万千,谱写出了我们的人生启示录。《碎香》正是一篇这样的散文。沙爽...
笔生花丨塘溪,塘溪
诗人黑陶是当下十分重要的散文家之一,是“新散文”代表作家。黑陶致力于恢复汉语古老的光芒。《塘溪,塘溪》是其代表作之一。汉语犹如出土的陶器,经过黑陶的清洗和打磨,焕发出星星一样的光芒:浓郁的南方陶乡气息,色泽幽暗但耀眼,生命的气韵绵绵。《塘溪...
嘀咕丨将进酒 叶舟
故事说:有一天,一位爱尔兰人来到了都柏林的一家酒吧。在吧台上,他点了三大杯啤酒,然后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一一排开,再去依次喝完。好心的侍应生上前,提醒说:“先生,啤酒打开会走气的,您应该一杯杯来打。” 这位先生听闻,先是感激,后哈哈大笑说:“...
成长园丨在我们去打酱油的那条路上
01 说到打酱油,它曾是我们的常规工作。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每个孩子都干過。家里做菜要用到酱油,下面条要用到芝麻酱,早餐要用到下粥菜——都要派遣孩子到杂货铺走一趟。 打酱油有两种规格,一是用瓶,一是用碟。用碟的,几分钱就够了。用瓶的可能要两...
成长园丨我曾是最热血的傻子,也是最快乐的自己
昨天看见同事买了一排AD钙奶,看到她撕包装拿出吸管喝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讀幼儿园的时候,会因为喝上一排AD钙奶就开心很久。 现在年龄大了,开心的事越来越少,越来越怀念以前了。 10岁:数学天才 我刚读小学四年级。那是我这一辈子学习成绩最巅峰...
成长园丨惠新西街南口的日子
北京地铁站名林林总总,可我独爱这一个——惠新西街南口。 对我来说,它不仅仅是一个把过往乘客吞吐往复的简单地标,它更像我的一场——新生。 01 上班三年来,租住在北五环的房子里,每天都会两次往返“惠新西街南口”这一站。它是我最快捷也最拥挤的中...
成长园丨妹妹不识字
我妹妹不识字,她一天学都没上过。我的大姐、二姐各上过三年学,我上过九年学,弟弟上了大学。只有我妹妹从未踩进学校的门口。 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们姐弟都很喜欢读书。比如我二姐,她比我大两岁,因村里办学晚了,二姐与我在同一个年级,同一个班。...
成长园丨你来自很远的地方,我去去也无妨
小城,树叶,疤痕;列车,野草,铁门;冷酒,朝露,鬼神。你是依山而立岿然不动的失败信仰,我是顺风而来转瞬即逝的三流旅人。 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 小时候我觉得小镇的北门离南门实在是太远了,要是能去一趟城南,我就能兴奋一天;高中谈恋爱的时候...
全世爱丨这个世界总有人在笨拙地爱你
有了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以最长的触角伸向世界,伸向你自己不曾发现的内部,开启所有平时麻木的感官,超越积年累月的倦怠,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 被爱着这件事真的太美好了。 就像久旱龟裂的土地迎来雨季,...
全世爱丨童仙伯伯
琦君,原名潘希真,台湾当代女散文家,被誉为“台湾文坛上闪亮的恒星”,著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三十余种,包括《烟愁》《琴心》《桂花雨》《七月的哀伤》《水是故乡甜》等。琦君的散文,风文细腻温婉、质朴动人,以回忆性的笔触表达对故乡山水的浓...
全世爱丨久远的家
父亲喜欢种花种树,两亩大的院子,有四分之三种的是果树和花。八瓣梅、刺玫、牡丹、野菊……看到谁家的花好看,父亲就向人家讨要根、籽,要来后就将花籽撒在果树的间隙,或是将根埋在树下。春风一到,果树花与鲜花交相辉映,一个个粉色、白色、黄色的花骨朵竞...
全世爱丨人生河流
01 最近看快手视频,发现在偶尔的土味视频里面,其实还隐藏着一些令人惊奇的创造力与闪光点,有的甚至意外地生出了一种艺术感。 比如前几天恰好看到王坏写的,他在快手上看到一个冰天雪地的河道,一个东北人捆了一把方形的巨型稻草在河面燃烧,拍摄者并没...
星星诗丨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从天空欢悦的青翠里 你收集起月儿丢失的光华 因為光华自己回忆起 你美发上的闪电和秋季 风饮着风在挂念你 它摇动树叶洒下绿雨 湿了你的肩 抚着你的背 裸露了你 燃烧着又变黄 两艘满帆的船展开在 你的胸怀 你的背就是激流 你的肢体凝化成一座花园...
星星诗丨梦江南
那是江南最冷清的时节, 青石板路上,足音泠泠作响, 似是等待故人来访。 我穿过某个院落,好像在前世游荡。 依稀认出那面粉墙, 悬笔终成往事里的游园, 惊梦一场。 那故园里,有人过着四季, 薄酒待月,真水留香。 一更更,一声声, 总有些忘不了...
美如画丨骨头里的盐
刘志成 1973年生于陕北,2007年就读鲁迅文学院第七届青年作家班并加入中国作协。现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内蒙古作协全委会委员。著有散文集《流失在三轮车上的岁月》等12部作品集,获全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入围...
美如画丨梅花引
从未踏雪寻过梅,觉得她除了开得早,和桃花没有多少不同。去水泉寺看梅花,也并非完全为那梅树,实在是因那寺名。 寺在山上高悬着,树木掩映看不见庙舍,但那一树梅,在寺前的崖上,很妖娆,老远就让我想起“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却也像绯红的轻云”。...
美如画丨通湖日出
内蒙古阿拉善通湖草原似一块琥珀,镶嵌在腾格里沙漠腹地。 到通湖看草原,应当从黎明拂晓之前观看通湖日出开始。万物静谧,天地沉睡。水鸟不知是一夜无眠还是醒来早,它们用呢喃之声呼唤太阳早早升起。紧随其后的是湖畔蛙鸣,它们此消彼长,也渴望着阳光雨露...
美如画丨纸上的庄稼人
我常常想,如果在乡下有一间小屋,屋子前面的水塘边种几棵垂柳或者槐树,岸边开半亩田地,种菜、种花,那可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时光会在我的小屋旁放慢脚步,每一天的生活都有每一天的故事,自然界的风景会变得更加清晰和明朗。 这真是一个奢侈的梦想。在乡间...
美如画丨风动桂花香
风动桂花香,初看到这五个字,美到了惊心。画面感强烈到以为是秋天的一幅丹青。 是什么在动?是风在动。风吹着桂花,扑入心,扑入面——可真香。香得浓郁,又香得空灵,这是江南的八月,我走在桂树下,似走在前世。 阡陌小巷、古街幽井,幽幽的桂花香似一条...
美如画丨今夜假使有月光,那也该是你的模样
二十多个小时之前,我在火车上柔柔眺望着山海关初升的月亮,心里默默地酝酿着那句忽然浮起的话:而今,我就在关内,而你在关外了。 虽然这个“你”究竟指的是谁并不真切,也许是北方爽朗的天,也许是北方泼辣的风,也许是北方广袤的平原,也许是北方心实的人...
美如画丨春望草深
草是春天最早生长的植物,是大地上的精灵。 草,小孩儿般睡醒了,一夜之间,发芽,冒尖,露了青,生了色,疯了长。风一吹,草就动,雨洗春来,大地生动了。 草色青青,春光皎皎,野草遍地。伸手摘下一两茎青草,淡淡的草的清香扑面而来,握在手中,把玩不已...
美如画丨春雪的夜
雪下了一天。 作为春雪,下一天的时间够长了。节气已经过了惊蛰和春分,下雪有点近于严肃。但老天爷的事咱们最好别议论,下就下吧。除了雨雪冰雹,天上下不来别的东西。下雪也是为了萬物好。 我站在窗边盼雪停是为了跑步,心里对雪说:你跑完我跑。人未尝不...
美如画丨开在古诗里的荠菜花
荠菜,又名护生草,味道鲜美,是人们喜爱的一种野菜。因它初萌于严冬,繁茂于早春,是春的使者,遂引得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留下众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最早吟咏荠菜的诗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诗经·谷风》里就有“谁谓茶苦,其甘如荠”的诗句。看来...
倾阅读丨一碗生猛的浇头面
江南的众友人都嗜吃面,每每到了难以决定下一顿吃什么的时候,总故作谦虚地说:“我来碗面就好。”殊不知,大多江南人吃面,并非真心只吃那朴素的一碗面,其实是贪恋面上的浇头。所以最后到了面馆,只见那一桌子的小盘小碗的浇头,焖肉、炒肉、肉丝、爆鱼、块...
倾阅读丨江河
一个叫穆伦·席连勃的蒙古族女孩 猛地,她抽出一幅油画,逼在我眼前。 “这一幅是我的自画像,我一直没有画完,我有点不敢画下去的感觉,因为我画了一半,才忽然发现画得好像我外婆……” 而外婆在一张照片里,照片在玻璃框子里,外婆已经死了十...
倾阅读丨银与福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有一座魔鬼城。它是典型的雅丹(雅丹是维吾尔语,意即陡峭的小山包)地貌,砂岩被飓风的利刃和雨水的指甲,还有岁月的剪刀雕刻镂空,造就了千奇百怪的城骸和猛兽的残肢。 我因脚踝扭伤,无法走进波涛起伏的岩群,只有坐在一旁看着瀚...
倾阅读丨做最牛的游行者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旅游似乎没有门槛,只要愿意,谁都能去。有钱就富游,没钱就穷游;有时间就远游,没时间就近游。奇怪的是绝大部分人游着游着,就成一个“姿式”—— 上车睡觉,停车撒尿,见庙烧香,见景拍照。他们绝不会承认自己不会旅游,事实...
倾阅读丨静能量
洛杉矶有个不怎么出名的男演员,名叫查克·麦卡锡。 大概由于收入不高,他想赚取外快。有一天,他突发奇想,开发了一个生意渠道:以预约的方式陪陌生人走路回家,每英里(约合1.6公里)收费7美元(约合人民币50元)。 这种看似滑稽的生意,...
倾阅读丨我的普罗旺斯
到乡下来陪伴你,美君,屏东就是我的“普罗旺斯”了。 告诉你我的几个幸福刹那。 ——埋头读书的时候,偶一抬头,看见你坐在距离我一尺之遥的沙发上打盹,流氓大咪趴在你的腿边,打盹。它把头埋在你的衣裙里,毛茸茸肥嘟嘟的身体露在外面,像个绒毛玩具。 ...
倾阅读丨谁在安排你的生活
人情世故,一些人际关系需要维系,故交近友,亲戚同事,但这些只占你生活的一部分,你的时间确实要献给亲情、友情,但不是全部。 星期天,你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打算看会儿书,听点儿音乐。 你拿出新买的碟,正在拆包装,手机铃声响,你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名字...
倾阅读丨如何忘记一个人
传说森林里有条神秘的路名为“句号”,这条道路在很久以前被施了咒语,要是有人在“句号”上跑一圈,就能忘掉他跑时想着的人或事。 没人知道那条道路是怎么样的,如果真的存在, 也许已经被杂草覆盖了吧,路上长出棵大树也不一定, 那就永远没人可以找到了...
欢乐颂丨我与快递小哥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快递小哥催我下楼拿快递,但是我想先洗个头。小哥很潇洒地说:“没事,我们是那种不洗头也能见面的关系!” 快递小哥打电话问我家住几楼,我说五楼,要不我自己下去拿吧。他很霸道总裁范儿地说,不用,我给你拿上去,等着我。过了十分钟,我接到快递小哥的电...
欢乐颂丨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你,读书与不读书的区别
睡什么觉,起来嗨!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你脸大。 君额上似可跑马 我带着你,你带着钱。 执子之手,子执资斧。 见你都不用洗頭。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我心向山,君心向水。 和你聊不到一块去。 井蛙不可语...
欢乐颂丨你们在说什么?请多指教!
后叛逆:所谓“后叛逆”,是指人到中年开始想体验染彩发文身穿孔、学滑板街舞架子鼓等具有叛逆青少年气质的活动,一种“惊觉错过早恋年纪”式的“临交卷”恐慌……按照此解,所谓后叛逆即“延时叛逆”,但此解关注“外在”多,关注“内在”少——那些内心深处...
花瓣丨我只是眨了眨眼,世界便充满童话
生活中從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悉尼的旅行画家Maxwell Tilse,在作完画后将其沿着轮廓剪下来,而后与现实的景物放在一起,那一幅幅图画仿佛一枚枚建筑徽章。就好像一只会魔法的手在空中那么随意一抓,便将房子缩在了掌中,看上去十分...
花瓣丨从前慢,光阴落笔,浮世清欢
时代推着我们以光速前进,“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木心说:“从前的日子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从前我们有车马、有信封,只是现在被更快捷的工具给替代了。然而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看起来过时”的习惯,在细微的光阴里代我们记着旧日的样子。...
晚安集丨你尝起来真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从小到大,总有一些食物在我们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它们并非是山珍海味,可即便是最普通的食物,在某个独特的瞬间出现,它们的味道也能让我们不能忘怀。因为有些味道,一生只出现过一次,难忘的食物总伴随着难忘的故事。 @考拉 小时候爷爷带着我...
晚安集丨你离开的时间,我孤独的瞬间
我很害怕离别,可是这一生中,总有那么几次痛彻心扉的离别。离别对我而言,是循序渐进深入骨髓的毒药,在某个爆发的瞬间,让我孤独到想哭。 @舒阿瑶 爸爸去世办丧礼的时候我没有一滴眼泪,我感到自责但又真的哭不出來。觉得好像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没办法...
小编说丨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这是一本记述津端夫妇田园生活的随笔。丈夫津端修一是名优秀的建筑师和学者,妻子津端英子则擅长料理、纺织、刺绣等。为了圆妻子英子多年的田园梦,津端修一老先生在退休后带着英子远离都市的喧嚣,归隐乡间,用几十年时间悉心打理着自家的木屋和菜园,调配泥...
上镜吧丨原来你叫婆婆纳
浸桃花为红笺,读池塘春草为绿罗裙,读飞花为蝴蝶,读荷下涟漪为连章草,读远山绿树为美人黛。万物有灵且美。 我从来最喜欢植物,也喜欢植物的名字。不说话的自有不说话的温柔,云雀黄鹂,杜鹃声住,鹧鸪声切,听久了便觉饶舌。唯有一萼花一树叶在眼前,可久...
上镜吧丨谨慎预测,大胆生活
谈起预测,你脑海里可能会浮现出算命老人神秘的眼神和手势,可能想起电影《2012》,又可能想到外婆常说的“燕子低飞蛇过道,大雨马上就来到”的温暖谚语……与大多事物一样,“预测”二字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生活里,令人欢喜令人忧,若想将它的优势发挥到...
上镜吧丨有这样一种声音
有这样一种声音,它从无尽的黑夜中传出,但它是灯火,是光明,它指引着你前进的路,听过它的人很多,关注过它的人却很少。 入夜,天空将暗黑的巨大帷幕拉下后,便进入了沉睡。我提弓,落弓,将这几日沉重的思绪压在琴弦上。这几个月,我进入了比赛前的准备期...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