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7年1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创刊于1992年,为综合文化类半月刊。十几年来紧密贴近读者,以寻求心灵共鸣、展现人性光辉为办刊理念。通过清新的文字、灵动的版式、独特的视角、平等的姿态深入读者心灵。
原价:¥5.00   促销价:¥2.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阅读
  • 二维码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青春时候别偷人生的懒
和我一起学画画的小孟特别自律,不像我,练会儿线条明暗,兑个水彩自己涂涂抹抹些意识流的东西,一节课就过去了。他很认真地一直画线条,很多堂课,唰唰唰,横竖撇捺,长线短线波纹线,没半点水分。 有时看我实在懒散得不过眼,畫室的姐姐就拿着他画的那一张...
晨读本丨做自己,别急迫
那段时间,是我这四十多年来最迷茫的一次。某一刹那的虚荣心的确获得满足,但是冷静下来,需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想做什么。最后,我决定离开新艺城。其实在台湾,总监是一个蛮高的职位,你可以主宰所有的东西,但突然之間我要把所有的东西放弃,没有人fir...
晨读本丨蛇
在高可触天的桄榔树下,我坐在一條石凳上,动也不动。穿彩衣的蛇盘在树根上,动也不动。多会儿让我看见它,我就害怕得很,飞也似的离开那里。蛇也和飞箭一样,射入蔓草中了。 我回来,告诉妻子说:“今儿险些不能再见你的面!” “什么缘故?” “我在树林...
晨读本丨乐声
古人说,所有美妙的音乐,都使听者感到悲戚,确实如此。小提琴的呜咽,笛声的哀怨,琴声的凄凉。从钢琴、琵琶到一般卑俗的乐器,平心靜听的时候,总会唤起我心中的哀思。哭泣可以减轻痛苦,哀乐比泪水更能安慰人心。 呜呼,我本东西南北人。 我曾经夜泊于赤...
晨读本丨吃力
同甲君是十余年的朋友,直至有一日,他问:“你会不会认真地写些严肃的小说?”我听了偷偷打一个呵欠,然后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渐渐疏远。 再做朋友,太吃力了。 又一次,谈到本行的难处,同文忽然说:“你同她一样是写小说的人,你们去讨论好了。”如此见...
晨读本丨我们都是突然长大的
有的人会失眠,有的人会喝醉,有的人要号哭整晚,有的人会去街上独自走一夜,有的人要在自己身上划一刀或用烟头烫个疤;还有的人必须自甘堕落,在一段时间里把自己当块抹布。 有人打了无数通电话给一个永远不接电话的人,打通了却马上挂掉;也有人会独自旅行...
专栏丨人生海海,素履之往
潘云贵:温和如植物的90后学长,又如海底孤独的鲸,常在旧时光中与从前的自己碰面。对于未来,心存光亮,觉得时间会眷顾愚笨但努力的人。 工作以后,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吃素。 清晨,在窗前吃早餐。把香蕉切碎,放入玻璃杯,从冰箱中取出鲜牛奶,搅拌。旁...
专栏丨一张假币里的善良
路小远:清新明媚女子,以真情打动读者。喜静厌动,独享自由。她去过许多城市,看过许多风景,有过许多感触,写过许多故事。 中午去菜市场买菜,摊主找钱的时候,竟发现里面有一张假的一元钱。摊主很是意外,拿着那张假钱瞅了好半天,直说奇怪,这年头居然还...
笔生花丨马前卒
阿微木依萝 彝族,1982年生,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人,自由撰稿人,现居广东东莞市。2011年6月开始文学创作,2012年发表作品。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写小说和散文,作品发表于《钟山》《花城》《民族文学》《散文》《天涯》等。获第五届在场主义散...
笔生花丨雪地上的声音
阿微木依萝 读嘎玛丹增的游记,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同样写游记,他的笔触总能在浮光掠影中突然深入,直到探测出风景的深度。这篇《雪地上的声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作者的文字写得散漫而自由,时不时宕开一笔,但写到最后,所有的枝蔓都归于桑耶寺的主干之...
笔生花丨尼亚加拉大瀑布
阿微木依萝 读到《尼亚加拉大瀑布》,内心便被它征服。以为自己就处于这瀑布之下,它的蒸腾喷涌都朝着自己而来,感受到风声和水花飞溅在脸庞——当然,远远不止这些皮面的感受——我们会在阅读情境中思考许多事情,这是优秀作家带给我们的享受。好文字有个共...
笔生花丨父亲与我
阿微木依萝 这是我有限的阅读经验里,读到的最好的一篇写父子关系的文章,我读了不下十遍。它写的不是父子之情,而是父子之间的疏离。整篇散文由田园牧歌式的描述开始,父亲和“我”在白昼的森林里行走,文字舒缓,情感平和,似乎也是走父子情深的路线。但当...
笔生花丨看云
阿微木依萝 草白是我近年认识的80后女作家之一。她的散文和小说同样出色。也许是生于江南的缘故,她的气质温婉、娴静,而她的文字内质好,沉稳又不失才思,采词纳句顺理成章,自然天成。此篇《看云》是她早期的作品,虽然看似平淡,但气息美好、灵动,读后...
嘀咕丨好看的木鱼
来天明寺的施主们常会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比如盯着我们桌上的木鱼看上半天,然后说:师父,你们的寺庙有没有纪念品提供,能不能卖个木鱼给我们呀?遇到这种情况戒嗔便只能很不好意思地回答他们:这个不能卖的,卖给施主们我们就没得敲了。 实际上我们寺里当...
嘀咕丨讨厌和害怕
树上的毛毛虫,水里的蚂蟥,是我讨厌和害怕的东西。 我怕狼,怕鬼,怕小偷。但都只是怕,不讨厌。 也有讨厌而不怕的,如放屁虫,蚰蜒,老鼠。 和让人討厌相比,让人怕的,也许还有可取之处。狼聪明,鬼幽默,狐狸机智,小偷说不定能成为侠盗,最不济也能在...
么么哒丨在这个夏天天荒地老
[姜花总是和夏天一起出场] 在父母离婚的第二年,路野走路就开始低着头,好像一只永远不会再抬起头来的鸵鸟。 那天,她在花贩那里买了一把姜花。一块钱一束,一束4朵,她买了5块钱的,高高兴兴地捧了走在街道上。街道干净,空气干净,心也很干净。捧着一...
么么哒丨爱情的功夫论
自古民间出高人,我的朋友中就隐藏着很多功夫高手。他们的厉害都体现在谈恋爱上面,每个人的修炼史写出来都是几百万字的传奇小说。 主人公一开始懵懂无知、一穷二白,接着经历各种莫名其妙的分手,比方说长达两个月不联系像进了史前寒冰窑,比方说对方劈腿如...
么么哒丨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我妹妹出生的那晚,我正旷课在网吧跟朋友通宵打游戏。 一群狐朋狗友知道我空降了个妹妹,大半夜齐声嚎叫:“啊哈哈哈哈哈,你完蛋了!小孩最烦了——整天说你坏话!拔你网线!偷你零花钱!哈哈哈……” 我当时不懂事,还真被吓得娇躯一震。后来转学,跟这群...
么么哒丨我想给你煮碗面
最近咖啡馆门口多了墙壁上那个燕子窝,来了两个新成员,不止有两只老燕子,还多了两只嗷嗷待哺的雏燕。随着它们的到来,咖啡馆里有了几个新鲜的小故事。 如果说让你们描述关于夜晚的一些场景,那一定就是肚子饿了的场景,在很多不眠的夜晚,并不是关于困倦,...
么么哒丨为谁
我不懂得做菜,而且我把我不懂得做菜归罪于我的出身──我是一个外省女孩;在台湾,“外省”其实就是“难民”的意思。外省难民家庭,在流离中失去了一切附着于土地的东西,包括房舍、宗祠、庙宇,还有附着于土地的乡亲和对于生存其实很重要的社会网络。 因为...
么么哒丨父亲,欠你一句“我爱你”
老陈说,他第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在他面前哭,就是我的父亲。他从来不知道,女儿出嫁,父亲是真的会哭的。 所有的珍贵,无非是情到深处才泪流满面。所有的汹涌澎湃无非是再也盖不住心底的波涛汹涌,于是顷刻而出。 那一天,乐队迎我出门,父亲忽然紧紧拉住了老...
成长园丨青春正在时关掉你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学院的约翰教授每天上班时,看到许多人无论是在等电梯还是在工作,都会拿出手机看上一眼。 看到这个情况,他那颗为研究而生的心动了下:这会不会打断一个人的注意力?久而久之,还会让人养成一种类似于强迫症的不得不看的坏毛病? 想到这儿...
成长园丨困住你的只是你自己
01 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嗓音特别难听,是上小学三年级时在那个脏兮兮的、狭窄的小操场上。 那是一节体育课,在自由活动时间,我被拉着参与了那个名为“老鼠偷油”的游戏。游戏中大家发出各种各样的尖叫声与笑闹声,我也不例外。 正当我累得气喘吁吁...
成长园丨我们都爱孙悟空
我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孙建军。孙老师是个民办老师,个子不高,尖嘴猴腮,肩还有点斜,怎么看也不像是人类灵魂工程师。因此我们一开始就不喜欢他,背地里叫他“孙猴子”。 “孙猴子”二十六七岁,还没成家,估计就是因为他的长相吧。另外“孙猴子”脾气暴躁,动...
成长园丨少年别怕,弯路也许是上坡路
—— // 01 大四快结束那年的初夏,他和其他所有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忙得焦头烂额,四处投简历。可悲的是,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奖项或值得炫耀的东西能写在简历上。 他开始后悔这四年下来虚度青春,终于承认泡网吧与厮混的下场是一无所有。 寝室里其...
成长园丨摘一次月亮
小学六年级时,我的语文老师是个高高瘦瘦的老头儿,人很好,就是讲课有点儿啰唆。 有一次,他兴致勃勃地讲《桂林山水》,边讲边高兴地吟诵起来,我却觉得很无聊。老师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的手情不自禁伸到课桌的抽屉里,摸到了厚厚的、宽宽的书脊,那是我...
星星诗丨和弦
树林和我 紧紧围住了小湖 手伸进水里 搅乱雨燕深沉的睡眠 风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我走到街上 喧嚣被挡在红灯后面 影子扇形般打开 脚印歪歪斜斜 安全岛孤零零的 海很遥远 一扇蓝色的窗户亮了 楼下,几个男孩 拨动着吉他吟唱 煙头忽明忽暗 野猫孤...
星星诗丨柠檬
让我在树荫里把你采撷,在中午 在一声钟响和夏季由翡翠鸟负载的星期天 让我能触摸你的清凉,柠檬 让我像一杯纯净的淡水 浸洗你金黄而甜蜜的果实 让我在庭院里把你品尝,在黄昏 在绿色长廊和夏季由翡翠鸟负载的星期天 让我能说出你的名字,柠檬 讓我像...
星星诗丨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憂郁。...
花瓣丨你的心有一道墙,但我看见一束光
你们说我眼光高?我只是明白有些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在意你,又或者说他可能是真的喜欢你,但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喜欢别人。我从来没有感受过那种被人堅定选择的感觉。就像是,他只是刚好需要,你只是刚好在。 就算我们没能走到最后,我也不会心存遗憾,你有你...
花瓣丨下雪天,世界最美的景
下雪天,世界最美的景 在筆尖触纸的刹那 教室窗外的雪花飘洒而下 蝴蝶蹁跹般轻盈飘逸 寻一处落脚的枝头 黄昏后的路灯 映出两行浅浅的足迹 路边的小贩依旧卖力地吆喝着 黏了雪花的烤红薯 是味蕾深处最好的味道 细听,雪花中夹杂着你银铃般的笑声 哦...
美如画丨藏地情谣
从西宁出发,沿着西格线,一路向南,情绪一路激动。 或許是因为第一次进藏,那种蠢蠢欲动的心情,总是难掩内心的波澜。更不敢想象,多年以前曾梦寐以求的藏地高原,此刻就踩在脚下,激动的情绪难以言表。 我也说不准,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藏地高原。莫名其妙...
美如画丨一片叶子下的生活
如果我们要求不高,那么一小洼水边,一块土下,一个浅浅的牛蹄窝里,都能安排好一生的日子。针尖小的一丝阳光暖热身子,头发细的一丝清风,让我们凉爽半个下午。 我们不要家具,不要床,困了你睡在我身上,我睡在一粒发芽的草籽上,梦中我们被手掌一样的蓓蕾...
美如画丨栀子花香
老远,花香袭来。 那儿是抚州七里岗,以往,这儿是一片荒山。有一天,栽上了黄栀子,一栽一大片,几千亩。于是,这儿便热闹起来,五月份,有人来赏花,十一月,有人来摘黄栀子。现在是五月,花开了,我们来了。还没看到花,就闻到花香了,淡淡的,似有似无。...
美如画丨一块钱一摇
山里人以前做生意少,就算买卖也不像是交易。 比如卖瓜论个,不管大小是一个价;卖羊论只,大一点小一点也不计较。卖柴则论步,把柴火码成大体上四四方方的垛子,然后以脚步丈量出一二三。至于脚步的长或短,柴垛的高或低,都是马马虎虎的。 牛马是比较昂贵...
美如画丨进入
院子里有一棵朴树,明显是从什么地方移植过来的,已经显出了苍老之相。小区里有不少树如此,并非土生土长,而是辗转再三,从出生地挪到一个地方集中,由懂得植物生存道理的人砍去某些枝条先种起来,需要时挖出来,移到需要处种下。 有的主人不满意这个树种,...
美如画丨秋韵十里
长堤十里,秋水一方,千亩荷。满目碧绿在辽远处渐渐接入天际。 夏日里那温婉又娇艳的荷花,早已随秋风凋零而去。荷叶依然亭亭如盖,就像一群高傲不羁的调皮少年,一阵风吹过,满塘挤挤挨挨摇曳舞动着,卷起一波又一波富有节奏的绿浪。莲蓬饱满朴实而又挺拔壮...
美如画丨凉是一种味道
在超市闲逛,看到一排排的罐头:黄桃罐头、山楂罐头、橘子罐头、梨罐头等,都是比较常见的品种,本想买一瓶回去吃,但一想这是在南方,一颗饕餮的心顿时凉下来。 我在东北生活过多年。每逢过年,总要买一些罐头回来。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外面的松树上积压着...
美如画丨母亲的旗袍时代
那天收拾家里衣柜的衣服,赫然发现几件母亲遗留下来的旗袍。我抚摸这些熟悉的衣服,追念已经逝世的母亲,回想那些消逝的岁月——香港的旗袍时代。 从二战后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真的是旗袍的世界,上班族和专业阶层的女性绝大部分都穿旗袍。我母亲是小学老...
美如画丨天津
天命或祖传,人总是善于适应的。比如说,有烦恼,而且不少,一定还是有能力,在苦的夹缝中,甚至一时忘掉苦,找些樂趣的。吾从众,功课的繁重,没兴趣,而且不能不想到难于改行,以及人人都会遇见的兰芷之变为荆棘,一时都不管,且迈出西楼,逛书摊或看风景去...
美如画丨呼吸之间,全是人生
很小的时候,每天傍晚时分,负责清扫垃圾的父子,就会经过我家门前。一时间臭气熏天,难以忍受。 起初我總是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肢体语言外加神情。再后来,我习惯性地逃走。有一天,打扫垃圾的照旧到来。那一次来不及躲避,加上年纪小,有了些任性的行为。...
美如画丨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 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 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刚离开学校时,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而又单调。 后来,时代突然改变,人们的日子如同解冻的江河,又在阳光下的大地上纵横交错...
倾阅读丨在不安的世界里,给自己安全感
如果单说“安全”这两个字,首先想到的是诸如“交通安全”“饮水安全”“金融安全”。如果“安全”的后面,再缀上一个“感”字的尾巴,那就有些不一样了。顾名思义,安全感是和人的内心紧密相连的一种感觉。如果“安全”主要指的是外在的环境,那么“安全感”...
倾阅读丨做自己的上帝,上帝才会赐予你的东西梦想
最近,读到这样一段文字:我渴望力量,上帝却给我困难,让我强壮;我渴望智慧,上帝却给我问题,让我解决;我渴望勇气,上帝却给我危险,让我克服;我渴望财富,上帝却给我体力和头脑,让我劳动;我渴望爱,上帝却给我一个遇到麻烦的人,让我去帮助…… 有这...
倾阅读丨什么样的人有未来
两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一个省级电台的播音员,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我们经常在网上一起配音和朗诵,逐渐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小圈子。他有特别醇厚温暖的男中音,听起来很舒服。 虽然省级电台的名声和待遇都相对不错,但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想要的生...
倾阅读丨草把田记事
草把田一直像一幅古老的画沉积在心里,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无法抹去。 草把田是一处高房老屋,这是七村八处方圆三四十里地界的人都知道的事儿。要是见了陌生人,你单独介绍自己的名字,别人记不起。你要是说上一句,我是草把田的某某某,别人一下就记住了。...
倾阅读丨人没有不懒的
人没有不懒的。 大清早,尤其是在寒冬,被窝暖暖的,要想打个挺就起床实在不容易。荒鸡叫,由它叫。闹钟响,按一下钮,在床上再赖上几分钟。 白香山大概就是一个惯睡懒觉的人,他不讳言“日高睡足犹慵起,小阁重衾不怕寒”。 他不仅懒,还馋,大言不惭地说...
倾阅读丨我们生来都是旅人
我在路边坐下来写作,一时想不起该写些什么。 树荫遮盖的路,路畔是我的小屋,窗户敞开着,第一束阳光跟随无忧树摇颤的绿影,走进来立在面前,端详我片刻,直扑我怀里撒娇。随后溜到我的文稿上面,临别时留下金色的吻痕。 黎明在我作品的四周崭露。原野的鲜...
倾阅读丨俗气及其他
俗气,就是有点人间气,就是不超前,就是落后时代30秒,但也不能落后太多。 说到俗气——生活俗气一点就舒服一点,舒服一点就感觉世界美好一点。我每天醒来可不是为了看到一个糟糕的世界。 如果你认为我已放弃了理想,这是你的看法。你也许会说我这是在凑...
倾阅读丨网中
晒网的日子,一张又一张渔网在木架上挂好,这个渔村连着那个渔村。海水把粗实的网浸黑,腌重后沉沉垂下,挺直。这是青山的发网、大海的坐标、渔家的长城。这是透明的长城,有方格的长城,有带盐的海风,只不见烽火。 他们的家在长城里,太阳和风来自长城外。...
欢乐颂丨壮士,我钦佩你的机智!
我在街上走路,一个呆萌的小女孩一直在后面喊“爸爸,爸爸”,起初没听见,后来听见了一回头,小女孩发现只是背影像。于是她愣了一秒钟继续喊“88、89、90……” 我同事,趁总监不在办公室抱怨:“天天加班,又不给加班费……”然后聽到了总监在走廊的...
欢乐颂丨那些年的网购经历
节前 女朋友很懂事,双十一前一天晚上她为了不败家,吃完晚饭早早就去睡了,不過睡到现在还没醒,我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我安眠药下多了? ——什么车容易超载,还会造成严重损失,但又没有法律禁止? ——购物车! 节中 钱没了可以再挣,东西下架了就没...
治愈系丨那些柒小汪教给我的7件小事
0 1…… 我跟柒小汪认识足足两年了,两年前的8月她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就带了一个红盆一个蓝盆,红盆吃饭蓝盆喝水,现在她比两年前胖了五六斤,是一条8岁的金毛狗了。她时常趴在31楼的阳台上看着窗外,鸟飞得那么高,楼盖得那么高,她问我:是不是当...
治愈系丨一个画家和他笔下不朽的故乡
我第一次见到夏加尔的真迹,是在2006年。那一年的春天,我在纽约的现代美术馆,看到了他的油画《生日》。那画是那样的熟悉,早已经司空见惯,因为在孩子几次搬家的房间里,一直挂着和这幅画一般大小的印刷品。 第一次见到真画,特别是在灯光闪烁迷离的展...
治愈系丨麻雀
01 你见过麻雀吗?那些小如铁蛋,不会迈步走动,只会双脚跳跃,蹦蹦跶跶,叽叽喳喳吵闹不休,或扑棱棱飞来飞去的麻雀,你肯定见过。我想说,你见过谷地里的麻雀吗?我见过。是在生产队那方六十多亩的谷地,我的队长爹勒令我这个愣头青去谷地看谷子,我那个...
治愈系丨到底是我们离开了故乡,还是故乡离开了我们
01 大概骨子里有漂泊的基因,这些年我一直在漂泊。先是不满十八岁就去了大洋彼岸,一个叫墨尔本的城市。辗转到了堪培拉,毕业后兜兜转转又回了墨尔本读研究生。后来终于告别学生时代,再三纠结还是选择了北京。 看起来多多少少离家近了一些,但又好像离家...
晚安集丨谢谢你,偷偷爱着我的、陌生的你!
在日本旅行,不小心忘拿了钱包护照,着急忙慌坐电车返回原地。结果一个日本老太太守在那里,很善良地用日语跟我说:还好你赶回来了,丢了护照一定很难想象,希望你在日本玩儿得开心。她握住我的手,那一刻真的觉得很温暖、很感激。 这世界很大,很多时候我们...
晚安集丨荷马的游与吟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十分单薄的背影:他披着褴褛的衣衫,花白杂乱的胡须挤在一张瘦长的脸上,眼眸微微闭着。 我知道他看不见,可他的头仍然向上昂着,仿佛在仰望天上的星辰。 这个人,在艺术家眼里是浪漫主义的象征。但我总认为,所谓的吟游诗人不过是一群...
上镜吧丨风,踩着思念的步伐
斑驳年华,似沙漏般,弹指间,留在昨天。苦涩与喜悦,都不再去回忆,永久埋在时光的烟尘里。夕阳的静谧里,天边的暮色在眼底悄然流转。 ——题记 送外祖父出殡的那天,风拉扯着孤零零的树叶哗哗作响,伴随著孤零零的节奏,划过脸,如刀割一般。爸爸开车载着...
往期杂志 更多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么会在第一时间为您跟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