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 (2021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创刊于1980年1月,是百花文艺出版社创办的,我国第一家专发散文作品的纯文学刊物。
原价:¥10.00   促销价:¥6.9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丨旧时月色
旧时月色 月亮升起的时候,人间就静了。 旧时树多,草茂。树多成林,一片一片的树林,月亮照着,一摊一摊树影汪汪如泼墨,远看有生动变化的轮廓曲线。旧时水也多,池沼、溪流、湖泊,很多地方,都亮闪闪的。月亮照着水面,每个水面都有一个月亮,旧时的月色...
丨栗园暮色
栗园暮雨 流落着,居然到了栗园。以前的栗园,现实的栗园。夏日的云,的确丰富。深蓝、墨蓝色的云,一团、一道、一片、一绺,这些大有深意的云,拒绝象征,大道至简,在云之中,云雀闪电般飞过,一些风微微吹来,便是每日短暂的雨。雨使得栗园更加诗意浓深,...
丨画某某记
画鹤记 我花八分钱买过一张虚谷的画(不用注释肯定也是印刷品)。虚谷的一张《松鹤图》。在上小学时。 把那一只鹤粘在枕头那边的墙上。我睡前观赏一阵,才去合眼。鹤是瘦的,缩着脖子,蜷着腿,单腿独立,冷冷地站在那里,下面一地菊花。窗外有风,夜里开始...
丨屏风里的黄错
一 看柳亚子的晚年照片,下巴上的山羊胡子长得潦草又在风中前仰后合,再将目光向上移,就见这个老人已经谢顶。这样的不堪,在柳亚子的青年时代还没有发生。那时的柳亚子前发齐额,后发披肩,这种发型现在都还叫文艺范儿,放在一个世纪前更是让人侧目。柳亚子...
丨明月扬州
一 虽说徐凝的“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让扬州名满天下,但要独挑一位对扬州专情而又鞭辟入里的诗人,怕只有杜牧。 差不多十年前,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开头: 公元九世纪三十年代,当一个人写下“十年一觉扬州梦”这样的诗句时,他没有料到,从...
序与跋丨《麝尘莲寸集》出版记
一 清末徽州的汪渊、程淑夫妇完成的《麝尘莲寸集》是部集词而成的词集。集词始于王安石,后来不乏经营者。明末清初著名诗人、词学家万树严守规矩,可惜作品太少。这种活动难度大,曲高和寡。按照规矩,不可夹杂诗或曲的成句,也不可掺入自己的句子。如用《沁...
讲述丨在时间里
一 县城最大的好处,是生活半径小。当然,也可以说是缺憾。因为小,所以集中、便捷。我们很少将时间浪费在路途上。我住的小区是当年县城开发的第一个楼盘,位于城北。开售的时候还是一片荒郊,没有多少人看好。谁知道,才几年工夫,城北成了县城政治活动中心...
讲述丨宗强师的两句话
宗强师2020年3月15日(农历二月廿二日)度过九十岁生日,4月29日在南开园家中安详离世。转瞬之间,先生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快一年了。几天来,调动记忆,先生那清峻的形象总是出现在眼前,还是以前的样子,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但腰杆笔直,恍...
讲述丨撤退
清晨,依然是旧模样。逼仄的巷道,青蓝而狭长的天。灰鸽子如同草鱼,胆小,寻常,被光膀子的男人吓跑。一早买菜的老太太来了,她多年前被马路上的三轮车撞坏的腿,旧病复发,走路摇晃。 咳嗽,韭菜,布袋,煤渣,尿盆,晾衣绳上的鞋带,民营医院值夜班回来的...
闲话丨路上草花
一 走路遇见草,也遇见花。 对我来说,凡是草,都是花。天堂草也开花,穗状花,小小的一穗,针一样。在天堂草面前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知道它曾开过花,曾落过花。人眼,比针眼大,总看着大处、远处,这样细而小的花,不太看得到。忘忧草也是草,和天堂草不一...
闲话丨荠菜之味
飞机场 我父母过去是军医,当年九里山是华東军区空军〇〇八基地,即今天的空后勤学院。我童年时赶上“大跃进”及以后的饥馑岁月。那时部队尚不至于挨饿,但记得吃饭前要喝汤,汤是豆腐渣做的,能先把肚子填饱一半。 后来搬离部队,母亲任职地方医院。粮食依...
闲话丨糖的记忆
打儿时记事起,最先认识的恐怕就是麻糖了。货郎担沿村叫卖:“敲麻糖哎麻糖——”婆婆妈妈们总要花上一两个眼眼钱或者找出一点破铜烂铁来,敲上一大块麻糖哄小孩。吃麻糖是很麻烦的事,含在口里嚼不烂,糖稀流下来,大襟脏得像画符。我就不明白,货郎敲麻糖时...
闲话丨汪曾祺与秋海棠
汪曾祺绘秋海棠图 做汪曾祺纪念馆展陈大纲与展板深化设计时,我曾向汪丽纹请教过汪老家的掌故。她是汪老第二个继母任氏的大女儿,与丈夫金家渝住在高邮市竺家巷九号,原“汪曾祺故居”内。 “我们都叫继母为娘。”汪老《我的母亲》一文中曾在括号中这样注明...
闲话丨雾
在乡下常见到的是雾。雾浓浓浅浅的,也不一定是雾,有时候就是大地蒸腾出的地气。那地气从丘陵、田野、河流,从泥土里袅袅而出,薄若蝉翼,或如牵出的一缕轻纱,颜色呈现白或乳白色。让人看见真的恍坠雾中。雾也有这颜色,但雾浓厚如棉絮,更多的是暗、黑,都...
看·听·读丨道德悲歌与消极气节
郑成功的道德悲歌 我家本起草莽,玩法聚众,朝廷不加诛,更赐爵命。至于今上,宠荣迭承,阖门封拜,以儿之不肖,赐国姓,掌玉牒,畀印剑,亲若肺腑,即糜躯粉骨,岂足上报哉?今既不能匡君于难,至宗社堕地,何忍背恩求生,反颜他事乎?大人不顾大义,不念宗...
行旅丨白戈壁
雪,落在戈壁中,将一地的蓬蓬草托举了起来,像绣在无际白麻布上的花朵,凸显出它们铅灰色的质朴与高贵。雪,越落越大,白白的天,白白的地,白白的落雪声,直到将所有的草棵没进雪被里,将所有的沟壑填平,直到用白色将天和地连接在一起。站在白天白地的雪原...
解释与重建丨铁漩涡
一千五百多年前,《后汉书》就说“车如流水,马如游龙”。是的,街道是城市的另一条河,其间车水马龙,百舸争流。 到成都生活五年后,有天突然在车如潮涌的街口发现,地铁就像街道之河下隐秘而深长的漩涡,从早到晚,日复一日,一个个陌生男女就悄无声息地被...
解释与重建丨通向神秘与幽深的
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陶街,原来住过的那幢小洋楼,被改动拆卸得面目全非,除了地上的花街砖没有被挖掉,其他门窗和建筑构件都不翼而飞。这幢洋楼建于民国时期,颇具西洋建筑的风格。提起广府的建筑,大多想到的是西关大屋,如陈家祠,青色砖墙,飞檐斗拱,丰富...
解释与重建丨二十四桥
石岩湖本是一大湖,山间一片浩瀚的水,周围森林环绕,密不透风。其为水源地,游人无法实际接近。站在高处,遥见蓝色玛瑙。风吹树摇,玛瑙碎裂滚动,渐渐蔓延上岸,不汹涌,却扎实,越过植物,遇坑洼与沟壑,留下深深浅浅的一汪,再挪不走。一个夜晚过后,各类...
中国长城丨敌楼的“设计师”
敵楼的“设计师”...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9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9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