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8年0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主要栏目:魅影惊情、悬疑空间、灵异笔谭、丫丫侦探社、推理之门、幽默鬼岛、城乡异闻录、极速体验、特别推荐等。
原价:¥3.00   促销价:¥1.2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今古传奇丨千里走单骑
深沉的夜空下,从古驿道上传来哒哒的马蹄疾驰声,那急促的声音夹杂着不安和慌张,似乎还带着一股杀气。 古驿道上,小兵曹大策马向北,一路疾奔。 曹大骑在马上转头看去,只见数十丈外的古驿道,再无追兵的一丁点影子。曹大稍松口气,心道将军的白马果然是匹...
今古传奇丨鹤顶红
六名锦衣卫带着我从京城来到晋江灵源山灵源寺,那是明洪武四年的初冬时节,山上许多树木的叶子被猛烈的西北风刮了下来,地上铺满了一片片枯黄的落叶,显得一片肃杀。 锦衣卫副镇抚使肖元岳把我交给了灵源寺住持灵源大师,说道:“皇上有密旨,令藏在寺中之人...
今古传奇丨君子留路
白掌柜不甘陪着老东家张汉中一伙在山谷里冻死,扔下句“对不住了”便率领他那十余人扬长而去。 被丢下的老东家站在雪地里木了半天,最后长叹一声。 管家一直陪在身后,他小心翼翼地问:“东家,那小子会不会……” “人都剩下一口气了,咱有工夫考究他的来...
今古传奇丨假伤疤
咸丰二年,果马县出了件蹊跷的案子。 果马街上出了名的闲汉张三疤死了。自杀死的。 自杀有些怪异,不是上吊,不是抹脖子,不是喝毒药,不是切腹,不是溺水,是左胸一剑,直插心脏。死时独眼圆瞪,直视苍天。仵作验尸完毕,习惯性地用手拂了几下眼,闭不上。...
今古传奇丨讨工钿
丁亥年春,陈墩镇几十户商贾大户愿意出资在红木桥堍镇公所旁建一座镇公堂。经商议,破土后的诸如筹资、购料、招匠人、监工、付工钿等所有事宜均由镇商会陈会长操持。陈会长唤了本家两个内侄做帮手。建公堂事宜进展还算顺利,只半个月工夫,陈会长他们就筹集了...
红尘异事丨喋血棋怪堂
杭州城内的棋怪堂远近闻名。棋怪堂的主人黄胜,是一家药铺的老板,他是棋圣黄龙士的后人,凡胜过他的或手谈后经他认可的都可留在棋怪堂,吃穿不愁,每月还能拿到不菲的补助。 这天,黄胜从杭州知府官邸出来,走进棋怪堂一雅间后,就一个人静坐默默不语。一个...
红尘异事丨百里滩刀客
时令过了立秋,三十出头的爷爷每天都亢奋得失眠,不论白天黑夜,脑子里全是一柞长的大对虾,瓦片似的大海蟹,光屁股娃娃大小的鲈鱼。出海打鱼,就是抢银春金秋两季,卖足了现洋,好偎冬过年。 凌晨,码头上人影鬼动。爷爷解开缆绳,和另一个绰号叫“狼鱼”的...
红尘异事丨酒面
老鹰岭,是盐河入海口的一处制高点。 盐区沦陷后,日本人在此修筑碉堡、建设炮楼,扼守盐河码头,切断我抗日军民的水上运输线。驻海州的44军军长王泽浚,为拔掉老鹰岭上这枚“钉子”,派属下一个连的官兵,前往交战。 连长周汉彪,山東郯城人。此人土匪起...
红尘异事丨锔匠奇遇
李华源在长安城锔瓷,为朋友和收藏者修补古旧瓷器,技压四方,誉满古城。 一天,李华源正在工作室锔瓷,忽然走进来一位老外。老外五十开外,手里抱着一个市场上常见的仿宋青花瓷瓶,操着一口西北普通话,问道:“请问,您就是锔瓷李大师?”李华源颔首道:“...
乡野记趣丨喝晃汤
无论如何,大过年的,总得让老婆、孩子高高兴兴吃上一顿猪肉,一家人总得围在一起热热闹闹包一次饺子! 可是,有一年,快过年了,周全明还没有想好,怎样弄到过年要吃的那几斤猪肉。 大概有十多年了吧,周全明家过年就没有杀过年猪。黄泥湾这十几户人家,虽...
乡野记趣丨1963年过年
男人挑了一担灯芯,要出门。一个女孩儿,蹦蹦跳跳跑了过来,女孩儿说:“爸爸要去哪儿啊?” 男人说:“卖灯芯。” 女孩儿说:“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男人说:“过年回来。” 男人说着,出门了。女孩儿跟了几步,说:“爸爸,给我买新衣裳过年。” 男...
乡野记趣丨贴春联
做事情总得一件件轮着来,一件件都得做好。父亲这样说。父亲还说,老屋昏暗,贴上年画春联,就亮堂了。我知道,贴春联后,才能穿新衣,玩鞭炮,拿红包,也就把贴春联这事妥妥地放在心上了。 得先到集市上买红纸。那时家穷,过年开销大,能省则省。父亲读过高...
乡野记趣丨猎情
立冬那日,爹托人给我捎来一大挂山猪肉。爹虽是护农小组的成员,持有公安部门颁发的准猎证,但年岁渐大,加上腿脚不好,已不再赶山。山猪肉集上也有,但多是圈养的山猪的肉,要价最高时每斤三十元,爹一辈子勤俭节约,怎么花得起这大价钱? 我家地处幕阜山脉...
世情百态丨代写冯
代写是个老行当,多在邮局附近出摊。少时,一两家;多时,十多家。 这个行当无需太多東西,一张桌,一沓纸,一支笔足矣。讲究的代写人,会使专用笺纸,且以毛笔书之。但多数代写者只用钢笔,纸也就地取材,机关、企业、学校的稿纸都有人用。 代写多是代人写...
世情百态丨灵香草女人
中午,赵小曼一个人,在城市的雾霾中游荡。 没胃口,连公司饭堂的门都没进,她却装得像刚吃饱的样子,跟随饭后鱼贯入電梯的同事,也进入电梯。 “赵姐,你脸好苍白!”人群中,忽响起一声惊叫。 赵小曼不禁一把捂了脸,冰冰的。没想到,晨起精心抹的腮红,...
世情百态丨布衣之交
谁也没有想到,退了休的张县长和修自行车的老刘头成了至交好友。 过去,张县长在任时,出入有专车接送,往来前呼后拥,他对于在县政府门口修自行车的老刘头基本上是视而不见的。只是偶尔,张县长在车上会看到坐在小马扎上摆摊的老刘头,也偶尔,张县长会询问...
世情百态丨老井里的地洞
村头有一口老井,养活着村里的老老小小。由于年代久远,老井出水越来越少,用水多的时候,水桶能触到井底。 大家都说,老井需要淘了。于是请来了四个淘井的师傅,叫张三、李四、王五、马六。 四个人下到了井里,果然井底的泥沙淤积得太多。张三、李四下到井...
世情百态丨秘密
退潮了,咆哮的大海收敛了它狂暴的脾气,悄悄地退了下去。长长的海滩被冲刷得光溜溜的,所有的脚印,所有昨天的痕迹全抹去了,只偶尔留下大海的某些馈赠以及某些遗弃。 几个渔家孩子在海滩上戏耍着。突然,他们闹嚷嚷起来。 海妹子凭她的第六感官,意识到孩...
人与自然丨母牛蓝铃
也许是血腥味太浓了,也许是分娩时的叫声太响了,母牛蓝铃刚刚产下小牛犊,流沙河对岸的树丛里就突然蹿出一只华南虎。它踩着齐腰深的河水冲过来,在河堤上吃草的几头黄牛立即惊慌地逃跑。 西双版纳村寨的居民饲养黄牛习惯放养,母牛在野外分娩是常有的事情。...
人与自然丨双面母豺
亚洲豺是群居动物,它们通常以“家庭”为单位,组成一个小集体,共同生活、共同防御、共同捕食。在这个集体中,成年公豺是头领,它带领着母豺和一群孩子,在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里战斗。 一个以美国动物学家为主组成的摄制组,却在一片丘陵地带,发现了一个没...
人与自然丨黄猄之死
这是一只健美的雄性的黄猄,它有结实的肌肉、黄亮的毛皮、修长的四肢。它本生长在碧树青青绿草茵茵的山丘里。它有自己的妻子儿女,有自己的家。它本应带着妻儿自由地奔跑在山丘向阳的草地上。听说它奔跑起来的速度很快,可以用疾跑如箭来形容。 那天,想必是...
新聊斋丨尚书坟
从前,有一个村子,村里早年间出过一个在京城做尚书的大官,于是村子就被人们叫做“尚书村”。那个做尚书的大官死后葬在离村子几里远的一个大墓里,叫做“尚书坟”。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尚书坟里住进了一群狐狸,他们进进出出都有车马,还有丫环仆从。村里人...
新聊斋丨妻子为何成红娘
据《剪灯新话》记载,元大德年间,扬州一名崔姓官员同邻居吴防御交情深厚,且崔家儿子兴哥与吴家女儿兴娘都在襁褓之中,于是崔家求聘兴娘,吴父同意后以一支金凤钗作为订婚信物。 不久,崔父带着家眷远出做官,15年没传回一丝音信。兴娘便守在闺中,直至1...
新聊斋丨古宅阁楼
午夜十二点,客厅里的挂钟准时响起,子敬也不知道姥姥家的钟为什么总在这个时候响,大半夜听着怪瘆人的。 姥姥家在乡下,房子是旧时的仿古建筑,独门独院,有自己的小阁楼。姥姥一再嘱咐他这里晚上阴气重,不要到处乱跑。 刚到的第一天夜里,子敬翻来覆去好...
新聊斋丨梅信
我是江城的卖酒女,每到冬至时节便会有大群的酒客拥满我这小阁楼,今年也不例外。 我在阁楼里煮酒,外边的雪簌簌而落,不一会儿便堆了厚厚一层。今日和往常倒也没什么不同,只是有位酒客说我这酒中有梅香,和别家的酒大为不同。 我煮了这么多酒,接待过那么...
悬疑志丨在劫难逃
尼尔是个凶残的杀手。几年前当尼尔被捕入狱时,相邻的新州刚取消了死刑,这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在服刑期间,他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 尼尔在监狱附近的小镇上躲藏了好几天,现在他已经溜到了小镇的边缘地带,这里伫立着镇上最后几排农舍,后面就是通往...
悬疑志丨赃衣识凶
乾隆年间的一日清早,山东博平县富商杜坚携儿子杜小甫等人来县衙报案。县令郭杰人即刻升堂。杜小甫说昨晚是他大喜的日子,谁知他送完客人后却被人击昏,新娘陈慧娟被掠走,至今下落不明。 顿了顿,杜小甫接着说,他觉得凶手可能是自己的朋友、县学生员周生。...
侠客行丨棍僧行一
行一是个小和尚。他的父亲原是山下有名的财主,可是,一天,遭到白狼山强盗的抢劫。行一的父亲,还有母亲,被白狼山土匪杀了,扔下行一一个人,趴在父母身上哇哇地哭。 那年,行一三岁,是个小小的孩童。 智深师父下山,见了孩子,念声阿弥陀佛,抱他上山。...
侠客行丨连心诀
胡铁匠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见铁牛带着陈秀才推门走进来,便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秀才轻轻揭开他胸口的布衫,一个黑色的掌印赫然入眼。陈秀才又让胡铁匠翻身,查看后背,只见那个掌印穿胸而过,在后背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印痕。 不待陈秀才发问,胡铁匠抢先说道:...
笑笑吧丨贼有理
已是下半夜,小区万籁俱寂,突然传来一阵怒骂:“见不得人的东西,暗算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就现身站出来……”大家被吵醒了,纷纷出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见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手捂左脸颊,指头缝里有鲜血流出。兀自站在那儿,气急败坏、声嘶力竭地对...
笑笑吧丨年迈的淘金人
一个年迈的淘金人,牵着一头疲惫的老骡子,慢吞吞地走进镇子。老人直奔镇上唯一的酒吧,打算润润自己干渴的喉咙。 他走到酒吧,把老骡子系在拴马的栏杆上。 他站住脚,将脸和衣服上的浮尘擦去。这时,一个年轻枪手走出酒吧,一手持枪,一手拿着一瓶威士忌。...
笑笑吧丨送货上门
伦敦郊區有一家棺材店,老板非常守信用,但很爱开玩笑。 这天,已经快到凌晨了,老板接到一个顾客的电话,请他火速送货上门。这个顾客说家里有人突发急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急需一具简易、轻便的棺材。 接到电话,棺材店老板丝毫不敢怠慢,赶紧将顾客...
微语堂丨功夫
爸爸問:“儿子,你觉得爸爸壮吗?” 儿子答:“壮!” 爸爸又问:“你觉得少林功夫厉害吗?” 儿子说:“厉害!” 爸爸说:“如果我剃成光头,去练少林功夫好不好?” 儿子拍手笑道:“太好了!” 第二天,儿子看到爸爸真的剃了个光头,高兴地说:“爸...
微语堂丨礼物
老妈从北京旅游回来,给大家都带了礼物。给我弟弟的是一对龙凤婚戒,我弟大为不满,说这不是逼婚嘛,女朋友還不知道在哪里呢。给我买了一条裙子,瘦的拉不上拉链,我琢磨这是老妈在逼我减肥。给我老爸买了戒烟食品,老爸叼着烟皱了皱眉头。给我儿子买了北大的...
微语堂丨电视
家里买了一台大电视,我想放在客厅,可老妈想把它放在他們卧室。我们一直争执不下,最后还是老妈妥协了。 很多年过去了,有天老妈发短信:电视放在我们卧室,其实是想让你能来这里看,这样可以多陪陪我们…… 看着短信,我忍不住大哭。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
微语堂丨老外考汉语
一老外来华留学4年,主攻汉语。临毕业,参加中文晋级考试,题量超少,暗喜。再仔细一看,懵了!题目如下:一、请写出下面两句话的区别在哪里?1.冬天:能穿多少穿多少;夏天:能穿多少穿多少。2.剩女产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谁都看不上;二是谁都看不上。...
微语堂丨对象
小侄女不知为啥哭,我懒得理她,坐在一边微信聊天。 老妈走过来:“你听不到宝宝哭吗?聊得这么欢,你是不是谈对象了?” 正在哭着的小侄女突然插嘴了:“奶奶,一看就知道叔叔没有谈对象。” 老妈:“小丫头,你懂什么啊。” 小侄女:“看到女孩子哭都不...
微语堂丨好吗
两人分手后多年,在一个城市不期而遇。 男:“你好吗?” 女:“好。” 男:“他好吗?” 女:“好。你好嗎?” 男的回答:“好。” 女:“她好吗?” 男:“她刚告诉我她很好。”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
微语堂丨有所畏惧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一个与狐狸精有关的故事,至今读来仍让人回味。 说是京城有一个富家少爷,长得肥胖臃肿,又懒惰邋遢,生活放纵,还时不时患一场病。即便如此,这富少还非常好色,喜欢拈花惹草。 一天,他在路上看到一个妙龄女子,便上前挑...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4.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2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