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上旬 (2017年0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电子价:¥3.20  原价:¥8.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短篇小说丨南磨房
农民穆五站在审计科敞开的办公室门前时,审计科的四大美女桃李、麦冬、细辛、红花都在,唯有主任老钟钟京北不在。穆五穿着破旧的仿做的黄色军大衣,已脏得亮光晃眼不见颜色,戴着一顶说不定戴了多少年,被油漆住了的黄色羊剪绒帽子,抄着袖筒向里望。等桃李她...
短篇小说丨分娩
和尚说:“佛比儒大,你所信持者,在佛眼中便是一道场。孝亲是道场、立身是道场、学问是道场,便连夫妇知识都是道场。”他明知该称法师,当面是叫法师,但私下想起,却无论如何想的都是“和尚”,不会是“法师”。和尚太年轻了,和尚会说出不像法师说的话,引...
短篇小说丨别扯李格兰
白武先生一大早就遇见一件不愉快的事,他的倒车镜被一个叫小虎的孩子掰掉了。小虎是后街棚户区卖菜的吴春明家的孩子,也就是十一二岁,应该上学,天知道他为啥不上学,整天围着停车场转悠。再说了,掰谁的倒车镜不好,偏偏掰掉他白武先生的,岂不可恶! 惹祸...
短篇小说丨大雾江
这又是个有雾的早晨,这大雾江的雾,隐隐约约、若隐若现,乌沉沉弥漫着整个河谷。这大雾江两岸绛紫色或墨绿色的山峰,隐隐约约被雾遮去了清晰的轮廓。 风追逐着雾,大雾江边的雾,就悄悄地往两边山上走,大雾就渐渐淹没了群山,两岸绵延的山峦一瞬间就看不到...
短篇小说丨远方的向日葵
一 逃亡必须要学会野外生存技巧。没有证件也没有卢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沿着图拉纳山脉茫茫的大森林,拼命往南奔逃。他知道,越往南边离边界线越近,他也越安全了。 幸亏是盛夏时节,森林里有酸酸的野果、甜涩的草莓和野蘑菇,供他充饥。他像一只机...
小小说丨文思铜
西安书院门坐落于古城南门,卧虎藏龙,文气极胜。只是书院门一等文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仙踪难觅。二等文人爱慕虚荣,唯利是图。三等文人全凭神吹烂侃悦己愉人。真正传业授道的师者却少之又少,让人十分遗憾。 也不是绝无,文思铜就是仅有。 文思铜,原名文嗣...
白雪诗屋丨故乡九歌
故乡之一 那里是生长苦苦菜和甜菜的地方 欢跳的狗和手牵山羊的少年 脚下是一条细长的路,头上是一朵回顾的云 多少个清晨的笑声像一枝翠柳鲜嫩 井沿上水桶相碰 肩上的锄钩要钩住光阴 多少个正午停在田野的犁还在躬身思考 孩子的小摇车和檐下的蝈蝈笼 ...
白雪诗屋丨摇晃(组
桂花香 从桂花盛开的那一刻,我就想写一首诗 给你,请你闻一闻中原的桂花香 请你千万不要问我的心里,是否长着折枝恨 在桂花飘零的那一刻,就想写一首诗 给你,请你看一看暖阳下的人间 若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父亲的祭日 整个九月,都是你的,我不敢...
白雪诗屋丨有人在我梦里割草(组诗)
有人在我梦里割草 沿着老家的坡地,乡音被分为三六九等 熟悉的坐姿不复存在,儿时耕田的老牛 在历史深处,打着浑圆的响鼻 有人在我的梦里割草,偶尔停下来望 咔咔的声音首尾相连,呼唤着犬吠 鸡啼,呼唤一个人锋芒毕露 斩断飘摇的部分。当远行者 有了...
白雪诗屋丨诗四首
我的四个兄弟 我希望我死以后 由我的四个兄弟抬着 在通往火葬场的路上 他们表情统一 就如大雪覆盖的麦地 暮色的钟声掀起火炉里的高潮 我希望他们杵在我身边的时候 能放松他们的表情 该哭的哭,该笑的就笑 该欢喜的就放声歌唱 该咒骂我的也可以尽管...
白雪诗屋丨大雪,为你写诗(外一首)
妈妈,你在电话里说家里下雪了 高速公路封路了,给我的大米 也只能走铁路来上海了 你还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妈妈,我真的想家了 想你和你门前的雪 客居江南十几年了 没见过一场像样儿的雪 妈妈 那一年的雪真大啊! 大雪没过我的膝盖 那年我3岁,...
白雪诗屋丨一列火车开过来(外二首)
一列火车开过来 一排轰隆隆的句子 碾过纸张单薄的身子开过来 一列火车开过来 一个红灼的幻念拖着长长的尾巴 穿过我混沌的大脑开过来 一列火车开过来 裹着浓雾和黑夜,避开探问的视线 无声运行着开过来 一列火车开过来 载着三十年前的亲人和伙伴 喘...
风雅颂丨水调歌头 抒怀
五律·依“坐听寒潮起”写个偶感 张俊芝 坐听寒潮起,小城霜叶飞。 容华因别老,家信隔年稀。 对月更愁远,抱壶难说归。 望乡多少泪?空洒寄来衣。 五律·代咏隋炀帝 黄巍屹 自别扬州去,春江日夜流。 银盘犹半缺,尘事已全休。...
散文丨人民
“人民万岁!” 这是1949年10月1日,开国领袖毛主席在威严的天安门城楼上,操着纯正的湖南腔,真诚喊出的人民真正成为国家主人的宣言。话音刚落,30万军民脚踏平坦的天安门广场,举手向祖国敬礼,亿万双眼睛涌出幸福与喜悦的泪水。这宣言,如一轮朝...
散文丨小人物的快乐
活成一株植物 人与植物,是有某种相似的。 比如,玉米。它長着长着,就长起了胡须,体内有了雄性激素,这是否预示着玉米的成熟,还是一个男人的成熟? 有玉米特征的味道男人,如,张大千,恍若一株有个性的玉米,遗世独立。张大千美髯飘飘,手执一根竹杖,...
散文丨风眼病的爸爸
很多年之后,再次见到爸爸,是我到地里给樱桃修枝的时候。 爸爸消瘦得厉害,常年的风眼病已经让他不认识我了。他背着一个比他还要肥胖的花篮子背篓,头上依然戴着那顶军绿色的浅毛帽。那里是一个陡峭的跳水口,他佝偻着背,想从跳水口的下方爬上小路,因为这...
散文丨故乡的路
在农村,乡间土路总是以沉默的方式,安静地躺在村庄与村庄之间,它蜿蜒瘦长的身体,是乡村一道淳朴而真实的风景,乡间土路,是印在我们脑海有关乡村的特别记忆。那时的农村的土路,曲曲弯弯,凹凸不平。土路中间都有两道车辙,车辙轧得很深,赶车的把式,就叫...
一方星空丨我的轮换工兄弟
轮换工这个名称很有些时代特点,指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胜利油田在油区或山东的贫困地区招的临时性用工。最早的一批轮换工应该是1984年,起初全是钻井工。后来也招作业工、汽车司机等工种。轮换工,顾名思义就是这批到期另一批来替换,用工合同规定到期不能...
一方星空丨阿建
阿建是我的网友,也是虚拟世界里唯一给我留下痕迹,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的人。我们是一九九五年的夏天在网络里认识的,那时的网络是健康的,彼此是真诚的。当时的QQ里,除了我的同学,就是我的同事,还有我的朋友,只有他是独自闯入的陌生人。 电脑在当时还没...
一方星空丨静夜思(组诗)
夜 色 纸里包不住火,一阵阵凉 驱赶一枚枚汉字 把出阁的纸泡透 把散淡的忧伤,撩瘦 把日子的芳菲,抽空 一晃 时光转弯 大半个青春,在纸上走完 宝剑饮恨 推手击石 墨香的奶酪,成了隔夜茶盏 如今 我和我的弟兄 仍然...
一方星空丨时光书(外二首)
我不能确切地指出时光,但我可以 指给你一棵大树的年轮 一层暗红的铁锈 甚至,一只飞鸟在半空划过的轨迹 我时常发呆,望着西窗外的草木 出神地打量一个鸟巢 有时近在咫尺之物也会让人恍惚 像一个秘密,一个虚假的真相 鸟鸣清脆,春天来了 它们一定有...
订阅全年
北方文学·上旬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北方文学·上旬2017年02期

杂志价格 ¥3.2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