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9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但凡名字叫奖的,从奥斯卡金像奖到诺贝尔文学奖,除了评价基准被限定为数值的特殊奖项,价值的客观佐证根本就不存在。 ——村上春树这段话,一竿子把奥斯卡的船都打翻了还不算,如果有一天真得了诺奖可怎么办? 医生、工人都能当作家了,作家的专业性体现在...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小说的另一种可能:现场写作
现场写作即零距离写作或零度角写作,也就是作者在故事现场或事件当场的写作,但是,传统小说模式和阅读模式之下,它更多是作为小说开场手法而存在。如《狼图腾》开场:“当陈阵在雪窝里用单筒望远镜镜头,套住了一头大狼的时候,他看到了蒙古草原狼钢锥一样的...
头题·特别推荐丨刀子
王强四更天跳的楼。王强患有间歇性妄想症。 王强走后,吴雨时常从睡梦中惊醒,觉得王强还活着,就睡在身边。吴雨不禁用手去摸身边王强睡过的被窝,被窝里像藏着冰块,透着蚀骨的寒意。吴雨哎哟一声,意识到王强不在人世了。她披衣起床,走到窗边往下张望。窗...
专栏·四人行丨喜子
仲夏的早晨,才六点多钟,宋喜已穿戴齐楚,白衬衣、灰长裤、黑皮鞋,衬衣上套一件印着“幸福婚庆公司”金字的红马甲,潇潇洒洒地走出了小院的大门,紧跟在后面的是妻子惠莲。 “喜子,开车要小心。” 宋喜连忙回转身,用京腔念白:“夫人,喜子别过了——”...
专栏·四人行丨遗骨
水路被苏联红军接管,旱路有地方武装把持,只有沿张广财岭一路西逃。山高林密,气温骤降,饥窘交加,开拓团民死伤无数。到了十一月,他们身上还穿着单衣,实在顶不住寒风的袭扰,才从炮台山上走出来,住进了吉兴村难民营。 这时候,聚集在这里的一万多名开拓...
专栏·四人行丨喜欢拥抱的女人
女人,喜欢拥抱。拥抱温暖。 女人怕冷。 小的时候,女人住农村,家里穷,没有空调。女人的衣服穿得也少,破破烂烂的,毫无暖意。冬天的晚上,太阳下山了,黑暗来临了,女人早早地,躲在被窝里,早早地睡着。还是冷,女人的手冷,脚冷,冰冰凉的,女人躲在被...
专栏·四人行丨老满的铁锤
在绿烟河里,老满捕了大半辈子的鱼。 绿烟河,穿过山间峡谷,像飘带一样,在葱郁的大山里弯来绕去,那么随意地一甩,就在老满的家门口铺排开来。河面很宽,而那水,却只有一尺来深,异常清澈,河底的卵石细沙,一览无余。严格地说,这绿烟河,应该称之为涧或...
官场丨调和
一 老费这些日子有些烦。 老费的烦都写在脸上,阿丽自然也看得出来。阿丽于是问老费:“你最近有烦心事呀?” 老费反问:“你看出来了?” 阿丽一脸的不屑:“傻子都能看出来,而且这都一个礼拜了,你都没有去我那儿,不是有事,你忍得住?” 老费便笑了...
官场丨局长的话
在我们局里,黄局长是话最少的人。 黄局长话不多,废话更是一句也没有。黄局长说,这事就这么定了。那就是这么定了,一锤定音,谁也别想改变。黄局长说,把酒喝了。那你就得喝了。不管你能不能喝,愿不愿喝,你都得喝了,不然,有你喝一壶的。黄局长说,这事...
官场丨王雨闪小说二题
没有问题 亲信飞奔上门:“老大,明天市里的那个调查组听说要到了……” 领导一听就火了,训斥道:“调查组要来就事情不妙了?你三岁孩子呀?!” 亲信吞吞吐吐,小心道:“说是为了开发区惠达公司的事……” 领导翻了翻眼皮:“那就是说你们操办的惠达公...
官场丨不正常
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的闲散时光,正在说一家人出去爬爬山,晒晒太阳,岳母的电话却破例地响了。 岳母很兴奋,说是她的一个学生某某要来看她,已在楼下。 岳母说的那个学生我知道是谁,在城郊一个部门当副职领导,是个有才干的人,曾经是岳母的得意弟子。二十几...
官场丨一起游吧
夏天热的时候,领导会到河里游泳。很多人认识领导,他们跟领导打着招呼说:“张县长也来了。” 领导说:“来了。” 不仅有人跟领导打招呼,还有人,跟着领导游。于是这样的情况便经常出现,领导在前面游着,后面跟着六七个人甚至十几个人。领导往上游,他们...
生存丨管小虎的自由
前几天回老家,遇到一工友,提及管小虎。工友说,管小虎跟老婆去年就离婚了。 我一怔,这家伙的婚姻怎么走到了这一步?钢窗厂的时候,我跟管小虎在一个车间混了五六年。他是车间主任,还是市里的业余拳击手。也不知这家伙是交了哪辈子的桃花运,竟然娶了一个...
生存丨麦秸
麦秸带着妹妹又来到池塘边,池塘里的水又少了,全村人没有谁发现这个问题,只有麦秸注意这个事情。如果池塘里的水就这么一天一天少下去,迟早有一天池塘会干枯的,池塘里的鱼也会全部死掉。麦秸担心,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池塘里的水就这么一天天少下去。 麦秸...
生存丨沉船
刘一做梦也不曾想,那艘他打小听说,缥缈如传说的沉船会被自己发现。 真是偶然。如果不是割硨磲的刀跌进石缝,如果刘一看不见刀子的去向方位,他就不会试图去捡,他就不会进入另一片海礁,就不会有惊人发现。 面对新发现,刘一想到第一个能分享秘密的人是刘...
生存丨命悬一线
宁宇走向电梯时,犹豫了一下。 他看了看表,距离上班时间只剩20分钟了,快迟到了。迟到就意味着他将被扣钱,钱现在对宁宇很重要。孩子要吃奶粉,妻子等着生活费,老母亲盼着药费。 想了想,宁宇咬牙按下了电梯向下的箭头。 乘电梯到一楼仅需一分钟,运气...
生存丨井盖
我每天上班都早到。这些天早晨,我天天都看见泥锅蹲守在他的井盖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咳咳吐痰。他所在的位置,被一些灌木围裹,较为隐蔽,因此,我有时也装作没看见他,埋头进了办公区。 泥锅是来堵我们头儿的,要款。一年前,他给我们做了个下水道小工程...
生存丨善意的欺骗
李小朋很晚才回到家。 爸爸不在家,妈妈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等他。看到他进来了,妈妈没有像往日那样抱怨、唠叨,而是赶忙起身打开微波炉给他热好了饭菜,然后专心地看着他吃饭。 李小朋有些不解地看着妈妈,感觉气氛有些异样。 李小朋吃好饭,站起身正要离...
生存丨元青花
淮安旧城改造,地下挖出许多古代残瓷碎片。 残瓷碎片虽然不完整,但它们让古玩爱好者们有了更多想象空间,他们据这些瓷片揣度它完整时的器形、补充出缺损的图案。 如同面对断臂维纳斯。 光头强和王大先生是此中高手,只要瞄一眼残瓷碎片,他俩能立马断出年...
生存丨香水无毒
王大可最近越来越想见一见刘春花。刘春花的影子像春风一样,在王大可的脑子里吹来吹去。隔三岔五,还吹到王大可的梦幻里。从梦中醒来,王大可可着劲儿地摇着头,想让自己回到残酷的现实里,可是很难。 刘春花是王大可的初恋。如果那一年的高考,不是王大可名...
旧味丨张爱国小小说二题
灭鼠救灾 宋真宗年间,舒州府大旱。古皖大地,从年头到年尾,没下过一场像样的雨。整整两季,老百姓颗粒无收。时节又进入初夏,皖河上下,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燥热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腐尸和死亡的气息。 灾情一级一级报告到朝廷。宋真宗大惊,火速颁旨,命...
旧味丨鸡蛋和罐头
西丰县更刻乡六安村前,流淌着一条河,叫寇河。 村里有小哥儿俩大蛋和二蛋,哥哥大蛋17岁,弟弟二蛋15岁。这哥儿俩的水性好,是这儿十里八村有名的“水上漂”。 有必要说一下,大蛋和二蛋家贼穷,相比大蛋而言二蛋啥都好,就是嘴馋,特别爱吃鸡蛋,一听...
旧味丨打饼
海爷老念叨着,想结识一下临清县的匡爷。 很早,鲁地就有“北临清,南青口”的说法。临清和青口是鲁地有名的两个商业集散地,这俩地儿,交通便利,周边集镇数百,商贩贸易,皆由此转贩。就拿青口老街来说吧,道光年间,光商号就有二百多家,会馆一十二座,交...
旧味丨恰同学年少
后来,我们才知道,班长刘年怀之所以留了两年级,并非学习不行,是为了等校花杨小燕。为此,白文化给他起了一个很贴切的绰号叫刘蔫坏。 在让胡路那所著名的大学里,追求杨小燕的人比蚂蚁都多,脸都挤瘪了,谁能记得清都有谁呢。男生们有一句口号:没追过杨小...
旧味丨纯爷们
爷一手抱着爹一手提着刀,在空旷的原野上走过。身后,是死寂的虎山峪,是鹅毛一样乱飘乱飞的雪片。爹被寒风一吹,醒了,伸着胳膊踢着腿哇哇大哭起来。爹的哭声撕扯着原野的寂静,撕扯着原野上的狂风,也撕扯着爷的心。 爷用脸轻轻贴了一下爹的脸道:“现在,...
旧味丨君子留路
白掌柜不甘陪着老东家张汉中一伙在山谷里冻死,扔下句“对不住了”便率领他那十余人扬长而去。 被丢下的老东家站在雪地里木了半天,最后长叹一声。 管家一直陪在身后,他小心翼翼地问:“东家,那小子会不会……” “人都剩下一口气了,咱有工夫考究他的来...
旧味丨老铁
知青点搞40年同学聚会,凡是活着的人都来了,唯独缺了老铁。点长说:这都怪我,当年和他的玩笑开大了。 老铁是外省人,他费尽周折跑到我们这个地方来下乡,据说是为了看草原、学蒙古语。 老铁不明白,我们这里其实是个农业区,没有草原,也没有蒙古族老乡...
旧味丨断指
刘万两的女儿芝儿二十有二还待字闺中,这让他焦躁万分。这个岁数的闺女还没出嫁说出去是个丢人事。不是芝儿找不到婆家,这闺女就是一朵鲜花,风一吹都能香遍十里八乡。再说刘家家有良田千亩,是山堡乡一带数得着的富户。这样的闺女怕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芝儿...
醒俗丨吵架
王英喜歡读情感类的文字,她觉得从那些文字里可以领悟到生活的真谛。 一天,王英读到某情感专家的一句话:夫妻之间如果连架都不吵了,那么离离婚就不远了。 王英把这句话反复咀嚼了几遍,心里就搁了一块石头:她和林杰大半年没吵架了,日子过得比白开水还寡...
醒俗丨移车
郝泉做片子才做了一半,大院保安打他手机,说他的车把别人的车给挡了,让他移车。 郝泉是个喜欢打哈哈的人,问是把男的车挡了,还是把女的车挡了。保安说,你把人家一号女主播章莹的车给挡了,人家有急事。郝泉是个很少正经的人,说实在对不起,我拉肚子了,...
醒俗丨走出重围
优秀教师、骨干教师、师德标兵等等的荣誉,似乎是一夜之间落在了郑愚头上。他却愁得睡不着觉。 郑愚所带的学生在县会考中连续三次名列第一,县上领导推荐他到省城讲课,没想到他一炮打红,荣获省级教学能手的称号。于是,县级市级省级优秀教师、骨干教师、明...
醒俗丨寻找孙敬和
那年夏天的清晨,张山爹让张山去棉花地里捉虫子。张山不愿去,张山爹就骂了一句:连个高中都没考上还能干个屁?挨骂后的张山气鼓鼓地出了门。 在去棉花地的途中,张山停住了脚步,开始绕小路往家走。 进了家,张山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便出了门。张山从镇上...
醒俗丨井底之海
守护古井的老青蛙,叫海。 在古井一族中,海是唯一有尊称的老者,被其族蛙视为圣者,和圣坛上的神。蛙的寿命一般七年,而海寿至十载,即相当于百岁老人,但他依旧鸣如洪钟、跃如脱兔、舌如闪电,神武不减当年。海年轻时智斗雄鹰、闯荡天下,是唯一见过遥远的...
醒俗丨妖精
妖精要离婚。 这可乐坏了周郎。 妖精叫胡小娇,可唐公子硬给减去两笔,叫人家胡小妖,后来更直接,就喊她妖精。 妖精也不生气,两只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唐公子,那长长的睫毛经过睫毛膏的点化,就越发地生动起来,直往唐公子的心里钻。 “妖精...
醒俗丨心碎
在仙翁山方圆百里之内,要说摆弄玉石,老裴可称祖师爷,一手空雕镂刻的绝活儿独一无二,雕佛像,雕人物,雕龙雕凤,身子里都留着一颗心。老裴说,给物件留颗心,就活了。 老裴五十岁那年,收了个徒弟,叫王良。 学了三年整,王良出徒了,手上的雕工跟老裴不...
醒俗丨情无赝
那把执壶一直跟随着他们。 1942年逃荒,爷爷把什么都扔了,包括那把壶。一路上九死一生,待回来,壶仍然躺在自家院子里,染满尘埃。擦了擦,釉黑,斑蓝;敲了敲,音色沉美。“文革”时被抄家,家里被砸得稀烂,父亲挨斗回来,竟从一堆碎片里找到它。擦了...
醒俗丨迁坟
“听说叶主任请假去迁坟了。”小姚压低声音对贾敏说。 “迁坟?给谁迁坟?怎么没听他说呢?他父母都健在呀?”大家都聚集在小姚周围。 “这叶主任,迁个坟还这么神秘,难道是八项规定出来,怕给自己惹事儿?可叶主任平日里咱科室的事情他没少随礼吧?前年小...
醒俗丨落弓弦断
高铁,时速256公里,一个深灰大衣男人默默搭载。 她突然出现。他散淡的目光,顷刻聚焦。四周的旅人,行李,灰尘,杂音,在瞬间隐退,犹如坠入云雾,世间只她一个。 然而,她是一个尼姑。淡黄的尖顶竹笠,浅灰的麻布衣袍,阔袖,宽裤,从车厢过道飘来,坐...
传奇丨油条三
北方人说话的尾字儿化音,确切地说,油条三应该叫“油条三儿”。油条三有三小,小个子、小嘴巴、小眼睛,人长得也精瘦。他这个名字的来历,源于他爹老段是卖油条的,每天一大早在巷子口炸油条,而他排行老三,被大家稱作油条三。 在元城,油条三算个奇人。 ...
传奇丨无刃刀
刀无刃,何以杀敌? 然而,那无刃刀客,却早已被鹰城百姓传得神乎其神。 戏园子,是鹰城最热闹之所在,达官贵人、商贾名流时有出入。园子对面,常年蹲着一位六旬老者,极瘦,着黑衣,裹藍色围布,身侧一只修鞋箱,手中小锤、针线忙个不停。无人知其名号,只...
传奇丨九头狮子丸
梅村地处丘陵,山上蘑菇多,毒蛇也多。常有人采菇时被蛇咬。不过,村民并不害怕,他们身上备有解蛇毒的药丸。让蛇咬了,摸出药丸,放嘴巴里嚼下去,准好。泗州人都说梅村人之所以不怕蛇,那是因为蛇仙。 关于蛇仙解蛇毒的事,泗州城大街小巷,随处都能听到。...
传奇丨大梦锤
如果不是石峡谷一战耗费了他过多的精力,他是不会选择待在这里的,毫无疑问,那激烈的一战,令他和他,都受了不轻的伤。 哪怕待着只是权宜之计。 走的话也没说出口。 那就好,我怕的是有人来寻仇——酒过三巡,半斤装的翠微小酿见底,其实多数酒都进了刘不...
传奇丨生死交锋
北方八月的这天夜里,突然下起了一场鹅毛大雪。汉军驻扎的秃柳营几乎被大雪所覆盖。锋利的长枪枪头挂满了雪花,在夜中发出炫目的青光,有些刺眼。 骠骑将军霍去病帐下亲兵魏中悄悄地溜出营门,朝匈奴军驻扎的狼子山狂奔而去。 这个时候,匈奴军元帅呼韩武扬...
传奇丨官盗
谯城富庶,盛产药材。故此,这里虽为县郡,但向来是地方官争抢接任的宝地。 清道光二十五年,谯城新来了一位知县,姓单,名斐,长得短小精悍、干净利落。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单知县到任后,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减轻赋税,鼓励农商。一时间,在谯城口碑...
隐秘丨犯忌
拜老铁为师的时候,我先吃了一鼻子灰,他差点儿将我带的礼品丢出去。等我道了歉,他才认真看了看我的稿子,点了点头,又板起面孔说:“做我的学生,少搞歪门邪道,以后好好写文章,不用请客送礼,尊重我的信仰,别犯我的忌就行!” 老铁有什么忌讳?我略有耳...
隐秘丨踏实
“霍福!”有人喊他。 他很不高兴,这是谁这么放肆,这些年不是叫我局长,就是叫我县长,还有直呼我名字的吗?不想干啦?他这根神经蒙眬间又麻木了。他太累了,浑身像散了架子,骨头肉都疼,体重骤减40多斤。 他刚挖完5米长的电缆沟子,屁股刚着地就睡着...
隐秘丨灵药
一个男人,不到三十岁,就享有副处级待遇,还带着知名作家的光环,拥有一个美貌妻子和聪明的儿子,这样的男人是不是很幸福? 可是,如果这个男人被这些光环折磨得几乎秃顶了,让别人感觉有五十多岁了,那么,这个男人是不是很不幸? 我就是这个幸福的男人。...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