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8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有句俗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如果满了,还晃荡什么?国学大师是不会跑到电视上去讲的,讲也不好看,收视率肯定低,偏是村夫子野秀才才要晃荡,豆棚瓜架夜行船,网络电视畅销书,大家听个热闹而已。 ——李敬泽说,写了本小书《小春秋》,人家就说:这...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文化隔阂的尴尬:“潘金莲”翻译成英文该咋说
2017戛纳电影节举办评委会见面会,不过现场出现乌龙一幕:主持人介绍评委之一范冰冰时,误将她的代表作说成《小姐》(韩国导演朴赞郁的代表作)。发现错误后,主持人向全场道歉:“(范冰冰的代表作)应该是《我不是潘金莲》。” 这则看似挺普通的娱乐新...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丨为什么文艺女青年赚不到钱
如果一定要区分,我的时间轴分为两段:30岁之前,和,30岁之后。 30岁之前,我是一个矫情女青年;30岁之后,我才勉强向真正的文艺女青年靠近,哦不,此时已近中年。 矫情女青年时期,我有三个坚定而错误的价值观: 第一,挣钱很恶俗,不值得挂嘴上...
头题·特别推荐丨问候
电话铃声像支曲儿似的唱起来的时候,木头老汉已经睡了。正是麦收季节,庄稼人忙得披星戴月风风火火,睡得早起炕更早。木头老汉很机灵,光着膀子跳下炕来,扑到桌子跟前就去接电话,却不料一脚踏在尿盆里,把那个塑料玩意踩了一个稀巴烂。 原来还没有把灯拉着...
专栏·四人行丨苏醒的植物人
罕见的暴风雨突袭A市。 一个落地雷山崩地裂般响过后,位于市郊棚户区的一棵老榆树被劈成了两半儿。让人料想不到的奇迹也就在这时发生了:躺在老榆树下那间破平房里的植物人王五,竟突然苏醒了! 苏醒的王五把守在床前的大翠惊得呆若木鸡。 恍若隔世的王五...
专栏·四人行丨狗屁理论
“克庭!克庭!” 刚刚挤进杭州西湖文化广场1号线的地铁车厢,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循声望去,看到我县教育局的老局长吴迷在前面五六米处,不禁有些喜悦:“吴局长好!在这里遇到您,真是想不到!” “十多年没有见面了!能在这里相遇,很意外,很高兴!”...
专栏·四人行丨东区有个郭美女
家住东区的郭美女是真美女。明眸皓齿,貌美肤白,一张娃娃脸颇有明星相。可贵的是美女其心也善,善良根植于她的心间,在平常的一言一行中时有闪烁。 我受邀为她讲授文学课,接触多了,发觉她真的是善良得可以。各骑了一辆小黄车在路边行进,忽然前面的郭美女...
专栏·四人行丨潜规则
吴老师这学期教新生,有一个叫师琪的女学生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学生寡言少语,反应也慢,似乎有一点智障。他刻意提问过师琪,师琪每次都是疑惑地站起来,前后看看,然后吞吞吐吐地回答问题,总体还不赖。每次的作业也能够按时完成。 吴老师业余在电台兼职,...
官场丨人情
小赵不幸生病住院。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才三年多,一直觉得自己所在的机关不像传说的那样,充满了钩心斗角和冷酷无情的斗争,相反,他深深感到這是个充满人情味儿的大家庭。这让躺在医院冰冷病床上的小赵心中生出些许温暖。 三年前,小赵父亲生病住院。作为独...
官场丨莲香自清
区检察长老练要退休了。练检家来了位残疾人。走路一瘸一拐。老练慌忙扶他坐在沙发上。他认出了此人是小李。 十五年前,检察院处理过一个案子:司机小李开车撞死人,负70%责任,判刑两年缓刑三年。小李也两腿截肢,他妻子立马跟他离婚。小李生活没了着落。...
官场丨打电话
小胡去城西拆迁现场时,拆迁办公室主任赵强详细交代了去了该如何办。小胡把胸口拍得山响:主任,您还信不过我? 不一会儿,小胡打来电话,说遇到了麻烦。赵强在电话里说,你就按我交代的去办。小胡说,好。没过几分钟,小胡又打来电话,赵强在听完大概眉目后...
官场丨抢先一步
按照常规,县里在每年的五月份都要提拔一批干部,机会不能错过,朱强在三月份就开始了运作。朱强知道,按建设局内部的后备干部排名,排在第一号的是乡镇企业科的石铁,他朱强只能排到第二号。可朱强觉得机不可失,虽然石铁排的是第一号,可他石铁蔫了吧唧的,...
生存丨上榜
大清早,小张到单位上班,一进公司大院,见墙上贴着一张红纸,几个员工围在那里,正议论着什么。 “上面写的是啥?”高度近视的小张走过去,扶了扶眼镜,瞅着上面较小的字迹,向一旁的小李打听。 小李说 :“为提高员工业务技能,公司决定举办一次全员参与...
生存丨两记响亮的耳光
朋友们聚餐。要结束时,张灿然起身喊服务员结账。 “不好意思,我结过了。”王一禾冲他笑笑。 张灿然一愣:“你什么时候结的?花了多少钱?” “聚餐结束前,你们都不在意时。至于花了多少钱,朋友之间,还谈这个?”王一禾又笑笑。 张灿然的脸就阴了,闷...
生存丨邻居
平房棚户区改造,老李与老伴儿千挑万选,在龙兴小区看好了一套80平米的房子,四楼不高不低。原来的平房一百多平方米,能得国家补贴20多万元,又添了点换了这套房子。 老李没想到,搬到这里来后竟与原来破产单位赫矿长的儿子赫广坤成了邻居,老李和赫广坤...
生存丨端午
“爸爸,爸爸。” 我们的哭声,响彻在1962年的端午节,父亲同病魔苦苦抗争了四个多月,还是离开了我们。 父亲的眼睛一直不肯闭上,他在担忧四个还未成人的孩子,担忧看病欠下的几百元债务。 父亲的担忧,很快成为血淋淋的现实,先是债主陆续上门,接着...
生存丨对决
刘小小在城里雇了人,门对门开了两家水果店,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人问刘小小是咋弄的。刘小小眉头一皱,说,这是秘密,能告诉你吗? 城里的生意不错,乡里也不会差哪儿去。于是刘小小就回到乡里考察了一番。几天后,刘小小找到了赵五。 赵五以前是做生意的...
生存丨告状
“田强,这次非告你不可,否则老子不姓刘!”刘震在院墙边找了根木棍儿,弯腰扒拉自行车轮上的泥巴。 田强是田围子村的村主任,前些天号召全体村民捐款修路。说是捐款,实则强行摊派,每家按人头交钱,无论男女老幼,每人捐款600元。这可不是小数目,一家...
生存丨二水的爱情
二水脑袋小,脖颈细长,像一只鳖。他肚中无墨,可不知是托了谁的洪福,竟在水乡当着管开船的官。二水当得很认真。 渡口在哪儿?记得是从一间灰色的大屋子进去,一出后门走三步便是水,便是船——这就是渡口。临水的地方是一截水泥矮墙,二水常歪了鳖脑袋,举...
生存丨憨娃
“憨娃发了牛脾气,掂着杀猪刀,扬言要砍了平新,平新吓得躲在外面不敢回来。小武,你快回来劝劝憨娃吧,他就信你这个大法官的話。” 接了支书的电话后,往事像是放电影一样纷至沓来。那年五月,麦子刚刚黄梢,生产队死了匹白马。因为有五马六羊的说法,意思...
生存丨看字游戏
熟人送给我一张纸片,上面写着一个字。熟人要我看字。看从这个字里面能否看到18个字。并说,能看到4~6个字者,为正常人;能看到7~9个字者,为聪明人;能看到10~13个字者,为高人;能看到14~18个字者,为神人。 我埋下头去看。 从这个字中...
生存丨承诺
他得到这消息,开始收拾行李,他压根儿就没有在这里扎根的打算,行李极其简单,冬天穿的衣服,早就被他蚂蚁搬家一样,零打碎敲地带走,他喜爱听的几首歌的录音带,也没留在身边,他怕哪天有离开的消息,走时成为累赘。铺板上一条毛巾被,就是最大的行李。褥子...
生存丨匠人的追求
“大家都说我技术好,像个专家,可我从不骄傲。咱就该低调做事,用心干活儿。”谷师傅一脸谦逊地对我说。 谷师傅是经过我的精挑细选,好不容易淘出来的。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溜顺一律往后倒,不像别的师傅灰头土脸,满面风尘。想来做出的活儿定也别具一格,...
生存丨摸摸头
我十四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和父亲平齐了,但我从不主动和父亲说话。那天,我就跟父亲说了:“我想打架!”父亲漠然地看着我:“欠揍!” 他说得对,从记事时起,他就一直揍我,往死里打。父亲是教师,不好喝酒不好抽烟就好揍我。我们兄弟四个,数我学习最差,...
生存丨如此营销
阿华的高级磁疗床垫加盟店刚一开张,就立刻在小县城引起了骚动。 你看,现在的店门口虽然人山人海,每天进出的人络绎不绝,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来的人大多是因新奇看热闹的,谁让她打出了免费体验的宣传口号呢? 阿华的父母始终为女儿捏着一把冷汗,是因为...
生存丨我就等拆迁
宋玉生的房子低、矮,逢雨必漏。他对自己的房子特别不满意,一心盼望着拆迁。那年,宋玉生30岁。 门前的枫树上,是宋村安装的一个高音喇叭。有天早上,宋玉生从高音喇叭里听到了一个让他振奋的消息。那消息说,在离宋村三十里开外的地方要建一个大型变电站...
生存丨张祖奎传
张祖奎在开州教育界就是个传奇。 我这样说并不是夸大其词,他真的就是个传奇。 我年轻的时候在东里中学组织了一次酒王大赛,其实我们并不是要搞什么比赛,更没有什么自诩酒王的意思,纯属东里中学太偏远,又没有什么娱乐。看电视没有信号,听收音机杂音太重...
生存丨一袋礼物
大头出了超市,手里提着一大袋水果副食,径直向不远处的医院走去。他去医院看望一个人,他叫栓子,是他交往多年的老朋友。栓子现在担任局长,正在势头上。所以,听说他病了,便第一时间来看他。可是,来到医院,站在病房门口,他又犹豫了。 他掂了掂手里的礼...
生存丨爹爹给的金饭碗
二妮初中毕业在家待了两年,二妮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提前办了病退手续,让二妮顶替自己的工作。二妮爹是陈墩镇广播放大站以副代正的副站长。二妮顶替后,进了广播放大站,当了播音员。镇广播放大站是县人民广播电台直管的事业单位。18岁的乡下姑娘二妮一下...
生存丨精准扶贫
精准扶贫来到牛村后,全村八十五户人家,家家都有人承包脱贫。伊南高兴得差点儿去买挂鞭炮“噼里啪啦”一下。他是牛村的第一书记,任命没半个月,正琢磨着怎么给牛村脱贫呢,精准扶贫来了,正想瞌睡给个枕头,能不乐得蹦起来? 牛村属于穷乡僻壤,传统的农耕...
醒俗丨谁动手
老杜拎着装菜的塑料袋,上了公交车,顺势把伞装进了塑料袋里。 老杜看到左手边后面还有个空位,走了过去。 两个并排一起的座位,靠玻璃窗那边的位子上,一位女士拿着手机看得很开心;靠走廊这边的位子上,放着一把小布伞,半开半叠的。 老杜刚站定,女士正...
醒俗丨小村婚事
三面环水的田水村,是个只有三百多人口的小村,可田姓竟占了百分之九十。据说早年有一田姓男子进京赶考,因路途艰辛偶遇风寒,病倒在荒无人烟的小平原上,背靠一土堆吃着随带的干粮,喝着沟渠里的甜水,几日后竟痊愈了身体却错过了赶考时日。后来田姓男子因迷...
醒俗丨老人与狗
老人很老了,狗也很老了。记不清楚老人与狗相依为命多少年了。 狗早年下过两窝崽,但都没奶活。老人早年也有过一个孩子,但被年少的妻子带走了。 这天早晨,喝过两碗小米粥后,老人感到眼皮子有些重,竟然犯起困来。老人摸了摸额头,有点儿烫。老人拖着沉重...
醒俗丨木头人
或许只有花狗明白,三爷特喜欢说话。 可和谁说呢?老伴儿走得早,儿女们相继携家带口进了城。左邻右舍,也只剩下土坯房的几堵残垣断壁。偌大个村子,没几个人。 于是,三爷就把自家的花狗称伙计,常和花狗说话。当然,花狗不会搭话,只是三爷一个忠实的听众...
醒俗丨人心有杆秤
她和他在河洛镇的十字路口北侧开了个卖油条的小铺,说起来也有十多年了。 镇上只这一个十字路口,南来北往,东去西走的人们全要从这里经过。刚开始的那几年,大家的生活不富裕,镇上的流动人口也不多,她在铺里待上一天也卖不了几根油条,家里三个孩子加上他...
醒俗丨漂亮女孩相亲记
别人给布洁介绍男朋友,听说是个老板,很有钱。两人约在一家西餐店见面。 坐下点餐时,看别人桌上都是点的生鱼片什么的,两人都不知点什么好。 最后布洁笑着说:服务员,把你们这里好吃的,都给我们上一份。 服务员想了想,有些为难,但还是微笑着说:那好...
醒俗丨下基层
十年前,我在市委党校青干班学习。 那时候还没有“八项规定”。作为全市科级青年干部里面的优秀代表和储备干部,我们班的同学上课时都蛮认真的,但课余时间也都放得开,你请一顿,我请一顿,那时流行这样,反正都能公家报销。大家轮流做东,唯恐比别人请客安...
旧味丨当家
深山中的这个村落,也不知有了几载几世,古老木屋长出青青苔藓,薄田瘠土好歹生长着五谷稼穑,繁衍村人的日子。 村落是陈氏一族,转过去一百多年,陈氏是望族,世道沧桑,而今已是没落,但其家族封建气息犹存。男女有别,男尊女卑,女人毫无地位,视若奴仆。...
旧味丨姊妹戏
结巴唱戏不稀奇。锣锵锵,鼓咚咚,人一上场,呜呀呀地叫板,唱起来,反而不结巴了,包括道白。 哑巴能唱戏,就稀奇了。 大花就是哑巴,能唱戏,唱得可好。 大花起初不哑巴。起初,唱念做打,都好。九岁就唱红了,人称“九岁红”。二十岁那年,大花哑巴了,...
旧味丨一穗三餐
素玉挎了大荆条筐。得挎个大的,万一捡到的东西多呢,筐里还放了把小镐,万一能从田鼠洞里扒出东西呢。素玉挎着大筐在田间慢慢逡巡,看见什么捡什么,萝卜叶子捡进来,嫩些的苦菜薅下来,捡到两个青棉花桃子,捏捏没捏动,放进筐里,回去在窗台上晒两天,不咧...
旧味丨告状
薄薄的一张纸,捏在李大掌柜的手里,似有千斤重。 纸上爬满了蝌蚪一样的文字,黑压压的,全是给张掌柜找的茬儿。 任人唯亲、违规借贷、拉帮结派、勾搭船娘、私捧戏子…… 这些烫眼的字儿,看得李大掌柜脊背发凉。真要传到老东家海爷那儿,哪条哪句不是一把...
传奇丨祝枝山妙联戏乡绅
明孝宗弘治年间,有年隆冬岁底,瑞雪铺地兆丰年,江南一片银色世界。千家万户做年糕,杀鸡宰猪羊,忙着迎春节。镇江东门外有个姓姚的财主,听说关帝庙来了一位神笔大师,闻名遐迩,轰动全城。他灵机一动,何不请他写副对联,也好显耀门庭。主意一定,他急匆匆...
传奇丨义牛
小邱喜闲游,某年某月到一老城,见城门旁镶有石雕两方,一方刻二牛一虎相斗图,一方刻人物图,不知其意,遂问一街衢闲走之矍铄老者,说此石雕故事为“牛虎斗”,乃元朝之真事。小邱自幼喜聽古,见那老者健谈,兴致大增。寻好旅舍,第二日又去访,无果。第三日...
传奇丨将军与王
将军与王,相逢于乱世。 那时将军还不是将军,将军只是一个隐于深山道观之中不问世间纷争的小道士。而王已是割据一方的诸侯。王有救民于水火之心,有雄霸于天下之志,無奈身边缺少得力的谋臣干将,总是长吁短叹。 王开始遍寻天下豪杰,暗自壮大自身力量。在...
传奇丨入帮
绰号“穿山甲”的爵爷把脚下的雪踩得咯吱响,围着衣衫单薄的娃小转着圈儿,皮笑肉不笑的。 娃小把牙咬紧,等着爵爷发号施令。在这方圆百里的帽儿山,爵爷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想入伙,全要由他过目把关,况且眼下正是战局最乱的时候。 知道入帮的规矩吧?...
传奇丨找个大侠挑战
弇山不高,山风很大。落日把天边的云燃烧了起来,很好看,真的很美。“一只鼎”知道这就是老辈人嘴里的火烧云,看着看着,不知为什么“一只鼎”有一种悲壮感,他头脑里突然跳出“残阳如血”这四个字来。他一动不动,任山风肆意凌乱着他的头发,夕阳很快掉了下...
隐秘丨归途
他现在还不想回家。 迎着刺眼的夕阳,他开得很慢。在沿江路漫无目的地跑了一段后,他突然转去了大岭山。一位朋友曾跟他提过,站在大岭山之巅,可以俯瞰整座城市。来这座城市工作、生活二十多年了,他还从没认真看过这座城市的全景。 此刻,他很想一个人去站...
隐秘丨你猜
在我前排座的这个男人太像我的熟人老陈。瞧,头发乌黑锃亮,头形上圆下窄。他正襟危生,认真听课,左右都整齐坐满学员。 “老……”忍不住情绪,我欲起身前倾打个招呼,但又觉得有些突兀,况且,台上教授正在授课不能打扰,便又坐正身子。 教授在眉飞色舞讲...
隐秘丨一张温暖的欠条
晚间散步,遇见同学。她劈头就说,你相信这世上有好人吗?好得犯傻的那种。接下来说了下面的事。 那天,我妈骑三轮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说,她遇着好人了。我揶揄道,是不是有人白白塞给你一个大红包?我妈白我一眼,这孩子,妈说正经的,别打岔。 我妈坐在...
隐秘丨跟踪
海浮山公园是朐城最大的广场,不等夜幕降临,这里就聚集了太多的男男女女。 我坐在凉亭的一角,眼睛死死盯着一对跳交谊舞的男女。男的魁梧高大,女的风姿绰约,像极了一对夫妻,每一个动作都那么默契,他们此时正配合着音响的咆哮而翩翩起舞,优美的舞姿不时...
隐秘丨心中有鬼
八队茅坑作怪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版本却有好几个。 传说一, 解放初期,吴大队长开完会从大队部出来,走到八队巷子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子蹲在墙角。他感到很奇怪,因为已经是夜里了,怎么还有贪玩的小孩子在外面?他走过去拍了拍小孩子的肩膀,问她...
隐秘丨赛罕乌拉之巅
我们三个开矿的司机觉得在赛罕乌拉山脚驻扎是件令人兴奋的事。帐篷不远处,有金人掘开的契丹皇陵,赛罕乌拉也曾是契丹皇帝的避暑胜地,是草木鸟兽的家,也是山泉白云的家。我们没害怕鬼魂,老想着帐篷也许就扎在皇帝的行宫之上。我们也在消夏,还能时不时地立...
隐秘丨讹人
王老汉呆呵呵地伫立瓜地埂上,目光狠狠地刺向得意扬扬远去的金寡妇背影。目光如炬,灼灼燃烧,似乎目光要烧死金寡妇。 王老汉牙咬得山响,肠子悔青了,真想狠狠地扇自己几个耳光子,恨自己咋就打盹儿了? 流火的七月,正午的太阳毒辣辣的,像个大火球似的,...
隐秘丨一雉鸡翎的伤痛
近日李颖的心情不太好,这缘于那个女人嗲嗲的声音。 那天,丈夫说晚上加班。恰好,李颖晚上有个手术,想让丈夫去学校接女儿,就打了电话,接通后,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您找谁呀?”李颖呆愣一下,随即挂了电话。 接下来,李颖在手术台上心绪不宁,出...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说月刊

杂志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