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月刊 (2017年06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说月刊》由中国文联下属的吉林省文联主办1989年创刊,是当时全国最畅销的杂志之一,十几年后的今天,它又顺应了当前形式,引进私企资金,重新打造最有“才情”及“趣味”小说市场,是一个新的挑战,它永远引领小说市场的发展,让小说与通俗故事结为一体,吸引更多的读者。
电子价:¥2.00  原价:¥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第三只眼看文坛
余秀华:兔子死了多少我是知道的,但是媒体来了多少个,我真记不住。 ——成名后,她家的小院子里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有的只是简短采访发稿,有的则要跟上她几天,而她接受访谈的回答越来越简短。媒体曾这样评论:去年夏天的余秀华,内心没有高墙、铜...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之108)丨新媒体的特点是吐槽经典,培养自认聪明的白痴
现在的文学创作并没有太大的声势,人们的注意力正在被更实惠、更便捷、更快餐、更市场、更消费也更不需要智商的东西所吸引。老龄化也不利于文学作品的阅读与推广,因为老人们坚信他们二十岁前读过的作品才是最好的,坚信他们在无书可读的时期碰到的书才是最好...
畅销主义·给中国文学疗伤(之108)丨文学史上一根背着人命的牙签
美国有一个作家,叫舍伍德·安德森,他曾经跟一个文学青年说,你别上来就《战争与和平》《荷马史诗》,你不要那样,你就写你的祖先,在哪儿生,在哪儿死,在哪儿谈恋爱、生孩子,有你生活种种痕迹的地方,不要想特别宏大的东西。这个文学青年听了,...
头题·特别推荐丨都不容易
这句话是人说的。 “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要经历过多少事啊,能活到今天,确实不容易。”人自言自语地说。 虫子爬过人的身边,听到人说这话时,一阵冷笑。人真是太矫情了,一个生命来到世界上并生存下去,本来就非易事。人需要谁同情吗?真是可笑之极! 这...
专栏·四人行丨七夕给你一个惊喜
七夕之夜,清爽而温馨。 穹苍之上,小星星一个个冒出头来,对她调皮地眨着眼睛,她也仰起头眨眨眼睛。时间差不多了,她就到超市里买了几样蔬菜,选了一条活鱼,叫了一辆出租车,兴冲冲地往小梭家奔去。 小梭是她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也是一直以来的追求者。...
专栏·四人行丨人生低谷的救助
那年,我还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春节前夕我开车回老家,风雪凄迷中有点儿迷路,到一个岔路口不知该怎么走。雪下得正猛,路上连个问路的人也没有,我只好坐在车内等候过往行人。 好不容易等到个从小路上走来的人。那人背着个蛇皮袋,也没戴帽子,风雪中走走停停...
专栏·四人行丨LV女神
LV女神FF,其实我只见过一次。 那一次老同学邀请我小聚,没想到这小聚竟演变成了一场生日闹剧,原来老同学还带来了另一对年轻男女。刚落座,男的就宣布说,今天是女友生日,这个单一定得他来买。那个衣着时尚的女孩则噘着嘴:“人家生日还差几天呢!” ...
专栏·四人行丨1982年的实验中心
1982年7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教学仪器站工作。 说是县教学仪器站,其实是刚刚成立的一个部门,就我一个人。 县教育局局长章龙山对我说:“你是第一位正式的县教学仪器管理干部,你的职责是建立12个教学实验中心。” 什么是“教学实验中心”?...
官场丨特殊礼物
普桐是个贫困县,但送礼之风却刮得很猛。婚丧嫁娶送礼,升学就业送礼,店铺开张送礼,乔迁新居送礼,甚至就连娃娃过生日也要送礼。这股风刮到官场,就更不像话了。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礼,学习培训送礼,甚至就连偶感风寒打个点滴也要送礼,而且礼金数目越送越大...
官场丨厅长之死
罗厅长连续昏迷进入第15天,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罗敏烈患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多年,一直都习惯早上吃药的,但是那几天似乎犯了糊涂,忘记了吃药。近来总是丢三落四,忘东忘西,刚说过的话会再重复说几遍,刚放下的东西会左右找不到。那个早上,正好...
官场丨选调
市公务员局刘处长的电话一到,苏主任就坐不住了,虽然文件还未下发,但上面的意思已经基本明确。苏主任眉头紧锁,脸色郑重,坐在办公室里一声不吭。办公室主任不好当,接待、会务、文秘、后勤,百样事,每样都得苏主任操心。正在犹豫不决时,苏主任一回头,望...
官场丨一视同仁
“要讲文明礼貌,无论局里来了什么人,都要一视同仁。这不但能体现每个工作人员的素质,还能在局里形成良好风气。”王局长在召开的机关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上,说完这些话后,眼光集中在新招来的大学生小刘身上,问,“小刘你说说,我说得对不对,你能不能做到啊...
官场丨初入机关
阿憨调到局机关当秘书半年多了,那时候局里还没有电脑,大小材料都用笔一个字一个字地硬写。每月的汇报、调研、发言、论文、讲话、领导开会的主持词等,简直写都写不完。再加上对全局的工作又不太熟悉,整天把阿憨忙得焦头烂额。这不,周一一上班,庄一本书记...
官场丨一把梅花锁
打开抽屉的那一刻,刘浩浑身的血液瞬间涌上了头顶,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十分震惊,他突然从心里理解了父亲。 说实话,如果不是父亲突然因公殉职,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化解。用刘浩的话说,这些年他与父亲之间就像上了一把无形的锁,但钥匙却被...
官场丨道法至上
姜副县长交流到洪熙县主管文化工作,承接陈县长打造洪熙书法强县、增加文化软实力的倡导,举办了洪熙县第三届书法大赛。以往两届,都是陈县长获得特等奖,奖金自然是大赛最高的。 这次大赛,姜副县长把大赛规则汇报给陈县长后,陈县长交代,这次他不参评了,...
生存丨放飞吧
刚散会到办公室,乡下的表妹打来了电话。表妹说,哥,我一会儿进城,想见见你,你上班了吧?手机里表妹语气明显急切。 我望望窗外,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雪花稀稀落落,但也让人欢喜,这小雪多少给春节后上班的头一天送来了年味呀。过年要没有纷纷扬扬的...
生存丨旅游
暑假开始,妹妹决定带外甥去旅游。妹妹说:上一学期学了,让孩子出去放松放松。现在的孩子,上学比民工都累,放假出去放松一下,也是對孩子身心健康的补给呀! 出发前,我接她们去车站。一进门,便听到妹妹在训斥外甥,上小学五年级的外甥噘着嘴不情愿地往背...
生存丨菜市场里
这是一处较大的露天菜市场,每天从早到晚,来买菜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窄窄的人行道两边,摆满了新鲜时令蔬菜:有顶花带刺儿的黄瓜,有红红的西红柿,有带着露珠儿的小白菜,还有紫皮的茄子、翠绿的芹菜、墨绿的韭菜……花色多样,品种齐全,应有尽有。男女...
生存丨老傻改行
老傻是个护林员。说是护林员,林场的几千亩森林差不多砍成癞痢头,只剩下东一绺西一绺几片松树林。 老傻老伴早死了,自己又是半个傻子,虽说有个正常人的儿子,还在城里买了商品房,可干部谁也没想过把老傻的护林员拿掉,他家的情况摆在那儿没人眼红他,再说...
生存丨阴影
退休第二年,老蔺在湖光花园小区购置了一套电梯洋房,140平方米,三室两厅两卫。 老蔺每天都在附近公园里转悠。这天早晨,一幅特殊的景象,在他眼前定格:一个蹀躞蹒跚的小个子妇人,推着轮椅,上面坐着一个沧桑老人。两条腿像假肢,细细地藏在裤管里,一...
生存丨再认个爹吧
老林是梨树乡乡长,五十多岁,正是干工作的好时候。家里的一个女儿已成家立业,老伴没有工作在家中操持家务,两人双方父母早已过世,真是了无牵挂,可以一心扑在工作上。 清明节那天,老林回到了几百里外的乡下老家,给已故亲人上坟。十多年没有回老家了,便...
生存丨面试
雨后的空气有点甜,有点淡淡的清香。初春的西湖,花红柳绿,色彩斑斓。小静第一次走进西湖文创园,暗想: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该有多好啊! 小静的家乡也很美,只是在乡下,很穷。不过,她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考上大学,拿到了文凭。让小静郁闷的是,毕业后...
生存丨见儿子
父亲一双宽脸布鞋沾满泥土,乡音就打他宽大嶙峋的脚面上吐出来,蔓延到身上、脸上。一只新化肥袋搭他肩梁上,里面装着儿子最喜欢吃的鲜嫩玉米棒子。 父亲站教室外的楼道里吸着旱烟。烟味很浑,使得系主任走出来,说:“怎么,没找到儿子?”父亲说:“正上课...
生存丨年终晚会的表演
阿伟性格偏内向,不善于和女孩子打交道,因此年过三十仍然单身。 自从芳芳进入他所在公司上班后,他便心生爱慕,但因自卑,一直不敢表白。芳芳大学刚毕业,年轻而貌美。 白皙的皮肤,迷人的大眼睛,笔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一袭长发披肩。身材姣好的她,穿...
生存丨卖唱
他曾是市京剧团的名角,获得过梅花奖,在省里乃至全国都小有名气。 他人品好,乐善好施,在小城口碑不错,加上京剧唱得好,多年来,在大家的追捧下,他活得很滋润、很自豪。走在小城街道上,打招呼的人应接不暇,都称他李大艺术家,让他信心满满。 那时工资...
生存丨黑陶冯
熊孩子光知道败家,不知道过日子。娘拿一根木柴哆嗦着手敲打纪臣的头。 窑口里的火正旺,映红了纪臣的脸膛,纪臣一句话不说,眼睛死死盯着窑口里的火。 娘说,你爹活着的时候拧着你耳朵要你好好学,你死活不上心,现在你见谁家还用这些盆盆罐罐?你是不是嫌...
生存丨寂寞地活着
又是一阵寒得刺骨的晚风,夹杂着星星点点碎雨四处敲打,能听见四周围的竹枝竹叶沙沙乱响。冷不要紧,可不能淋了雨。 人们也都在外面呢,从不知道回家。或睡,或站,或坐,或靠,或趴,天天如此,也不知道变化一下。就连表情都是,咧着嘴笑,伸着头瞅,托着下...
生存丨丢失的金发簪
母亲坐在院子里剥玉米。我走过去,跟着,姐跑过来。 “妈,明天就开学了。”我和姐同时说。 母亲笑微微地说:“放心吧,学费早就准备好了。” 母亲把一棒光溜溜的玉米放进篮子,起身向堂屋走去。我和姐紧跟在后面,一边挤眉弄眼地笑。 我才要抬脚跨进门槛...
生存丨蹲坑
夕阳的那一片余晖在飞鸟归巢的鸣叫声中,沉入了地平线。夜,拉下了沉重的帷幕,原野渐渐陷入了黑暗之中。 黑夜的来临却没有带来一丝凉爽。虽没有酷热的阳光,但没有月亮和星光的夜晚,阴沉沉的,沉闷、燥热。这是风雨来临的前兆。青纱帐,越发闷热。夜幕下,...
生存丨接力
老王性急,十八岁结婚,十九岁生儿子。二十岁那年,老王借了点钱,在街头开了家修车小作坊,几年间,老王就把一个小作坊搞成了一个大企业,而且成了当地的行业龙头。 认识老王的人都说,天底下的好事,都让老王给遇上了,可老王不这样认为。老王觉得,一个人...
生存丨房间
时常,房间非常安静。 婴儿在房间里夜啼时,它屏住呼吸,且微微紧张地揪住蛛丝上的灰尘,担心落地,担心灰尘扑在衣柜顶上的那声恼人的“噗”。 我怀抱婴儿,淹没在稚嫩而顽强的哭声中,也懊恼地匍匐在海水般苦咸的哭声之下。我看看房间的墙壁,它们的脸色比...
生存丨玛依古丽
瑪依古丽美丽极了,像一朵带着露水的格桑花。她的父母十分爱她,因此,无忧无虑时刻伴随着她。 一次,玛依古丽和母亲一起去逛街,在大街上看见一个卖唱的盲人,她心里非常难过,掏出一些钱给了那个卖唱的盲人。 离开时,她轻声对母亲说:“妈妈,这样的人活...
生存丨牛嫂
夕阳西沉,在它淡薄的暮色里,小村换了表情,从安然的寂静变得热腾腾起来。谁家的炊烟细线一样时断时续地连接着屋顶,喜鹊、麻雀、野鸽子,还有布谷鸟,在屋檐、电线杆、杨树梢和远处的灌木丛里,凑热闹一样喧哗不停。牛和羊们在主人鞭子的监督下,从山道冲下...
生存丨生日宴
三槐心里不爽,是因为二柳的那场生日宴引起的。 二柳六十岁生日那天,在城里上班的女儿女婿特意赶回村给二柳祝寿。小两口开着小车,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羨杀村里多少人的眼球。二柳呢,腰杆笔直,逢人便笑,抛香烟撒喜糖,着实赚足了面子。 三槐和二柳从小...
生存丨宫保鸡丁
李可婚后,随妻子到了檀香山。李可的岳丈,在檀香山做房地产生意。出境前,好多小伙伴都说:“李可,你这辈子可吃上洋软饭了。” 谁料想,到了檀香山,李可在岳丈家住下来的头一天,岳丈就跟他说:“家里只管你一周的吃住,你得早点出去找工作。” 李可初中...
生存丨我会当领导
胡新是个官迷,可是生不逢时。 他大学没有考上,文凭也只是一个电大混出来的大专,进了企业,只是个倒班的操作工。 可胡新长得却是一副官样,浓眉大眼,国字脸,皮肤白净。他从小就觉得当官才是他最大的理想,哪怕他连一个小小的班长都没有捞到,只是工会小...
生存丨玉麒麟
老人把哑巴兄弟的手放进邵林手里,用力摁。邵林说:“爹,我给叔养老送终。”老人笑了笑,咽下最后一口气。邵林按乡村习俗软埋了父亲,哑巴叔拖着瘸腿送棺到坟地。第一锹土落在硬木棺材上,哑巴叔哭昏了过去。 邵林收拾旧物。哑巴叔佝偻着背蹲在枣木门槛上,...
生存丨卖椟换珠
一书生酷爱珠宝。身上总会带着一颗宝珠,也只有一颗,那必是他见过的珠子中最好的一颗。但是,他一直没能找到自己最爱的那一颗。 有一天,他带着自己的书童来到一座更大的城,走進那些更大的珠宝店。 在第一家店铺,他耗去一百金和身上的珠子买下一颗又大又...
生存丨出洋相
我国的一个著名企业家代表团访法,行程中安排在法国巴黎参观了一个书画展览。进入展厅后,大家议论纷纷。 某上市公司的年轻老总:“这是什么破画,也好意思拿出来让人看。” 另一位美女CEO接话说:“法国人想学画到中国去,就这小学生水平,还办展览,不...
生存丨我自己回来的呀
艾子还没读书的时候,就知道山那边的王坊小学。艾子去过,从村口那棵大樟树下往前走,过一座小桥,再上山。山上有两条路,但两条路都是一个方向,在下山的时候会合。下了山,是一座水库,沿着水库边上那条路往前走,就会走到一个叫王坊的村子,王坊小学,就在...
醒俗丨当帮与不帮 不期而遇
他们从小学到高中都同班,相互帮助走过了十多个春秋。杨邦才考上了大学,李健却名落孙山。 李健从打工开始慢慢办起了自己的贸易公司,也算当地的成功人士了。杨邦才大学毕业后回到市级部门慢慢做到了科长,两个老同学仍然往来密切,遇事也相互帮忙。 有一次...
醒俗丨赌场
大蓝和小白的感情就像蓝天和白云一样深厚,她们俩同岁,同村,一起长大。大蓝若有一块糖,一定会有半块入小白嘴里;小白若受了委屈,大蓝一定哭得比小白还凶。当大蓝成了大姑娘嫁到百里外的石海坡村,小白大哭一场后,也随大蓝嫁到了我们石海坡村。 姐俩一起...
醒俗丨夜深人不静
一觉醒来,钟余觉得头痛欲裂,嘴巴发干。他知道这是昨晚的酒劲还没彻底过去。 今天是市全民阅读日,几个单位联合搞了个向市民赠送书籍的公益活动。文友们纷纷拿出自己写的书和特意去购买来的书,来到市民广场做赠送和交流。 考虑到大家太阳底下半天的辛苦,...
醒俗丨取经
林泉35岁了,正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眼看着办公室主任就要退休了,局里好多人双眼充血地盯着这个位置。林泉也不例外,工作上积极努力,闲暇时间找领导套近乎。让林泉没想到的是他给局长送了两次钱,局长都断然拒绝了。局长不收钱怎会办事?林泉急得像是热锅...
醒俗丨犟人
在过去,长到七八岁上,女孩子是要裹脚的。生在大户人家的英子却不愿,连哭了两天两夜,哭得她爹心疼,说:“小祖宗啊,不裹了,不裹了。”英子听了,依然号啕。丫鬟婆子都劝:“不裹还哭什么呀?”英子边哭边诉:“你说裹就裹,说不裹就不裹了?”哇——哇—...
旧味丨对决
他的枪静静地指着前方,一动不动。他在等着一个机会,一个一枪毙命的机会。两天前,他就悄悄来到这儿,蜥蜴一般溜进草丛,埋伏着,一动不动,盯着前方。一个王牌狙击手的成功,固然凭着百发百中的枪法,更主要的是得有钢铁般的毅力和高超的隐蔽手段。 这些,...
旧味丨夏老德
夏老德的父母靠种菜卖菜为生。夏老德从光屁股时就在菜园玩,十来岁时就帮父母绞辘轳打水,并给辘轳的轴上膏油。当时井旁有棵小榆树,膏油用的小油瓶就挂在小榆树的枝杈上。夏老德和小榆树一天天长大,却没有小榆树蹿得高,原先用膏油时伸手就够着了油瓶,如今...
旧味丨疤女
旗镇从来不缺奇人,可疤女算是最奇的一个。 疤女姓杨,三十来岁,风姿绰约,在旗镇老街开了一家“疤女养生馆”,专门做美容生意。 疤女身材窈窕,不胖不瘦,一头黑发瀑布似的披散开来,总给人飘逸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没有结过婚的缘故,乍一看,三十来岁的疤...
传奇丨黄鼬子
黄鼬子,说的不是黄鼠狼,而是老街一个姓黄的算命先生,因为算得准,跟黄大仙一样灵验,故而得名。 事实上,黄鼬子大字不识几个,不过多了点鬼心眼儿罢了。无论是谁,第一回去他家里找他,一准儿找不到。问他家里人,家里人手指比画了半天,不是说到山里吐纳...
隐秘丨不差钱
六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从家乡返回上海的租住处。这是靠近徐家汇的一个小区,建于20世纪90年代初,我住在一幢高楼的六楼。 天气闷热潮湿。一走进楼洞,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空气里有股腐臭的味道,还有刺鼻的来苏水味。有几个戴着口罩的警察进进出出,在...
隐秘丨偷心
夜色渐渐深重,把这个一向繁华的小镇笼罩得黑沉沉的,像被装进了一個密闭的铁笼子。周围死一样地寂静,让人多少感到有些压抑。 汪汪……汪汪…… 屋外的老花狗吠叫起来,一声接一声。 “这么晚了还不着消停!”从镇上退休的王老干部嘴上一边唠叨,一边匆忙...
隐秘丨广告
胡路康跟变压器厂交接班的人混杂在一起,搭九路公共汽车去东郊,随后倒早班火车到白马镇。从西郊到东郊,这一趟車要是转车顺当的话,路上约走一个半小时。 在火车上,同车厢的有四个农妇。胡路康凝视着窗外,生怕有人问起他出门的原因和目的地。在没有弄清别...
订阅全年
小说月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2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小说月刊2017年06期

杂志价格 ¥2.0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